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老上級曾彥修(上) (吳學燦)


2015-04-03
Share
m0619-awp.jpg 毛澤東發動文革(資料圖片)

1972年4月,我和另外三十九名空軍海軍男女士兵,被周恩來親自批准的摻沙子方案選中,從東海艦隊和海軍空軍總部,來到當時的國務院出版口報到。我和另外十五名退伍兵被分配到人民出版社,旋即分赴北京大學復旦大學南開大學中山大學讀書。三年後畢業回到各自的出版社。

1978年底,胡耀邦主導的平反高潮中,曾彥修回到闊別二十多年的人民出版社。

曾彥修雖然活了近一百歲,二十幾年還是漫長的歲月。這二十幾年肯定不是愉快瀟灑的歲月。尤其是他的兒女,失去了正常上學工作的好機會。心中有氣有怨有恨,是人之常情。問題是:造成曾彥修及其子女苦難的,並不是我們這些與他的子女年齡相當的摻沙子退伍士兵。

他無力反抗造成 他和子女苦難的制度。更不敢反抗具體的責任人毛澤東周恩來。毛周雖然已經死了,他還是不敢對死老虎略有不敬。氣出不來,心中難受,只好把一腔怒火,發泄到我們這些同樣被權力作弄的退伍士兵身上。他現在也有了權力,就對這些退伍士兵看不順眼,使我們這些年輕人莫名其妙。

大地主劉文彩的哥哥劉文輝是四川大軍閥。他的兒子劉元彥當時在人民出版社歷史編輯室當主任。由於出身大軍閥,直到曾彥修回到人民出版社之後才被髮展入黨。在劉元彥入黨通過的支部大會上,我們哲學經濟學歷史學三個編輯室的黨員全都參加。個人發言的時候,曾彥修作爲領導,首先發言。他說:“我是劉文輝治下的良民。”還說了一些別的。我在發言中希望劉元彥入黨後超脫一點,不要和別的編輯室領導爭奪那一點蠅頭小權。我這樣說,是因爲自己深受編輯室主任副主任爭鬥之害。曾彥修聽我這樣說,就訓斥我“不嚴肅”。他說:“超脫是佛家用語,怎可用到黨的會議上?”我立刻站起來大聲地說:“良民是日本鬼子的用語,你說了就嚴肅嗎?”當時的曾彥修目瞪口呆,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一個小青年膽敢對他反脣相譏。在場所有人都被我的“魯莽”嚇傻了。會場上頓時鴉雀無聲,靜如死水,很久都沒有人說話。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