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乌坎事件谈中国基层政权的癌症及其制度根源(吴学灿)

据《广州日报》去年12月27号报道,因为处理乌坎事件而闻名的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在12月26号召开的维稳工作会议上,将地方政府比喻成“心里烂掉的红苹果”。他说:"就像苹果心里烂了,皮还是红的,一旦破皮,不可收拾。"

2012-07-10
Share

朱明国的话言简意赅,直白易懂,没有一般中共官员的弯弯绕。也许是朱明国的这种说话方式,才使他与乌坎村代表林祖銮达成了一些协议。对于朱明国的情况,外界知道的并不多;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作为广东省委副书记,他对广东的市、县、乡、镇、村的情况是比较熟悉的;否则,他也不敢说这些地方政府从表面上看是光鲜红润,其实里面早已腐烂不堪,臭不可闻。

朱明国的话当然没有错。可是,朱明国只是把地方政府比喻成烂了心的红苹果,却没有再去追寻地方政府腐烂的制度根源。朱明国也许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地方政府之所以糜烂腐朽,根子还在它们的上级政府。

对于乌坎村来说,东海镇、陆丰市、汕尾市都是上级;由此类推,东海镇、陆丰市的上级是汕尾市;而汕尾市的上级正是广东省委和广东省政府。朱明国恰恰就是汕尾市政府的上级广东省委的副书记。汕尾市、陆丰市、东海镇、乌坎村四级政府的腐烂,总根源正是广东省委和广东省政府。朱明国应该问一问自己,为什么省委批准任命的汕尾市委、市政府,以及下属的陆丰市、东海镇、乌坎村全部腐败糜烂,像一个个红皮包着的黑心的烂苹果?

汕尾市、陆丰市、东海镇、乌坎村四级政权,只对省委、省政府负责,根本不必对于自己管制下的市、镇、村的百姓负责,根源就在于市、镇、村的官员不是百姓投票选举出来的。即使有所谓的选举,也不过是做做样子、走走形式、见见报纸、拍拍电视。一旦选举中出现不符合上级权力机构的情形,要么宣布选举无效,要么对参与选举的人员进行专政和镇压,直到所谓的选举与上级的意图吻合,才算是成功地进行了选举。

这些情况朱明国不仅知道,而且十分清楚、非常熟悉,有些计划安排措施就是他这个省委副书记亲自督促落实的。朱明国如果把真话和实情全部讲出来,他这个广东省委副书记也就当到头了,不把他抓进牢房,就算是他的祖宗烧了十八辈子高香。

胡耀邦、赵紫阳比朱明国的地位高了很多,权力也大得太多,只是讲了中央的一些实情,一个被逼死、一个被软禁终身。省一级如此,中央和全国也可想而知。因为省政府和省委都是中央任命的,这个中央权力机构就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表皮光鲜、内里糜烂的丑苹果、臭苹果。它们制造的中国模式世界第二,更是包着红皮黑了心的最大的烂苹果。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