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溪事件將激起更大規模的農民反抗(吳學燦)

廣東中山沙溪鎮農民工的反壓迫、反歧視運動,雖然被鎮壓下去了;但是,反抗的火種並沒有熄滅。相反,這樣的反抗將會愈演愈烈,最終一定會燒紅全中國,燒燬共產黨的專制政權。

2012-07-18
Share


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

共產黨靠騙取農民的支持,打敗了國民黨,奪取了全中國的政權;但是,像歷史上所有的農民起義成功後當上皇帝的暴君一樣,毛澤東深知農民反抗的可怕後果。自從毛澤東進入了中南海,坐上了皇帝的龍椅,馬上就想辦法對付農民。

首先,把農民的土地,通過互助組、初級社、高級社、人民公社,一步一步地收回到黨的各級官僚的掌握之中,使農民成爲農奴和僱工,每天在日曬雨淋之中爲一日三餐辛勤勞作,溫飽都很困難,更沒有餘力去反抗各級黨的官僚的壓迫。

爲了使農民更加軟弱和沮喪,共產黨發明了喪盡天良的戶口制度。農民只能擁有農村戶口,只能在農村做共產黨的農奴和僱工。一旦離開農村,就因爲戶口而寸步難行。62年來,農民在窮鄉僻壤苟延殘喘。

但是,新一代的農民背井離鄉,來到沿海發達地區,當上了農民工。乾的是最苦、最髒、最累、最重的活,得到的工錢卻少得可憐。由於是農村戶口,又是外地人,不僅要交各種各樣的費用,辦理各種各樣的證件;還要時常受到公安警察、治保聯防的檢查、盤問、糾纏和勒索。

更可怕的是人格上的侮辱,時不時地降臨到他們的頭上。女的常被當成按摩妹、洗腳妹、三陪小姐,男的常被當成小偷小摸、甚至拉皮條的龜奴。他們忍氣吞聲,忍辱負重,爲的是能夠得到一份幹苦力的工作,掙得一份可憐的工錢,養活一家老小。

遇到特別壞的老闆,還被剋扣工錢,甚至成年累月得不到一分工錢。如果去討要應得的工錢,就會被老闆花錢僱來的公安警察、治保聯防打得鼻青臉腫、斷腿掉胳膊。他們有苦無處說,有怨無處申,有恨無處泄,有火無處發。

一旦遇上沙溪鎮發生的類似事件,這些受苦受難的農民工,就會像雨後春筍一樣地冒出來,像集聚多年能量的火山一樣噴出來。他們不約而同地趕往出事的地點,聲援受到冤屈侮辱的同類。他們推翻警車,砸爛政府,讓胸中的怒火與燒燬政府大樓的火焰交相輝映。他們想毀滅一切,包括他們自己。他們受到的虐待實在太多了。他們實在不想再忍耐下去了。

中山沙溪事件被鎮壓了,像曾經發生的增城新塘事件和成千上萬的類似事件一樣,都被鎮壓下去了。但是,每一次事件都是能量的聚合,每一次鎮壓都是仇恨的積累。用共產黨的話說,就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最後一定把共產黨的專制政權燒成一堆灰燼,就像他們曾經把國民黨燒成灰燼一樣。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