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易富贤:中国人口负增长的背后 — 我被中国政府封杀的内幕

2024.01.19
评论 | 易富贤:中国人口负增长的背后 — 我被中国政府封杀的内幕 中国决策层不敢完全采纳我的建议彻底停止计划生育,因为他们被蔡昉、翟振武等人的预测吓坏了,于是在2014年只实行单独二孩政策。
路透社图片

2002-10-02T000000Z_2115834737_RP3DRIFCHKAA_RTRMADP_3_CHINA.JPG1月17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23年的人口数据,连续两年负增长。最令人震撼的是,只出生902万,远少于2016年国家卫计委所预测的1550万。其实2023年的出生数仍有水分。截至2023年4月,产检建档只有788万,即便仍有少量未建档,但已建档的有部分会自然流产和人工引产,二者相抵,误差不会太大。结婚数与下一年的出生数极强正相关,我曾根据2022年的总结婚数、初婚数、20-34岁结婚数,推算2023年出生768万人、859万人、837万人。也就是说,2023年官方公布的出生数,与产检、婚育逻辑不符。

二孩政策背后的博弈

2012年3月《改革内参·高层报告》发表我5万字的《重新认知中国的人口问题》,呼吁停止计划生育,预测二孩政策只能暂时将生育率提升到1.4。该报告在2020年被作为对1979-2018年中国决策影响最大的116篇论文之一(也是唯一呼吁调整人口政策的一篇),入选三联书店出版社的《改革40年:经济学文选》。

但是2012年蔡昉等17位顶级人口学家出版《人口形式的变化和人口政策的调整》,反对实行全面二孩政策,因为他们预测生育率将达到4.4,每年出生4700多万,人口要到2045年才会负增长。中国人口学会会长翟振武也预测,每年会出生4995万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中国发展出版社在2013年出版我的《大国空巢》,被新华网选为“十大推荐好书”,当选“2013年度中国100本风云图书”榜首,在出版10个月内重印5次。但是中国决策层不敢完全采纳我的建议彻底停止计划生育,因为他们被蔡昉、翟振武等人的预测吓坏了,于是在2014年只实行单独二孩政策。

2015年单独二孩政策被证明是错误的,中国发展出版社决定出版我的《大国空巢3》(彩色连环画,通俗易懂)、《大国空巢4》。我预测,如果2016年实行全面二孩政策,生育率只会上升到2018年的1.4,然后下降到2026年的1.0。《大国空巢3》已经送交印刷厂,准备在8月中旬出版,9月份国研中心以该书为背景资料,召开“国研智库”人口政策专题论坛。

但是国家卫计委知道后,极为恐慌。他们一方面向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申请,将计划生育选题纳入出版物重大选题(需要计生委和主流人口学家同意才能出版),一方面在8月7日给国研中心发出《国家卫生计生委宣传综便函(2015)313号》,阻拦出版我的书。我在国家卫计委的朋友获得公函复印件,摘录如下:

经了解,近年来易富贤,利用博客、论坛等网络新媒体,以网名‘水寒’ ‘中山水寒’或实名发布大量文章,并通过出书、演讲、接受采访等方式,攻击和否定我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计划生育政策实施以来,很多家庭积极响应号召,为控制我国人口增长做出了积极的贡献。目前,我国人口和计划生育形势发生了转折性变化,人口发展呈现新特征,人口众多仍然是我国的基本国情,人口结构性问题越来越成为影响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计划生育作为基本国策将长期坚持。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指出,要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政策,逐步调整完善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我委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重大决策部署,扎实推进计划生育相关工作,合理引导舆论,各项工作平稳有序。因该书稿内容敏感,出版后容易引起公众误读或媒体炒作,可能造成重大社会影响。

《大国空巢3》已经送交印刷厂,准备在8月出版,9月份国研中心以该书为背景,召开“国研智库”论坛。(笔者提供)
《大国空巢3》已经送交印刷厂,准备在8月出版,9月份国研中心以该书为背景,召开“国研智库”论坛。(笔者提供)

出版社经过反复审查,认为没有问题。国研中心主任也批示同意出版。但是国家卫计委仍然不同意出版,核心原因有二:1、我呼吁停止计划生育;2、我的人口数据和预测与国家卫计委的不同。

当时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翟振武等人完成《实施全面两孩政策人口变动测算研究》,建议在2016年实行全面二孩政策,预测生育率将在2018年达2.09的峰值,到2023年、2050年还有1.75、1.72,这三年的出生数分别为2189万、1550万、1322万。该书是2016年的全面二孩政策的理论依据。后记提到:“在整个测算过程中,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领导给予高度重视。李斌主任、王培安副主任多次主持专题研讨会,听取各分报告测算报告,充分听取专家意见,并听取了总报告的汇报。”

但是即便根据《卫生健康统计年鉴》中夸张的数据,2018年也只出生1362万,而不是2189万,更不是4700多万、4995万。国家统计局公布2023年只出生902万(生育率只有1.0),而不是1550万。

我被中国政府封杀的原因

长期以来,我是国家计生委的头号大敌。2016年3月,我受邀参加博鳌亚洲论坛。主办方原本也邀请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和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蔡昉与我一起讨论人口政策的,但他们都未参加。在参会途中,我接受《纽约时报》采访,认为老龄化、劳动力萎缩使得中国经济超不过美国。我原本是想为当时狂热的民粹主义浇冷水,缓解中美之间的战略误判,但国家卫计委如获至宝,抓住了我“唱衰中国人口和经济”的把柄。4月,我还在中国,在国家卫计委的朋友就私下告诉我,国家卫计委在着手封杀我。

2016年5月20日,国家卫计委发出《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关于加强新形势下计划生育宣传工作的意见(国卫办宣传发(2016)21号)》,提出要“协调有关部门,加强负面信息的管控”。当时我的微博、博客是关于计划生育“负面信息”的主要发布地,大量网友向我申诉,国际、国内媒体关于计划生育的案例大多是通过我的微博获得的。“负面信息”会影响在2017年召开的中共十九大的人事调整和机构改革。8月8日,这份文件下发给各“有关部门”,同日我被列入中国官方黑名单,我的微博、博客等账号被封,国家卫计委一劳永逸地解除了心腹大患。

《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关于加强新形势下计划生育宣传工作的意见》提出要协调有关部门,加强负面信息的管控。(笔者提供)
《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关于加强新形势下计划生育宣传工作的意见》提出要协调有关部门,加强负面信息的管控。(笔者提供)

人口提前负增长

2017年5月22日,在北京大学大的一个研讨会上,我指出中国官方公布的人口数据至少有9000万水分,被《金融时报》、《纽约时报》等数十家国际媒体报道。中国相关部门极为恼怒,对我进行了为时数月的调查。

2018年12月、2019年1月我完成两份报告,指出2018年中国的生育率只有1.1,人口开始负增长,也被众多国际媒体报道。但是,2019年1月,中国社科院发布绿皮书,预测人口要到2030年才开始负增长。民间学者也反驳我。

国务院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预测,2020-2030年生育率将稳定在1.8,人口将要到2031年才会开始负增长。权威人口学家、国际人口科学研究联盟(IUSSP)2021年年度桂冠奖得主曾毅预测,在全面二孩政策下,2020年、2030年、2050年的生育率分别为1.69、1.63、1.55,人口要到2031年才开始负增长。联合国《世界人口展望-2019》也预测,中国2020-2025年生育率为1.70,2045-2050年为1.75,人口要到2032年才开始负增长。

有关部门对我极为恼怒,删除我过去20年在中国网站发表的数百篇文章,关闭我在天涯、凯迪等论坛的账号。2019年1月15日、21日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前后在中央电视台记者会上指责我造谣

2020年1月3日,人民网公布“2019年十大谣言”,其中我的学术结论高居第三。同一天,李文亮医生因传布有新冠病毒的谣言被武汉警方训诫。也就是说,李文亮是武汉市级谣言的传播者,我是全国性谣言的制造者。

现在,国家统计局承认中国人口在2022年开始负增长,比官方的预测提前9年。最近国家统计局再次宣布,人口连续两年负增长,生育率只有1.0。而其他证据(比如卡介苗的批签发量、2022年上海公安局泄露的人口数据、百度指数等)都证实中国人口确实是在2018年开始负增长。

计划生育作为基本国策,但在人口数据和预测上却如此草菅人命,说明中国的决策体系存在“致命”的缺陷。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评论

匿名
2024-01-20 07:19

中共又何止是在计划生育的统计数字上弄虚作假呢!?
因此, 必须反过来追问, 中共至今为止究竟有哪一项对外公布的统计是没有弄虚作假的?
青年就业率?2023年GDP增长超过5%?还是其他什么统计数字?
显然丝毫不存在任何真实的统计数据。
因此, 继续相信中共, 相信中共的统计数字, 只能自食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