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王力雄: 回忆新疆旅行见闻(八)

2020-05-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维吾尔族妇女和儿童在喀什市艾堤尕尔清真寺前的广场上(法新社图片)
维吾尔族妇女和儿童在喀什市艾堤尕尔清真寺前的广场上(法新社图片)
Photo:AFP

火车到巴楚,一些人下车了,空出座位。一个到喀什搞传销的汉人立刻占了整条三人座,躺下装睡觉。巴楚新上车的人多,有些人找不到座位,那汉人一直装睡不起。一个上尉军衔的维族军人带着老婆孩子,转了好几圈没有座位,便试图拨醒那人,请他让座。那人没法继续装睡,却不让座,和军人发生争吵,很凶的样子。其它一些维族乘客帮上尉说话,那人还是混不讲理,很让人讨厌。我相信如果在十年前,他一定会挨打(我当然不同情)。现在真是发生了变化,维吾尔人收敛了很多,汉人则嚣张了很多。后来虽然被劝开,上尉一家坐下了。但是可想而知,上尉心里会长久不舒服。很难让他不把那人和汉人整体联系在一起,进而想到在他们的家乡,外来者为何会这样不讲理。而他漂亮的小男孩,也会留下汉人的凶恶形象,播下敌对的种子。

火车到喀什晚点一个半小时。见到小杜,带我去维族餐厅吃饭。想请我喝啤酒,饭店却不卖,也不允许喝,而且对问有没有酒表示反感,弄得小杜很没面子。小杜是喀什出生的汉族女孩,言谈中也蔑视维吾尔人。她说跟维吾尔人基本不来往,他们素质太差。我请她举例,她说维族人到机关办事,明明有卫生间不用,却在走廊或楼道撒尿;明明是禁烟的地方,他们就是抽烟,不听制止;给等待者坐的沙发,他们会躺在上面不让别人坐。这使我想起刚在火车上见到的争吵,却是汉人躺着不让人坐。小杜跟火车上见到的警察一样,说现在喀什正在进行的城市改造,目的是把维族放得远一些,和汉族隔开。

当局目前实行的民族政策,是政治上管的很紧,严厉镇压,而为了体现对少数民族的照顾,平衡政治上的强力镇压,在民事方面相对管得松,还出台一些照顾措施。这种大处镇压、小处放松的民族政策,其实会导致最不好的结果。政治镇压造成的民族对立,不会因为民事上的照顾减小,反而使得少数民族被政治镇压形成的挫折和怨气,正好借小处发泄。譬如小杜说的维吾尔人不上卫生间而要在楼道撒尿,是因为「素质低下」,还是因为要表达不满呢?当这种发泄因为有少数民族身份在处理上有差别,则会模糊社会的法治概念,似乎对少数民族有另一套法律标准。反过来使汉族反感,又会进一步加剧民族对立。最后没有一方满意,少数民族认为自己的权利不如汉人,汉人则认为少数民族有更多特权。

一位网上读者写给我这样的信:「近年来,在京藏人商贩从无到有,从地下通道、人行天桥堂而皇之的移师街道,甚至在长安街两侧、使馆区安营扎寨。城管队员巡查时,其它流动商贩惊慌失措、仓皇躲避,藏人商贩却安然自若,甚至手头的生意也不耽误。为什么城管队员会熟视无睹,肯定有来自上级的指示,可以给藏人商贩法外开恩。在京藏人商贩能够享受这么一种超公民待遇,其实也在不断侵蚀本来就极其淡薄的法治氛围,亲眼所见的公民由衷感受到法律的虚无。政府的政治考虑永远是压倒法治,‘依法治国’屡屡成为无稽之谈。」
这似乎是一种荒唐,被少数民族视为压迫者的汉人,却在为少数民族的「超公民待遇」不满。

(注:这是十多年前的见闻记录,现在情况有了很多变化,但追溯民族问题的延续脉络,这种政策的确是源头之一)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