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王力雄: 回忆新疆旅行见闻(十三)


2020-10-30
Share
1 吐鲁番的交河故城是两千多年前的车师前国都城,被认为是同雅典废墟一样伟大的遗迹。(Public Domain)


吐鲁番的交河故城是两千多年前的车师前国都城,被认为是同雅典废墟一样伟大的遗迹。当年那里没有成为旅游点时,我来吐鲁番时去过很多次,欣赏过那里日出日落,也曾在月下古城徜徉。这次我坚决不再买票进去当游客,怕败坏了记忆中留下的珍贵美感。

在吐鲁番市里转了转。看到一条十几米宽,几乎看不到头的葡萄长廊,入口处竟有举着葡萄的裸体女雕像,是西方风格的拙劣模仿。这在过去的维族地区是不可想象的。长廊笔直一条,两边葡萄树在头顶搭成遮阳凉棚,地面是光滑的水磨石。这么大的工程只有政府有能力做,为的是成为吐鲁番的标志。可是长廊之内空空荡荡,行人寥寥无几,令人怀疑这占了市中心如此多土地的工程,跟当地人的生活有多少关系?

开车去号称中国海拔最低点的艾丁湖,在乡里遇到一个汉人,和几个维吾尔人共坐驴车,他是在一九六二年饥荒时从甘肃随父母来这里,维语流利,告诉我他和维族人生活在一个村,村里只有四五户汉人,其它都是维族,大家处得很好,都是一样的人嘛。这些汉人属于被维吾尔人接纳和救活的人。现在维吾尔人仍然接纳他们,给他们土地,视他们为乡亲。

兵团五连靠近艾丁湖,居民都是汉人,见到有一座未完工的大房子,有四壁没有房顶。一个农工说,那是当年盖的集体食堂,还没盖完就开始实行土地个人承包,集体散了,食堂不再需要,因此一直停工到现在。还有一片新盖的土坯房。只有几家有人住。多数房间门窗都没了。当地人说那是上级拨款给新移民盖的。但是从内地来的新移民多数又回内地了。短的只呆几个月,长的顶多三两年。进那些空房看了看,遍地粪便,已成厕所。

从托克逊去南疆要翻越的天山不是很险,不过一路还是看到了好几辆翻了的车。途中的中间位置,公路两旁聚集着长达两三公里的饭馆群。过路车很多都要在那里吃午饭。大多数饭馆名称都冠有「豪华」二字,如「豪华拌面王」、「豪华面霸」、「豪华手抓肉」、「超豪华烤肉」等,一眼看去满眼「豪华」。不过叫这种名的饭馆都是汉人和回族人所开。不多的几家维吾尔人饭馆还是都叫类似「民族风味饭馆」那种不太豪华的名字。

一路并行的乌鲁木齐到库尔勒的高速公路正在修建中,令人奇怪。这里到处一马平川,公路笔直,行车稀少,车速随时可达百公里以上,已经等于高速公路。再在公路旁边投资修一条高速路,作用何在?

途中轮胎扎了,在补轮胎处遇到一个来这十几年的四川老板。他一直给军队的项目施工,告诉我们这一带有导弹部队,还有激光武器试验场。他以掌握内情的口气透露,核试验现在仍然还在搞,不过是比原来更隐秘。

当地老人回忆,那些年每当核试验之后,下午两三点天就是黑的,连续多日漫天刮黄土。新疆前后共进行过四十八次核试验。不少当地百姓得的怪病都和核试验有关。一九八五年新疆各大学学生的游行请愿,其中一项诉求就是反对在新疆进行核试验。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