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余杰:習近平真的以爲“風景這邊獨好”?

2024.03.01
評論 | 余杰:習近平真的以爲“風景這邊獨好”? 迷戀專制政治的習近平不可能放過對所有經濟領域的控制。因爲在其控制之外的經濟生活,本身就構成了對極權統治的巨大威脅。
路透社

2月RFA評論2-P258-001.jpg大心而無悔,國亂而自多

二零二四年二月八日,習近平在春節團拜會上發表講話,仍然是一副志得意滿、躊躇滿志的模樣。他說:“即將過去的兔年……放眼全球仍然是‘風景這邊獨好’。”

普天之下,認爲“風景這邊獨好”的,大概只有習近平一個人。在春節晚宴上,跟他同桌的其他六常委都與之保持相當的距離。他稱孤道寡、獨斷朝綱,確實是“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

然而,普通民衆的感受跟習近平迥異。有網民貼出一幅春聯,道出億萬中國股民的心聲,上聯是“千股跌停辭舊歲”,下聯是“萬衆套牢迎新春”,橫批是“蒙在股裏”。還有網民諷刺說:“股價大跌韭菜跳樓,房地產爛尾欠債過萬億,失業創新高,外資大舉撤離,創紀錄走線偷渡美國,富豪移民,韭菜失業睡大街,新年不可除夕,回鄉遭天譴暴風雪堵車,塞了五天回不了家,還真是‘風景這邊獨好’呢!”也有網民引用《韓非子》中的一段話:“大心而無悔,國亂而自多,不料境內之資而易其鄰敵者,可亡也。”翻譯成白話文就是:狂妄自大而不思悔改,國家混亂卻自吹自擂,不瞭解本國的真正實力卻輕視周邊敵國的,政權必然滅亡。

曾幾何時,中國經濟總量超越日本,僅次於美國而居世界第二。中共御用經濟學家們紛紛放話說,中國在未來十年內將超越美國成爲世界第一的經濟體。華爾街、硅谷、好萊塢、常春藤名校,紛紛向中國低眉順首、屈膝下跪。從零八奧運到G20峯會,更是萬國來朝、盛世雄風。所以,習近平纔有“東風壓倒西風”、取美國而代之的豪情壯志。

但是,千樹萬樹梨花開,繁花卻在一夜落盡。此前常常吹捧中國經濟如何強勁的英國《經濟學人》雜誌,這一次卻以被股價下跌線捆綁的習近平作爲封面圖片,標題更是銳利如刀——《誰在控制(中國股市)?》(「Who is in Control?」)。控制中國股市的,顯然不是被習近平當做替罪羊撤換的證監會主席易會滿,也不是習近平換上來的前中共上海市委副書記、被稱爲“股市屠夫”的吳清。控制中國股市的,是習近平本人,習近平只差就沒有親自兼任證監會主席了。他以爲自己可以撒豆成兵、呼風喚雨,中國股民卻跑到美國駐華使館的社交媒體上求救。

習近平在講話中聲稱“就業平穩”,但中國官方的統計部門卻屢屢調整失業率的統計方式,竭力將失業率降到最低,即便如此,還是無法遮羞。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研究員、經濟學家許成鋼指出,中國的失業率正在大幅度上升,尤其是年輕人的失業率,官方此前的報告已超過百分之二十。北京大學的經濟學家在調查報告中指出,失業率已超過百分之四十。以失業率、物流和進出口貿易等數據來推測中國二零二三年的經濟增長,絕對不會是官方公佈的百分之五,而只能和零差不多,最大的可能是在零與百分之一之間。

臺灣財經專家謝金河則指出:美中貿易戰,中國的房地產泡沫,供應鏈移動,中國老齡化的問題,將導致中國的經濟高速增長將成過去式。二零二三年,美國的科技七雄帶領世界奔馳,這七家公司市值加起來最高達十二點九三兆美元,中國把十家最有競爭力的公司加起來,市值還不到一兆美元,這是中美的差別。美國股市佔全球股市的接近一半左右,而中國股市在二零一六年市值佔全球百分之二十,現在掉到百分之十。這個比重也可以看出國力的消長!

“國師”朱鋒沒有說出的“風景這邊獨壞”的根本原因

習近平“風景這邊獨好”話音剛落,被譽爲“國師”級的國際關係學者朱鋒卻說出了“風景這邊獨壞”的真相。

現年六十歲的朱鋒,目前擔任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執行院長、南京大學中國南海協同創新研究中心執行主任、中聯部當代世界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等顯赫職務,被視爲“國師”之一。一月二十七日北京大學南京校友會舉辦迎新春聯歡活動,他就“中美經濟”爲題發表演講。他指出,中國去年經濟非常不好,原因就是美國對中國變臉——他說錯了,不是美國對中國變臉,而是中國先對美國變臉。

朱鋒坦言,中國與美國之間存在很大差距,美國在四大領域遠遠領先中國。第一,美國在全球的科技創新和高精尖的製造業,依然處於領先的第一陣營。中國處在第三個陣營。第二,美國的貨幣和金融霸主地位,美國是世界最大的經濟體,美元是世界最大的流通貨幣、儲備貨幣,全球的金融穩定離不開美元。美元在世界貨幣流通總量是百分之六十二點八,人民幣在世界貨幣流通總量僅爲百分之三點三。第三,美國在全球有四十七個鐵桿盟友,包括歐洲、日本等世界主要經濟體。而中國的盟友是伊朗、朝鮮、委內瑞拉、敘利亞等。第四,美國在世界上有強大的話語權,中國並沒有話語權。中美力量競爭,不是簡單的力量對比,更重要的還有國際影響力。

朱鋒所說的,只是一些卑之無甚高論的事實和真相,但在謊言瀰漫、自欺欺人的中國,簡直就是“大音希聲”。一夜之間,朱鋒的這些言論就在中國網絡上瘋傳,被人們捧爲金玉良言、時代良心。其實,朱鋒沒有說出的,或者不敢說出的,更重要的部分是:爲什麼如今中國的經濟及其他方面淪落到“風景這邊獨壞”的地步?中美之間的差距並沒有如願以償地縮小,反而讓人望穿秋水般地擴大。這當然不是習近平一個人的責任(儘管以個人而論,他要負最大的責任),而是中國一黨獨裁的專制體制的問題。

極權主義國家永遠不可能創造出健康、持續、充滿活力的經濟。這一點,經濟學大師米塞斯在一九二二年出版的《社會主義》一書中就做出了準確的預言。他指出:“在失去價格機制的情況下,中央計劃體制必然面臨的經濟效率低下、計劃機制失靈乃至徹底瓦解的整個過程。”他還指出:“不保護私有產權的國家從來沒有發展到某個文明的略高階段,這是個無可否認的事實。”、“沒有市場經濟的地方,哪怕是立意最佳的法律,也不過是僵化的文字而已。”、“沒有市場就沒有自由。 取消市場經濟,實際上取消了一切自由,只給個人留下了服從的權利。特權給某一集團帶來的短期利益,是以其他人的利益爲代價的。”這些論述,對今天中國的現狀可謂切中肯綮。 

餘茂春教授在一篇評論文章中指出,當代中國的主要問題,都是因爲製造毛澤東、鄧小平、習近平這種政治領袖的共產主義獨裁專制制度。共產黨對權力實行絕對壟斷所造成的制度劣勢,主要反映在三個方面:權力的傲慢、權力的腐敗和權力的愚蠢。習近平身上就兼有這三種特質。 餘茂春強調指出:“一個傲慢和腐敗的政權,不可能真正奉行科學治國,也不可能獲取正確和精明的政策建議和諮詢,因爲在這種制度下,最高領袖往往無所不知、無所不能,是天才,是戰略家,其最高指示絕對不能妄議,稍有異議,一定是重刑或人間蒸發。從毛澤東到鄧小平到習近平,中共這種制度性地製造和延續愚昧和無知的機制毫無改變,最近幾年甚至還有變本加厲的趨勢。因此,明明是十分荒唐愚昧的政策措施,往往被吹捧爲精明之作、國之瑰寶。”共產獨裁專制制度必然產生習近平這樣的領袖,而習近平這樣的領袖必然強化此種制度。迷戀專制政治的習近平不可能放過對所有經濟領域的控制。因爲在其控制之外的經濟生活,本身就構成了對極權統治的巨大威脅。這就是中國“風景這邊獨壞”的根本原因。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