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王力雄: 回忆新疆旅行见闻(十)

2020-07-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维吾尔族妇女和儿童在喀什市艾堤尕尔清真寺前的广场上(法新社图片)
维吾尔族妇女和儿童在喀什市艾堤尕尔清真寺前的广场上(法新社图片)
Photo:AFP

疏勒县距喀什市只有7公里,属于喀什地区。但历史上疏勒在先。两千年前这一带是疏勒国所在地,直到公元十世纪喀喇汗王朝建立后,才出现喀什噶尔之称。喀什是近代人对喀什噶尔的简称。清朝在新疆建省后,疏勒被当地维吾尔人称为新城,主要是汉人居住。民国时成为疏勒县。现在的疏勒是南疆军区所在地。县城内很大一部份都和军队有关。

住在疏勒的古丽娜是个美丽、文雅的维吾尔族女孩,民考汉,从小上疏勒驻军子女的学校,汉语发音非常标准。她父母是县干部,家住平房,有院子。她的朋友艾力江陪我们去赶塔孜洪乡的巴扎。每个乡都有巴扎天——相当于内地的赶集日。今天是塔孜洪乡的巴扎天。巴扎是个给人印象丰富的地方,形形色色的人物形象,各种乡村交易物品,地方特色的饮食,以及城市早已见不到的手艺——打铁、剃头、磨刀等,可以拍不少照片。

傍晚回到喀什,站在旅馆楼顶俯瞰喀什老城,一望无际的土房平顶相互衔接,曲折街道密如蛛网,绿色植物从天井似的庭院伸出,看上去极不规则,却又是非常完整的一体。最能反映这种一体性的是个别新建筑立在老城中会显得特别扎眼,视觉上让人感觉难以忍受,强烈地破坏和谐,说明老城的整体性有多强。

在黄昏光线中走进老城。许多房子都有百年以上历史。老城千回百转,几乎每个角度都是一幅画,这种错落有致只有在历史的多样化中形成。我觉得要拆毁老城——把如此丰富的人类状态装进千篇一律的楼房简直是罪过,因为历史不可复制,尤其是具有多样化的历史,失去便永无再现。

艾提尕尔清真寺旁正在拆毁一片老房屋。挖掘机、推土机、重型卡车,各种机器的吼叫此起彼伏,灰尘遮天蔽日,太阳都变了颜色。施工的是汉人民工。已经有一大片老房子被推平。正在拆的房子暴露出内部,能看到原本贴在墙上的图画。几个小孩跑进废墟中,试图捡点什么。一群当地居民默默站立,看着他们的房屋如何被夷为平地。他们头带维吾尔族小帽的背影如同雕塑。我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是在惋惜祖辈的老屋,还在是憧憬未来的新居?

工地旁矗立着题为「喀什市老城区改造二号安置小区」的广告牌,是中共喀什市委和喀什市政府所立,上面写着自我标榜的「德政工程,得民心工程」。介绍小区可以迁入二千七百五十户,享受政府拆迁安置最优惠房价。广告牌上画出未来小区的模样,其中的建筑六层楼房最多。按工程规定六层楼无需装电梯。但维吾尔家庭一般都有老人,每天爬楼对他们显然是问题。在老城区,老人坐在家门口就可以和左邻右舍聊天,妇女们也在门外编织缝补,形成交往密切的社区。住进楼房后,老年人的交往增加困难,精神生活会受影响。虽然楼房增加了公用暖气,有上下水,但这种物质的方便能不能抵消精神生活的损失?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