评论 | 唯色:“有人扔来烂泥巴,正好种朵金莲花”:这场针对尊者达赖喇嘛的网霸……(三)

2023.05.01
评论 | 唯色:“有人扔来烂泥巴,正好种朵金莲花”:这场针对尊者达赖喇嘛的网霸……(三) 英国谢赫拉扎德基金会代表将奖章交给藏人驻英代表
图片由藏人驻英办事处提供/西藏之声官网

各种甚嚣尘上的泼污,恰如见过的一尊古老的犍陀罗佛传浮雕所表达的,手持刀剑斧的群魔扑向菩提树下静修的佛陀。群魔众多,分上、中、下三层,然而又如何?佛陀降魔成道的故事几千年来鼓舞人心。

 

9

变态辣椒阴阳怪气地@我:“別洗了,达赖喇嘛都道歉了,洗地更伤教主尊严。”

攻击者振振有词地说:“他都道歉了,这就说明错了,不错干嘛道歉?“

这让我想起中国古代有个三季人的故事,也即是说有些人类似生命只有三季的绿蚂蚱,永远不肯相信一年有四季。事实上,很多人都是三季人,而跟三季人:夏虫不可语冰,井蛙不可语海,凡夫不可语道,此乃中国古训。三季人相信的、挖掘的不过是他们想要的、预设的“真相”,他们的思维就是这么简单。他们根本不会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有人会为自己没有的过错而道歉,只是为了不让误会产生的冲击波影响了人们的情绪,可能会让被卷入漩涡的当事人难受。

有推友说:“那些以为达赖喇嘛尊者公开道歉就是承认犯下猥亵男童罪行的白莲花们,其实只是些缺乏正常阅读理解能力的低智商人群。”

有推友说:“达赖喇嘛尊者是在为自己的行为被公众误解而给男孩及家人带来困扰这件事向他们表示歉意,而且表明自己只是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在(尊者办公室发布的)文中,达赖尊者没有为自己的正常行为对公众道歉。”

然而那些有意带风向的,就一定要把这样的道歉完全扭曲。

有位推友说:“尊者达赖喇嘛用慈悲心来表法,却招来这些人的恶言恶语,尊者慈悲发表歉意的公告,这是尊者发慈悲心来让这些人停止造恶业。但这些人不了解佛法,却用世俗最龌蹉的想法和言语来攻击尊者。这些人才是最可怜的众生。”

我担心年迈的尊者会不会因此受伤。但很快了解到,尊者达赖喇嘛一切照常,一切如故。依然睡得好。依然早起念经修法不变。依然接见各地来的各种人。身边的侍者和秘书婉转地说,以后见人不要太亲切为好。“为什么?”尊者惊讶地问。他们就大概地说了一下这几天的事。尊者说“我知道啊,我看BBCCNN,我知道,哈哈哈,”尊者大笑。又说:“不过你们这样说,我觉得奇怪,为什么不能亲切待人?我没有色欲。”而且,尊者平日里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藏语发音的“宁皆”。“宁皆,宁皆”是他的口头禅,有值得怜悯、值得怜惜的意思。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六道众生都宁皆。

得知八十八岁的尊者完全不为外面的泼污所动,我一下子轻松了。并想起了几天前见到的一尊古老的犍陀罗佛传浮雕所表达的,手持刀剑斧的群魔扑向菩提树下静修的佛陀。群魔众多,分上、中、下三层,然而又如何?佛陀降魔成道的故事几千年来鼓舞人心。我在推特、脸书、instagram都写了这几段:

佛陀在世时也被无明罪人攻击。米拉日巴尊者也被无明恶人下毒。人的里面,太多阴毒之人。但是,米拉日巴尊者的道歌中唱到:“有人扔来烂泥巴,正好种朵金莲花。”

六世班禅喇嘛的《香巴拉指南》一书里的这段话,恰如今天这个网络世界的呈现:“……比如见到一碗水,在天神、世人和饿鬼看来分别出现不同的观相:天神的眼里映现为甘露,世人的眼里映现为清水,饿鬼的眼里则映现为脓血。由于各自业力的不同,仅于彼一碗水,眼中见到不同景……”

又正如这句话:清净的心,清净的言说,清净的行为,从不清净的人那里得到不清净的反映,就是这样。

左图:印度克什米尔地区拉达克数万民众集会抗议泼污尊者达赖喇嘛。(转自instagram); 中图:噶举派十七世噶玛巴仁波切的公开信中文译文。(唯色提供); 右图:薯伯伯用AI制作的尊者达赖喇嘛图像。(唯色提供)
左图:印度克什米尔地区拉达克数万民众集会抗议泼污尊者达赖喇嘛。(转自instagram); 中图:噶举派十七世噶玛巴仁波切的公开信中文译文。(唯色提供); 右图:薯伯伯用AI制作的尊者达赖喇嘛图像。(唯色提供)

而从清净者那里,则依然是清净的反映,就像环绕雪域高原的雪山一样洁白:最新的消息是,英国谢赫拉扎德基金会向尊者颁发了谢赫拉扎德金质奖章,以表彰尊者长期以来在倡导和促进世界和平与宗教和谐等方面,所付出的无私奉献和毕生服务,该基金会曾向南非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德蕾莎修女等19名这世界上无比宝贵的杰出人士授予此奖。

419日清晨,尊者达赖喇嘛离开达兰萨拉前往印度首都新德里,出席4月20 日至21日举行的首届全球佛教峰会,并于4月21日发表讲话。据报道:峰会汇集来自全球的杰出学者、僧伽领袖和佛法修行者,讨论当前紧迫的全球问题,包括和平、环境可持续性、健康、纳兰陀佛教传统的保护以及佛法朝圣和佛陀舍利的重要性,作为印度与南亚、东南亚和东亚国家文化联系的基础。”【1

而这,可能也是此番网络霸凌的目的之一:阻扰或制造隔膜之类的障碍。

10

藏人实在是太善良。是的,我说的就是这个民族。这些天,除了痛苦就是分辩,也有人希望这个风暴消停下来。我读到一位藏人电影人的文章,在讲述了尊者一生所行诸多伟大事业之后写道:“……尽管如此,尊者认识到他的言行于无意中可能让世界上不少人不舒服了,就发表了一份道歉声明。我们祈祷并希望这件事到此为止。”

哦,可能不会这么容易就结束的,因为这不是尊者一个人的事。这场针对尊者的网络霸凌,并不会因为我们不再提及就慢慢消失,并不会如同网络上的诸多热点很快被新的热点替代,使得人们的注意力转移,不会的。对于尊者的这场网暴其实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局,有心人从3月份就开始了,截取视频,技术处理,各种语言,全面出击,而且已经飞快地以“丑闻”为小标题,添加进尊者的维基中文百科词条。有藏人担忧:他们说,我们也说,这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可是,这个网暴事件一出来就像雪球,那么你能让其暂停吗?

415日,我在instagram和脸书上看到位于印度克什米尔地区的拉达克有上万民众集会和游行,主持人悲愤演讲:“2月28日尊者接见了120位印度学生,为什么现在突然冒出来不实视频?我们是印度公民,却无视我们,我们不会沉默,直到澄清事实。十四世尊者达赖喇嘛是我们的根本上师,生死之皈依,是我们的父母。我们没有什么可荣耀的,只有尊者达赖喇嘛。这种对达赖喇嘛的指控,深深刺痛我们的心,我们无法容忍,也不会低头。如果不向达赖喇嘛道歉,我们会抗议到底!”深受伤害的男女老少泣声一片,强烈要求媒体收回、纠正对尊者达赖喇嘛的泼污。

显而易见,如果以为这场可耻的网暴伤害的是尊者达赖喇嘛一个人,如果以为伤害的是因为在境内而不得不沉默失声的大多数藏人,可能错了。因为那些如群魔扑来的中伤者,伤害的是所有信仰达赖喇嘛和藏传佛教的人,包括喜马拉雅地区的所有信众;以及全世界各地了解、尊重、钦佩达赖喇嘛和藏传佛教的人。被认为属于“环喜马拉雅区域”的地区不只是包括了西藏高原,而是犹如喜马拉雅山脉一样漫长的国家和地区。历史上以及现在,这些区域的诸多地方保留了并延续着属于西藏文化和宗教信仰的传统,而这并没有受到现代边界的划分、所属等影响,即便现在被归为中印两国、中尼两国、中不两国等等的边境区域。尊者达赖喇嘛及诸多藏传佛教领袖的流亡,更是趋同了“环喜马拉雅区域”民众的精神向心力。

需要正告各类傲慢者、阴谋者:这个世界不是只有一种声音,也不是只有一种文化,更不是只有一种权力。这个世界,在今天,可能不应该忽略来自“环喜马拉雅区域”的民众的声音。417日,在拉达克首府列城,当地的包括佛教徒、伊斯兰教徒、基督徒在内的三万人,再次举行集会和游行,愤怒,悲痛,呐喊:“媒体无耻! Media Shame! 达赖喇嘛万岁! Long Live Dalai Lama!我们与达赖喇嘛站在一起!We Stand With Dalai Lama!”据说这可能是拉达克近代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抗议行动。

“我们无法忍受我们的眼泪和痛苦。我们会继续提高我们的声音,抗议那些诽谤我们根本上师的媒体和‘影响者’。”一位拉达克青年说。不只是拉达克如此,还有中印边境敏感区域的达旺地区等等,深受伤害的人们都在集会、游行。

包括印度流亡社区的藏人,以及散布世界各地的藏人,都在抗议这场对尊者达赖喇嘛的泼污,流亡二代、流亡三代。藏传佛教诸多领袖都发声了:十七世噶玛巴仁波切、萨迦法王达赤仁波切、林仁波切等等,以及苯教法王。当年14岁逃出西藏投奔尊者的噶玛巴仁波切在公开信里写道:

“达赖喇嘛尊者毕生惜人甚于己,修菩提心,无论所思所言,始终非暴力利他,意念清净,不虛伪,不口是心非。……很多人心里都觉得他是爱和慈悲的化身!他友爱地对待他们。有时他会开玩笑地扯别人的胡子,或挠他们的痒,或轻轻拍他们的脸颊或鼻子等等。……尊者的一生,为了世界的和平与和谐,牺牲了自己的需要和欲望——他这样做的程度是我们普通人难以理解的。我们藏人,从热情的问候中可以看出全世界的人都对他表示赞赏。即使现在,在他将近九十岁生日的时候,他的决心也从未动摇过:佛法,利益众生……”

年轻的二世卡卢仁波切的公开信沉痛而有力:“……新闻媒体和一些人,抨击我活着的佛陀达赖喇嘛,已远超可悲可叹。尊者是地球上最美好睿智的存在,我永怀感激。”

与此同时,在境内出现的一种现象也是深具意义的。正如才让吉的脸书写:“突然间,#达赖喇嘛成为微博上最搜索和最热门的话题,这是中国从未发生过的事情。……中国不愿意让自己的人民看到达赖喇嘛,而西藏的藏人也没有权利了解他。……我非常关心当境内的藏人听到和看到这个被曲解的视频与新闻,…许多藏人表示他们很高兴终于在没有恐惧的情况下,可以自由地看到嘉瓦仁波切的视频。这是我今早收到的消息。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更是悲欣交集,因为境内的藏人随即得知了这场对嘉瓦仁波切的网暴泼污,毕竟泼污不只是在微博上发生,抖音及微信视频号也不停地滚动,包括妖魔化藏传佛教,诋毁藏民族信仰的各种小视频,比滚雪球还多。境内藏人的泪水和诅咒,都在流淌。而天天把“稳定西藏社会局势”“稳定社会大局”“把稳定作为第一责任”等等挂在嘴上的中共当局的官员们,难道愿意看到各种“不稳定因素”涌现吗?

11

其实,这个故事与之前所有的故事一样。但现在,被诽谤的这个故事与之前所有的被诽谤的故事一样。而那些诽谤者,现在可能还在日夜加班翻寻、查看尊者海量的影像资料,然后技术处理,做成各种小视频散播网络,投喂乌合之众,掀起“网民声讨达赖集团罪行”大批判运动。

比如2018年在荷兰的一个关于科技发展的讲座上,一位因幼时患重疾截肢,如今双手双足都安装了机械义肢,她向尊者讲述了自己的故事,而尊者心疼女孩,伸手轻揉女孩的背及上臂,就像医生治疗病人,也是给予宗教力量的安慰,如此感人场面却又一次被心理阴暗者截屏,技术处理,恶意地说“这是正常的吗?”这一切是多么荒诞的喜剧啊,原谅可怜虫的他们,在终日毒霾的现实中,实在是太缺少欢乐了。

薯伯伯幽默地引述鲁迅的名言说:“‘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像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将近一世纪后,依然如鲁迅所言,有些人在性意识层面上的想像力,创作力量同幻想,跃进得吓人一跳。”

这些天,目睹在墙内的各种社交媒体上,对藏传佛教的各种妖魔化如“人皮鼓”、“人皮唐卡”之类已经甚嚣尘上。同时注意到,当局钦定的那个班禅受到推崇,还出现了把他与尊者达赖喇嘛对比的测验题,显然用心很深。但不知那位长大成人的班禅,是否了解那些虚情假意的人其实充满了对藏传佛教的鄙夷和仇恨,而他绛红袈裟里面的那颗心又会如何想?

左图:2018年在荷兰的讲座上,达赖喇嘛与残疾女孩的互动今也被抹黑。(薯伯伯提供) 中图:新浪微博近日截图。(唯色提供) 右图:一位印度网络大咖向尊者达赖喇嘛致歉。(才让吉提供)
左图:2018年在荷兰的讲座上,达赖喇嘛与残疾女孩的互动今也被抹黑。(薯伯伯提供) 中图:新浪微博近日截图。(唯色提供) 右图:一位印度网络大咖向尊者达赖喇嘛致歉。(才让吉提供)

对此,作家唐丹鸿的这两条推文精彩:“想起了天葬、人骨法器……‘文明人’纷纷指责‘野蛮’、‘落后’,其实都是他们自己的想当然。这段视频中,尊者的真挚无邪与幽默逗乐一如既往。他完全没想到会成为‘文明人’的道德垫脚石,会被‘文明人’如获至宝踩上去,按‘文明人’的心理投射肆意解读。我看见尊者慈悲为怀而致歉。我看见‘文明人’享用文明的幻觉。”

“义愤填膺的欢乐、扮失望的欢乐、刷流量的欢乐、搏眼球的欢乐、吐口水的欢乐、秀毒舌的欢乐…白莲花的欢乐颜色斑斓,都是白莲花所熟悉的色欲。盯着老和尚的舌头,他们的脑中闪过一幕幕不堪的声画,电影似地投影到老和尚的舌头上,啊、啊……邪恶的舌头!尊者不单给了小男孩和信众欢乐,众生也各取欢乐。 ”

尊者自己的声音也是必须要有的。他早就说过:

“我只是一个简单的佛教僧侣——没有更多,也没有更少。”

“我所信仰的是仁慈,我的宗教是简单的。”

对于我——一个藏人,一个佛教徒——来说,我要表达的是:我是尊者达赖喇嘛的追随者,信奉者,生生世世。无论有多少次的构陷、泼污和中伤,我们自己的爱、勇气和信念愈加坚固。四年前的1210日,尊者达赖喇嘛获诺贝尔和平奖三十周年纪念日,我写了一首诗,最后写道:

“发四弘誓愿的嘉瓦仁波切的声音响起了

愿我一直聆听:

虚空尚存 轮回未尽

愿留世间 普度苦厄……”【2

 

2023/4/16-19,北京

 

补充:写完这篇长文,我才看到美国著名佛教学家罗伯特·瑟曼(Robert Thurman)教授最近在 Tibet House US Menla Digital Archives YouTube 频道,专门分析和评论了这场针对尊者达赖喇嘛的网络霸凌。我请薯伯伯听了相关内容,据他介绍,在这个视频片段中,瑟曼教授为尊者达赖喇嘛辩护,并指出这是针对达赖喇嘛的长期宣传活动的一部分。瑟曼教授认为针对尊者的指控是基于蓄意曲解传统,并误导群众相信其带有性暗示。而他认识尊者近六十年,当然可以证明他的清白。瑟曼教授敦促观众观看完整影片,全面分析。

又据介绍,瑟曼教授在视频中分析了几个重要的部分:许多独裁政权正在通过使用媒体部门的资产和得到回报的“影响者”,在他们的全球宣传媒体和社交媒体的歇斯底里闪电战中合作。一些极右翼的民粹主义政客及其平台也参与其中,提倡思想封闭的激进宗教形式,无论是锡克教、印度教、基督教、表面上的伊斯兰教,还是一些反佛教、反宗教(无神论者等)团体等等。媒体行业的资产与 SCL Group/SCL Elections、Cambridge Analytica、AggregateIQ(AIQ-SCL 加拿大)、CROW MENA(SCL-中东和北非)、Emerdata、Auspex、Palantir 等空洞的公司实体相关联。”

影片出处:HH Dalai Lama Archetype of Radical Innocence with Robert Thurman : On The Recent Viral Vide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62zivSnTQM

 

注释:

【1】西藏之页2023419日报道:达赖喇嘛尊者将出席在德里举办的首届全球佛教峰会

【2】诗句转自20191210日,尊者达赖喇嘛获诺贝尔和平奖三十周年纪念日,我写的一首诗: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weiseblog/ws-12192019103335.html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