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陈奕伦的《无道德社会的启示》(萧强)

我的工作是对中国的互联网媒体的观察,在我的网站《中国数字时代》每天都会通过自动聚合技术,收集很多在网上被网民热传和推荐的时政的信息。今天在写这篇评论的时候,我注意到这样一篇文章,是从香港的一个网站叫《公识网》上取来的,作者的名字叫陈奕伦,他文章的题目叫《无道德社会的启示》。
2011-08-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这篇文章的一开始其实是作者的一段读书笔记,他是这么写的:“1958年,美国政治学家爱德华•班菲尔德(Edward C. Banfield)出版了一本名为《落后社会的道德根据(The Moral Basis of a Backward Society)》的书,记载了他在意大利南部为期九个月的社会调查。在这九个月中,班菲尔德携妻子和两个孩子生活在一个被他在书中化名为蒙特格拉诺(Montegrano)的小村中,每天通过学生的翻译与当地农民进行访谈、了解当地的情况。最后,他总结出了一个被他称为叫做‘无道德家庭主义’(Amoral Familism)的社会形态,也就是一种只顾及自己小家庭的利益而完全置社会其他成员的利益于不顾的社会信条。”

在这篇文章的下面,陈奕伦摘录了一系列无道德家庭主义社会常见的现象,我在这儿简单的选几条:第一条,在一个无道德家庭主义者所组成的社会中,没有人会在对自己无益的情况下促进群体或社区的利益;第二条,只有官员会参与公共事务,因为这是他们的职责。任何普通公民参与公共事务都会被视为不正当或不正常;第三条,对政府官员的监督少之又少,因为这只是其他官员的责任;第七条,一个具有政府职位的无道德家庭主义者只要不受到惩罚就一定会接受贿赂,而且无论他接受与否,这个社会都会直接假定他有接受贿赂;第八条,在这样一个社会中,弱势群体会更想要一个可以通过强权维持秩序的政权;第九条,任何声称为公共利益而非个人利益而努力的个人或组织都会被看成是骗人的,等等、等等。

在引用了美国政治学家的研究之后,陈奕伦写道:“在看到这一系列文字的时候,我突然产生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幅场景与中国是何等的相似啊! 如何治愈这个无道德社会是一个我们一直在探索的问题。”

当我读这篇文章读到这儿,不禁想看一下这篇文章的作者究竟是谁,就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发现这位叫陈奕伦的作者还是一位23岁的青年,从北京来到美国哈佛大学读书的学生。他不仅仅在读书、思考,也已经亲身组织和参与了一些留学生去中国贫困地区支教的活动。为什么他组织这样的活动、读这样的书、写这样的文章呢?
我从他写的其它文章中,再摘几句,陈奕伦说:“我们应该何去何从?或许我们手中最大的优势就是当今这个高度信息化和社会网络化的世界。”“哪怕只是些小小的行动,对于我们来说,都太重要了,因为只有行动才能改变我们的社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将不可避免地成为这个社会的主体。如果我们希望在这个社会中看到变革,那仅仅希望是不够的。这个社会、这个世界将不仅仅是前人遗留给我们的,更是由我们自己用行动、付出去塑造的。现在,我们已经有了意见领袖,接下来,则是行动领袖。”

读完他的这篇文章,我不仅从作者的思考和分享中受益良多,也衷心地祝愿这位思考和行动并重的青年人,能够在他的生活道路上,继续勇敢地前进。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