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老上級曾彥修(下)(吳學燦)


2015-04-10
Share
m0619-awp.jpg 毛澤東發動文革(資料圖片)

我的好朋友聽說我對曾彥修反脣相譏之後,擔心我會受到可怕的報復,勸我低頭認罪。我這人認定的事情,九頭牛都拉不回。何況當時我最害怕的毛澤東已經死了。於是,我不顧其他老編輯叔叔阿姨的勸告,拒不認錯,無錯可認。一天一天過去,我等待的可怕報復,始終未能降臨到我的頭上。

後來有人告訴我,從出版社的領導,到大大小小的編輯室主任、編輯、校對,甚至開車、做飯的,都有人希望我得到嚴重的處罰。曾彥修卻和大多數叔叔阿姨一樣,認爲我心直口快,陽光坦蕩,不懼權力,敢說真話。是一根好苗子。

1989年,我的專案組調查我的同學同事戰友老師。在我的同事同學戰友老師們看來:我被抓起來不奇怪,奇怪的是才被抓起來。爲什麼?就是從小學中學到大學,都有曾彥修這樣的老師校長系主任。在陸軍海軍又有袁參謀寧艇長的愛護,到人民日報以後更有何匡王子嵩胡績偉王若水的保護。

現在,這些保護過我的老師校長系主任參謀艇長總編輯社長部主任,大都已經離開人世。我要報答他們的恩德,只能用語言和文字。

最近一個離開人世的保護人曾彥修,是今年三月三日才過世的。

共產黨最善於挑動人們之間的爭鬥。羣衆鬥羣衆、羣衆鬥領導、領導互相鬥。特別是毛澤東發動的反右文化大革命,胡績偉王若水何匡王子嵩,都受到嚴重的衝擊。但是,他們並不會因爲自己的厄運而遷怒於別的同樣的受害者。曾彥修剛剛回到出版社的時候,確曾遷怒於我們這些摻沙子退伍士兵。首先是因爲毛澤東周恩來這種荒唐無稽的政策,把知識分子成堆的出版社,當作爛泥塘。又把我們這些不相干的退伍兵,弄來摻沙子,刻意挑動矛盾。

所謂淤泥,無非是有一點獨立思考的能力,有一點獨立特行的做法。

當曾彥修遇到我這種超級淤泥,比淤泥還淤泥的沙子,反而在盛怒之下變得冷靜起來,懸崖勒馬,不再製造新的悲劇。這種毅然斬斷罪惡鏈條的 精神,不能不讓人肅然起敬。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