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暗中真心誠意追尋光明的陳光誠(吳學燦)

陳光誠的事情,我一直不忍心提起。一個盲人,被共產黨折磨得死去活來;而我們這些兩眼都能看見的人,卻沒有辦法去減輕一點他的苦難。如今,我們終於可以鬆一口氣,慶賀陳光誠很快就可逃出共產黨的羅網,來到自由安全的地方。

2012-05-16
Share

中國民間自古就有“四大缺德”的說法:打瞎子、罵啞巴、挖絕戶墳、踹寡婦門。過去人們都把雙眼看不見的人叫“瞎子”,後來有人認爲“瞎子”不好聽,就改成 “盲人”。不管怎麼改,就是說不能毆打雙目失明的人。中國幾千年來,特別是共產黨統治中國的62年多來,打人、罵人在全中國都是平常的小事。當官的打百姓、警察打犯人、父母打孩子、男人打女人,都是司空見慣。

在美國不僅不能打人,就連推人一下都是犯罪,都會被警察帶走。因爲在美國,每一個人的人身都是受法律保護的,每一個人都享有不被打的權利。在中國則完全相反,任何一個有權有勢、有錢有力的人,都可以隨便打人,大不了給點錢就算了。所以在網絡上經常有官員和夫人叫囂“打死他,賠多少錢我都有!”

陳光誠不僅是一個盲人,而且是幫助鄉親們做了許多好事的人。這樣的好人在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 不僅生活困難,還要時常遭受共產黨官員及其走狗的毆打和辱罵。

光誠在一歲的時候,因爲發高燒而燒瞎了雙眼,從此被村裏人稱爲“瞎子”。陳光誠決不向命運低頭,他勇敢地與命運抗爭。18歲的時候,他終於上了小學一年級。後來他拼命努力,讀了盲人中學;又因爲刻苦用功,成了南京中醫學院的盲人大學生。

從南京的中醫學院畢業後,他回到了沂蒙山腳下的家鄉小山村。回到家鄉後,他不僅用學到的醫學知識爲鄉親們治病療傷,還爲鄉親們受到官員的欺辱憤憤不平。於是他讓父親給他讀法律文件,又及時收聽廣播中的法律節目。

久而久之,陳光誠就成了鄉親們信得過的“赤腳律師”。他代理案件時,由於說理清楚、有理有據,法官也無法反駁,只得判他勝訴。當地的鄉親們把他當作農民的保護神。陳光誠卻對鄉親們說“我不是什麼保護神,也沒啥了不起,這些權利本來就是你們的。”

爲了幫助鄉親們維護自己的正當權利,光誠辭去了縣醫院的工作,專門幫鄉親們打官司。光誠的俠義行爲受到村民的愛戴,也受到當地各級官員的痛恨。他們採取種種手段,威逼利誘都不管用,就把他投入牢房。出了牢房之後,又圈在家裏,不準出門。

如今,光誠雖然眼睛還看不見,但人身已經自由,光明就在前頭。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根據錄音整理,未經作者審校)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