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余杰:香港沦陷之后,台湾会是下一块多米诺骨牌吗?

2022.01.1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评论 | 余杰:香港沦陷之后,台湾会是下一块多米诺骨牌吗? 台湾的总统蔡英文。
路透社

民主台湾不会向极权中国举起白旗

在中国“天下帝国主义”肆虐全球的时刻,美国需要建立新的“民主国家联盟”,以之取代联合国等衰朽的国际组织,坚定地定义善恶、区分敌友、重建同盟、孤立中国,如此才能打赢这场比冷战更艰巨的“新冷战”。

新冷战的最前线在香港和台湾。

中国已然先赢了香港这一局。中共以铁腕镇压香港人的逆权运动。中共的黑手将香港紧紧握在手中,用力之猛,不惜鱼死网破、不惜杀鸡取卵。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霍利在呼吁参议院通过《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时指出:“有时在历史的进程中,一个城市的命运可以定义整个世代的挑战。五十年前是柏林,今天这城市是香港。”

然而,美国和西方国家并未给予香港的民主运动以足够的支持。全世界眼睁睁地看着香港沦陷,香港何时光复不得而知。这是美国和西方在新冷战中遭遇的最大挫败——其象征意义远大于俄国吞并克里米亚。

中共将香港“内地化”之后,必然将魔爪伸向台湾。在未来数年、数十年间,台湾将成为自由与奴役两种价值观和社会制度决战的关键战场。

二〇二〇年,蔡英文连任总统后,将台湾定位为区域内守卫民主自由、抵抗中国专制力量扩张的重要堡垒。与此同时,中共对台湾已非“吊灯里的巨蟒”,而是“盘踞在桌子上的巨蟒”。台湾学者沈伯洋指出,中共最主要的目的是并吞台湾,因此希望台湾愈乱愈好。中共无法像对付香港民主运动那样在台湾实施直接统治,遂用资讯战的方式,以倾国之力(结合国安部、统战部、国台办、解放军及共青团五大力量)破坏台湾的民主制度,台湾已进入准战争状态。

中共在每一个国际外交场所封堵台湾,夺走台湾所剩无几的邦交国,军机无一日不骚扰台湾空域。据智库美国安全中心(CNAS)的报告,美国外交政策和国防专家进行战争推演,以中国军队击败五百名台湾驻军、拿下台湾在南海控制的东沙群岛为开头,这种有限度的小型入侵可能是拿下其他台湾外岛或是进攻台湾本岛的明显前兆。一旦中国拿下台湾的某一座外岛,对美国而言,这就是一场超级强权之间的全面战争,基本没有其他选项。

即便在中国的恐吓下,台湾抗疫成功,经济增长强劲,民众自信心和幸福感大幅攀升。资深媒体人邹景文指出:台湾坚持并致力民主进程的努力,在亚洲,特别是东方社群,所开创的价值体系,已经直接颠覆了“中国发展道路”与“中国制度模式”的煽惑谎言。台湾的自助,成为区隔独裁暴政的中国的主动力量。

台湾的民主软实力不容忽视,台湾国民和军队捍卫民主自由的决心也不容忽视。台湾国防部在送达立法院的报告中指出,台湾不与中共军备竞赛,亦不寻求军事对抗,但面对中共武力威胁,必将竭尽全力捍卫国家主权,绝不会在胁迫下屈服退让。

美国和西方未能像当年捍卫西柏林那样,调动一切资源来保护香港。香港一役,自由世界失败了。但在下一个战场,美国和西方能否有足够的民意支持、能否有足够的决心和勇气帮助台湾对抗中国的武力攻击?

美国不会坐视中国武力攻打台湾

台湾年度军事演习。(路透社)
台湾年度军事演习。(路透社)

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台湾虽小,牵动全球战略力量的变局。美国不可能坐视台湾成为多米诺骨牌的下一块。台湾不是越南,更不是阿富汗。一旦台湾有失,美国失去的将不仅仅是在印太地区的领袖地位,更是美利坚秩序在亚洲乃至全球的终结。

二〇二一年八月二十六日,美国独立智库“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公布最新民调显示,如果中国入侵台湾,有超过半数美国人贊成美军协防台湾;近七成受访者支持台湾独立。其中,贊成派遣美军防御台湾的共和党人高达百分之六十,民主党人为百分之五十。美国的盟国大都持相似立场。澳大利亚国防部长达顿(Peter Dutton)指出,台海局势紧张,若中国以武力犯台,澳大利亚将会与结盟七十年的美国共同进退。

台海若发生战争,美国的胜算比中国大得多。美国拥有遍布全球的正式同盟关系网络。仅在西太平洋地区,在印太战略框架下,就有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及印度组成的“四方安全对话”(Quad),及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组成的军事联盟AUKUS。美国更有一套以参与、开放、民主和人权为基础的基本价值,对世界各地的人——通常也包括不友好国家或甚至敌国的公民——构成极大吸引力。香港人在抗议活动中高举星条旗,对共产专制忍无可忍的古巴民众也在数十个城市举起星条旗。国际战略学者约翰·伊肯贝利(John G. Ikenberry)指出,以美国为中心的秩序是一种自由化的国际秩序,不同于两千年以中国为中心的亚洲旧秩序,“它不只是集合自由民主国家,而是互相协助的国际社会——一种提供会员经济和政治进步工具的全球政治俱乐部”。

美国最强大的不是军队和武器,而是价值观,美国的自由价值是世界和平的“压仓物”。《新共和国》一书的作者查理斯·克劳汉默指出:在美国,自由是一种上帝赋予的道德价值观,美国必须为自由而战。美国的最高主权是服务于某种价值观的权力。就国内言,美国人所坚持的价值观是不言自明的善。美国人走到国外,便传播它们。美军在二战结束时驻留在欧洲的部队,标志着自由的、自治的社会的界限。美国部队身后的每寸土地都属于自由民主,而苏联军队身后的土地的性质与之相反。在自由民主尚未全部实现的其他地方,美国促成的或支持的边界——朝鲜的三八线、台湾海峡和柬泰边界——区分了多一些和少一些的自由。当初,美国和苏联之间的冲突并非只是两大帝国主义之间的盲目斗争,而是一场“具有道德意义和目的”的斗争。如今,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冲突也是如此。

美国必须回到其建国根基之上,持守美国秩序和美国信念。这最后一战,如同《魔戒》和《冰与火之歌》中的场景,将在陆地、海洋和天空中展开,也将在书斋、头脑和心灵中展开。

中国自以为靠着极权控制获得高绩效,在抗疫竞争中遥遥领先。中国发布民主白皮书,自称民主国家,并嘲讽美国“自身民主劣迹斑斑,国内治理一团糟”。习近平之踌躇满志,宛如当年横扫欧洲的希特勒。中国的极权模式(或“中国式的民主”)真的能胜过美国的民主自由吗?

当年,在欧洲大陆一路势如破竹的纳粹的军队,最终被新发于硎的美军打败了。二战史专家史蒂芬·安布罗斯(Stephen E. Ambrose)如此对比诺曼底登陆之战中,美军和德军的表现:德军在战术上和战略上的错误都非常严重,但他们最大的错误是政治错误,他们受制于绝对服从希特勒一个人的极权体制。前线将领害怕率先行动,他们宁可等待和执行愚蠢的命令而陷入瘫痪,也不愿意承担责任。那些命令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与战场上的局势毫不吻合。

相反,美军从最高指挥官到前线的基层军官乃至每一个士兵,都活力四射、随机应变:“与十字军不同的是,他们不为征服任何领土,不为任何政治野心,只为确保希特勒无法破坏世界上的自由而战、为民主而战。……为民主而战的人,能够对危机作出迅速的决策与行动;为极权主义而战的人,做不到这一点。西方民主国家藉此戳穿了纳粹宣称的谎言:‘民主国家天生就没有效率,独裁国家天生就有效率’,可事实并非如此。”

正在步希特勒和纳粹德国后尘的习近平和中共政权,大概不相信这个结论。他们或许想亲自验证一下。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