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王力雄:伊力哈木

2023.07.24
評論 | 王力雄:伊力哈木 資料照:伊利哈木·土赫提
美聯社圖片

我與伊力哈木・土赫提的相識,是他看了《我的西域,你的東土》後,主動約我見面。他是中央民族大學的副教授,是七五前後維吾爾人能在中國境內發出聲音的唯一平臺「維吾爾在線」網站的創辦者和負責人。伊力哈木提到我的這本書時會改稱《我的東土,你的西域》,那並非是口誤,而是他作爲維吾爾人必要的換位(他說維吾爾人都這樣稱這本書)。那以後,我和伊力哈木的友誼維持了數年,直到他2014年初被捕。現在外界能看到他失去自由前的最後照片,還是他被捕前幾天在一個維吾爾餐館見面時我拍的。

我重視伊力哈木,把他視爲一個樞紐。與其他維吾爾人交往,面對的只是個人,而伊力哈木的身後連接着一個廣闊網絡,有別於兩端——一端是忠於當局的維吾爾利益集團,一端爲主張新疆獨立的各種力量——他代表的是維吾爾民族的中間部分。這部分人數雖多,但是沒有聲音。要開展維吾爾人和漢人之間的對話,代表這部分力量的伊力哈木是難得的角色。那時我已經主持過達賴喇嘛與中國網民的推特對話,組織了中國維權律師與達賴喇嘛的視頻見面,正在考慮開展維漢民族的民間對話。我和伊力哈木一拍即合,他願意推動維吾爾人蔘與。有了他,相當於能在兩個民族之間架起一座橋樑。雖然很難期望民間對話在現實中有立竿見影的效果,至少在那時的政治環境下還能做這種推動。哪怕參與者不多,先形成和保持一個溝通機制,建立社會網絡,一旦官方管道中斷,這種民間機制就會成爲關鍵,有和沒有的結果會非常不同。我認爲這是伊力哈木能發揮且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我接觸的維吾爾異議人士中,伊力哈木是唯一公開表示只求自治不求獨立的。他將解決新疆問題寄託於中國政府改變民族政策,但是維族人要有自己的權利,並且能夠對中國政府提出批評——在我看他的主張基本是達賴喇嘛中間道路的維吾爾版。我和伊力哈木的一致處在於,我們的根本立場都不是爲了國家,不管是大一統的國家還是民族獨立的國家,而是希望避免民族衝突造成的民衆災難和犧牲。

境外維吾爾運動人士普遍拒絕中間道路。他們認爲事實已經證明了,達賴喇嘛除了讓西藏人民浪費了幾十年時間,什麼結果都沒得到。後來伊力哈木被判重刑,再次證明了不管對藏人還是維吾爾人,跟中國政府講中間道路只是一廂情願。

二〇一四年九月,伊力哈木被中國政府以分裂國家罪判處無期徒刑,沒收全部財產。這個判決讓所有關注者震驚。伊力哈木那時已經被捕九個月,外界想得到他會被判刑,但沒人想到重判至此,衡量各種因素,他的刑期不應該高過漢人異見領袖劉曉波在二〇〇九年被判的十一年。結果的差距卻如此之大,明顯是要置伊力哈木於死地。這個判決也讓維吾爾人感受到,即使被當局皆視爲敵人的異議人士,維族與漢族也是不平等的。

在伊力哈木的兩次被捕後,我都公開發起過要求釋放他的網絡連署。二〇〇九年那次,他被北京警方拘押一個半月後回了家;二〇一四年這次他等來的卻是無期徒刑。判決公佈後我除了邀請友人給他的家人募捐,沒有再次對官方機構做徒勞呼籲,卻採取了一個現在會被人笑話,我自己也覺得可笑的行動——上摺子。我寫了一份給最高層的〈改判伊利哈木案意見書〉,並尋求私人管道轉遞。意見書上雖未寫明是給誰,心裏的對象是剛上臺一年多的中共新班子。

那摺子貌似站在他們的角度爲他們的利益着想論證:首先如此重判伊力哈木對他們的形象和執政都不利,其次表明因勢利導地扭轉,可以變不利爲有利。我給他們出了個主意:伊利哈木已經表示要上訴,新疆的高等法院一定會維持原判,那時可以讓伊力哈木向全國最高法院申訴,然後讓最高法院進行重審和改判。哪怕只是給伊力哈木減輕刑期,也會表明中央對新疆地方的做法並不全認同,僅此就會使維吾爾人重燃希望,起到緩解民族關係的作用,成爲調整路線的開端。同時對外顯示審判伊力哈木並非中央事先有定調,可以改善中國的法治形象。如果再同時重審和改判四川藏區的「阿安扎西爆炸案」,則會被全國少數民族視爲新中央進入新時代,使中國從受國際指責轉爲主動,以最小的付出實現重大突破。

民間人士向來鄙視上摺子,是出於認爲權力在本質上都是一樣。然而專制體制的特點就是人治,歷史上不乏隨着最高當權者的變化而變政策的先例。雖然大部分是變得更糟,也不是完全沒有好的轉變。典型如從毛澤東換成鄧小平爲中國帶來的改變。我上摺子針對的中共新班子當時正在辦周永康案,肅清其勢力。周永康當了多年中國的司法沙皇,遍佈各級的黨羽在面臨清洗前,會不會以貌似政治正確的極端判決,綁架新班子在民族政策上繼續原來的路徑依賴?我做如此推論,是幻想利用權力集團內部的鬥爭,即使做不到推動民族政策發生整體改變,哪怕讓伊力哈木和阿安扎西的處境得到一些改善也是好的。我只是出於對體制機構的無望,心存僥倖一試。當然無論是我事先的預期還是後來的事實,都證明人們對上摺子的鄙視是沒有錯的。伊力哈木至今仍然關在新疆沙漠深處的大牆背後,沒有任何信息,如果沒有徹底的變化,不知我們此生是否還能相見。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