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王力雄:最新政治幻想小说《转世》节选(2)

2019-05-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达赖喇嘛。(达赖喇嘛网站)
达赖喇嘛。(达赖喇嘛网站)

我尚未完成的政治幻想小说《转世》中有关于西藏和中国民族问题的内容,这里摘选个别节段与读者和听众分享。必须强调这是虚构小说,请勿与现实中的人和事对号。其中描写并非等同我的观点,只是小说作者对各种可能性的想象。此节为二(序号无关内容,只是发表顺序)

当初该不该实行西方式代议民主,达赖喇嘛近年常想这个问题。流亡后他受到的支持大都来自西方社会,使他对西方民主感到亲近,欣赏并追随西方民主理念。本以为民主是普世的,但西藏情况不同,他的人民绝大多数在中共控制下,无法参与。当民主只能由十几万流亡在西藏境外的藏人实行,便可能出现异类结果。推行中间道路符合境内六百万藏人的利益,却与流亡藏人缺乏切身的利益关系。而当赢得权力只需要得到流亡藏人的多数票时,挑战在位者的竞选者一定要提出新的路线,当中间道路迟迟得不到进展时,西藏独立显然更能唤起流亡藏人的感情,即使独立照样不会得到进展,但如果二者都无进展,追求独立至少比中间道路更能体现尊严,至少争口气!

这次司政选举,独派稍微改变策略就绕过了流亡社会碍于达赖喇嘛情面的防线,不但拿下司政,在议会也拿到多数。达赖喇嘛以往对司政和议会的控制将基本不再,对达赖喇嘛的尊崇将主要体现为礼仪。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民主的确让藏人不再依靠达赖喇嘛了,却没有得到能令人放心的未来。现在达赖喇嘛已不那么自信,就算西藏境内实行这种民主,会不会也是独派压过中间道路。毕竟多数人在战争和牺牲没降临到自己头上时更愿意听豪言壮语,而政客竞选最擅长的就是豪言壮语。达赖喇嘛感觉他的掌控正在消弭于无形。

达兰萨拉飞往新德里途中,秘书长向达赖喇嘛做日程通报。从机场直接到会场,向大会发表十五分钟演说是这次的主要安排。达赖喇嘛问他请的客人有没有到,秘书长告知新德里办事处在凌晨接到客人,正在机场旁的酒店休息,将在机场同随达赖喇嘛去会场。

“好的。”达赖喇嘛闭上眼睛。秘书长会意地停止通报 。

达赖喇嘛没有睡意,只是希望在云端安静一下。近来越来越多地回顾一生,这个年龄接近做总结了。他的一生指向可分两部分,面向世界的部分很成功,但是面向西藏部分,他的两个根本战略——中间道路停步不前,流亡社会的民主化则使独派上台,所以他没有给现世藏人解决问题,也没有给后世藏人留下可靠的基础。想到这一点便让他十分不安。他的根基在西藏,如果他对西藏做的都失败了,他在世界的成功也是沙上高楼。何况原本为雪山深处的藏人而生的达赖喇嘛世系本不适合全球化时代,很容易变得不合时宜甚至可笑,自己的成功有太多不可复制的因素, 如果后世达赖喇嘛无法应对这个复杂凶险布满诱惑陷阱的世界,他今日在世界的成功也会一块消失。毕竟哪一世达赖喇嘛都是同一个。他就等于一事无成了。这也促使他考虑终止转世。

达赖喇嘛在英迪拉·甘地机场见到欧阳中华时,与看照片感觉不一样,真人更显成熟稳重,照片高傲,真人谦恭,手持哈达,远远便合掌鞠躬。达赖喇嘛把欧阳中华献的哈达挂回他脖上,顺势双手抱住他的脸,用自己额头贴在他额头上,足有十秒钟。在藏人看能被达赖喇嘛行这种碰头礼简直是莫大加持。用英语寒暄几句后,达赖喇嘛拉着欧阳中华的手上了自己的车驶往会场。

达赖喇嘛是从关于则巴乡的报告注意到欧阳中华的。一位安全部派进藏区的情报员几天前回来,汇报重点不是要求他了解的自焚情况,而是把则巴乡和丹增放在首位,一反几个月前送回的情报中还把丹增当负面典型,变成赞扬则巴乡完美地体现了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证明中间道路的成功。

安全部情报一般只送给行政中心,但事关中间道路的正面消息,安全部长知道达赖喇嘛一定愿意听闻。果然达赖喇嘛立刻召见了情报员。在听汇报的过程中,安全部长看到达赖喇嘛终得欣慰的表情,感动得差点落泪。

情报员即是在拉松村推动自焚的那个云游僧人。他的任务本来只是了解自焚情况,却在看不到出路的绝望中把自焚当做突破口,自行推动。现在他想起就在心里感谢丹增阻止了尼玛自焚,否则他可能会为此不安终生。他有这种转变,是因为比起把突破寄托于自焚人数不断增加,丹增推行的层议制更有实际效果,却无需惨烈牺牲。从大唐公司开矿到拉松村组织拦截到丹增被抓,最后到则巴乡实现自治,情报员一口气讲了三个小时。安全部长几次表示请达赖喇嘛休息,达赖喇嘛都让接着讲,而且不断问问题,兴致颇高地观看情报员带回的视频。情报员二月经过则巴乡时,曾因自焚问题与丹增发生过争执。上个月他再过则巴乡,听说丹增结婚本当成其堕落的证明,了解情况后却对其心生敬佩,便在则巴乡住下认真地观察和记录。翻越雪山回到达兰萨拉,就是想把所见所闻讲给达赖喇嘛。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