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王力雄:回忆新疆旅行见闻(二十五)

2021-10-24
Share
评论 | 王力雄:回忆新疆旅行见闻(二十五) 回忆新疆旅行见闻
AFP

我在阿克苏搞了一个不那么专业的随机调查。若是想在新疆搞有专业水平的民族问题调查,没有官方配合是不可能做到的。吊诡却在于,一旦有了官方配合,再专业的调查也不会有准确结果。我在网上查找资料时,查到香港中文大学的中国问题论文库中,一篇名为《族群意识与国家认同:新疆维汉关系问卷分析》的报告,由广东中山大学和香港浸会大学教授主持的课题组历时一年,覆盖南北疆,对近四百名新疆维族和汉族人士所做的问卷调查分析结果。

 
大学的调查看上去很专业,表格、计算、术语和引经据典连篇累牍。问卷提出一系列问题征求被调查人表态,得出的结果却让人感觉与现实相差得实在太远,甚至可以说完全相反。例如“认为目前新疆族群关系‘很好’和‘比较好’的”比例,维吾尔人达到近百分之八十,比汉族人的百分之七十二还高。对“作为一个中国人,感到自豪和高兴”,维吾尔人的认同也比汉人高两个百分点,令人更加奇怪!如果真是这样,哪里还存在新疆问题,哪里还需要搞什么新疆问题研究呢?两所著名大学合作,兴师动众做了一年的专业调查研究,得出这样离谱的结果,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种以大学名义做的调查和网上的愤青言论不一样,是披着学术外衣的,存放在香港中文大学的论文库中。那论文库关于新疆问题的论文一共只有三篇,一篇是英文报告,一篇是御用的新疆社会科学院所写,能让中文读者抱有信任读的只有这篇调查报告。因此这种大学名义的“学术”成果,会比官方御用文章的危害还要大。
 
我并非指责大学报告是有意造假。它的问题在于,当调查人员在官方配合下,把问卷交给被指定的维吾尔人填写时,已经注定不可能真实。如果连维吾尔人相互之间都得提防被告密,他们怎么会在有官方参与的问卷上白纸黑字地写下真实态度,而不担心成为证据受到惩治呢?
 
我决定做这个非专业的小调查,只是把大学问卷的同样问题向我接触的维吾尔人再问一遍。区别在于,配合我的不是官方,是维吾尔朋友。朋友信任我,朋友的朋友信任朋友,在这种相互信任的链条中,回答问题的真实程度一定会比官方参与的调查高。不过,因为这种方式接触的受访人不可能太多,我变通了一下,请受访者回答的不是他自己对问题同意与否,而是他认为他周围的维吾尔人对问题表示同意的百分比有多大。这种定量肯定不精确,至少可以在一定程度进行对比。

从调查结果中我选出几个,和大学的调查结果做一下对比。
 
问题:维汉朋友之间交往非常密切——大学调查中,维族的49.7%表示同意;我的调查,维族7.5%表示同意。
 
问题:十分愿意结交民族朋友——大学调查中,维族的78.8%表示同意;我的调查,维族3.8%表示同意。
 
问题:得到和经常得到民族朋友的帮助——大学调查中,维族的72.5%表示同意;我的调查,维族8.8%表示同意。
 
问题:对方民族不值得信赖——大学调查中,维族的7.1%表示同意;我的调查,维族81.3%表示同意。
 
问题:认为目前新疆族群关系“很好”和“比较好”——大学调查中,维族的79.5%表示同意;我的调查,维族16.3%表示同意。
 
问题:新疆各民族有平等的政治法律地位——大学调查中,维族的77.9%表示同意;我的调查,维族7.3%表示同意。
 
问题:新疆实现了各民族文化、语言和教育的平等权利——大学调查中,维族的73.3%表示同意;我的调查,维族6.3%表示同意。
 
问题:改革开放20年来的新疆各民族经济发展一样快——大学调查中,维族的68.8%表示同意;我的调查,维族10.0%表示同意。
 
问题:族群之间家庭收入的差距不大或没有——大学调查中,维族的65.9%表示同意;我的调查,维族18.0%表示同意。
 
问题:作为一个中国人,感到自豪和高兴——大学调查中,维族的87.1%表示同意;我的调查维族17.5%表示同意。
 
问题:新疆自古就是中国的一部分——大学调查中,维族的85.0%表示同意;我的调查,维族9.3%表示同意。
 
问题:政府打击破坏民族团结的势力和活动是必要的——大学调查中,维族的93.0%表示同意;我的调查,维族8.8%表示同意。
 
我自己的调查告诉我,两个大学在新疆的调查也许符合专业,但是不符合现实。而官方关于民族问题的任何说法,距离真相只能更远。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