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王力雄:整個中國只有一個頭腦 — 回憶新疆旅行見聞(四十四)

2023.05.23
評論 | 王力雄:整個中國只有一個頭腦 — 回憶新疆旅行見聞(四十四) 資料圖片:2016年3月8日,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全國人大會議期間,新疆代表團團回答記者提問。
美聯社圖片

瑪納斯縣離石河子只有十五公里,屬於昌吉回族自治州。瑪納斯是蒙語巡邏者的意思。新疆很多地名出自蒙語,包括烏魯木齊,看得出歷史上蒙古人在這片土地的影響。

瑪納斯民政賓館開在縣民政局三樓。二樓是收費的健身房。看來民政局已經把大部分辦公建築用來謀利了。這種用財政撥款蓋的樓,出租收入卻歸自己的現象相當普遍。旅館房間簡陋,什麼都沒有,好在比較安靜。窗外是樹,陽光在樹葉的縫隙中閃動。

瑪納斯街上絕大多數是漢人,見不到幾個少數民族。進回族清真寺參觀。大經堂是二00三年才蓋起。看門人說原來的老寺有七十八年曆史。閒聊中,看門人熟知當年的西北迴族軍閥馬仲英和馬步芳,而且頗以他們爲自豪。他叫馬仲英「尕司令」,那是當年回族人的叫法。回族清真寺旁是維族的清真寺,有上百年曆史,正在維修。看門人說維修比重蓋還費錢,但是現在政府不讓拆舊蓋新了,要求保留舊的,倒算是一個進步。

新疆每個縣城都在搞小區化。拆掉舊房建新樓,實行物業管理。小區化使縣城失去特色,但可以空出大片土地搞房地產開發,增加產值、稅收和經濟活動,同時也爲縣官政績加分。因此各縣政府必定有極大積極性。至於文化特點和獨特生活環境的喪失,急於現得利的官員是不管的。

第二天路過呼圖壁縣。特地下車在縣城轉了幾個小時。呼圖壁的地名令人遐想,卻發現又是一次上當。幾乎看不到任何與民族和歷史有關的痕跡。我轉遍市區主要街道,一共只見到一家賣饢的和一家賣抓飯的,還有一個在居民區叫賣牛奶的漢子是維族人。北疆城市看來已經完全是漢人天下,少數民族被徹底排擠出去了。

上了去烏魯木齊的客車。車主是一對漢人夫妻。呼圖壁客車站嚴格限制超載,出站有好幾道驗查。但是車一開出客車站大門,就開始一路招攬在路邊等車的旅客,根本不管超載多少。一出縣城,要進高速公路入口之前,兩口子拼命安排所有站着的人蹲下,把自己縮到最小。高速公路入口處有個負責檢查客車是否超載的交通警。他的檢查方法是在下面看每輛客車的窗,如果車內過道有人影,就指令停車檢查,對超載車主進行罰款,還要讓超載乘客下車。車主兩口子讓沒座位的人下蹲低頭,目的正是不讓下面的警察看見過道有人,再加上女車主用旅客行李放在窗口遮擋,站在客車正面的警察雖然伸頭往車裏看,卻沒有看見車裏至少超載十幾人,於是客車順利通過,開上高速公路撒歡似的跑起來。

這個過程給我的感覺相當奇特,在客車和警察相交而過時,我和警察之間的距離頂多不到兩米,而我的座位前後都蹲伏着超額乘客——法律就這樣被輕易地矇騙了。過關之後,全車人看上去都挺高興,似乎完成了一次成功的合謀。女車主也不再是過關前那副氣急敗壞的模樣,變得態度和藹,談笑風生,說昨天車從烏魯木齊回來時只有四個乘客,似乎是解釋她必須超載的理由。

路過昌吉市,那是昌吉回族自治州的首府。我沒下車,從車窗往外看,滿目皆是政府官員追求的暴發戶式形象。中國政府官員在這方面有最大的本事,會把所有事情都做到最無趣味。今天時代的特色是到處一個模樣。整個中國好像只有一個頭腦,在任何角落都看得到那個頭腦的意志、方法和語言,連毛病都一樣。當今的全球化也有同樣特點,區別只在一個是權力主導,一個是資本主導,一個是強迫方式,一個是誘導方式。今日中國這雙重方式都在起作用。在權力沒去佔領或放棄的空間,就是資本誘導下的市場化和商品化。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