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余杰:习近平能用“长牙带刺”的警察振兴经济吗?

2024.03.04
评论 | 余杰:习近平能用“长牙带刺”的警察振兴经济吗? 图为深圳证交所行情;早在二零一五年的“六一五”股灾中,习近平就将股灾视为“经济政变”,命令公安系统出马拯救股市。
路透社

2月RFA评论2-P258-001.jpg习近平治国理政的秘诀:公安救股市,国安抓经济

二零二三年十二月十五日,中国国安部在官方微信账号上发表题为《国家安全机关坚决筑牢经济安全屏障》的文章。这已经是国安部三度发声要介入经济领域。文章开宗明义指出:“经济安全是国家安全的基础”、“经济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经济领域日益成为大国竞争重要战场”,突出国安部门抓经济的正当性、重要性、紧迫性。

国安部表示,其他国家(虽然没有点名,但谁都知道是在说美国)将金融作为地缘政治游戏的武器——这是“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思维的延伸。该文杀气腾腾地写道:国家安全机关将坚定履行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职责使命,加强对经济领域国家安全问题的前瞻性思考、全局性谋划、战略性布局,打好维护经济安全的“组合拳”。国家安全部自称“金融安全的坚定守护者”,跟六四镇压之后以杨尚昆、杨白冰为代表的军方声称要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如出一辙。两则的差别是,当年军方是“功高震主”,所以杨氏兄弟被江泽民告密、被邓小平拿下;如今,国安系统是“奉旨亮拳”,是习近平的武器库中最后的杀手锏。

早在二零一五年的“六一五”股灾中,习近平就将股灾视为“经济政变”,命令公安系统出马拯救股市。当时,刚刚出任公安部副部长十三天的孟庆丰,于七月九日带队赴证监会,会同证监会排查“近期恶意卖空股票与股指期货的线索”。当天晚些时候,证监会、公安部执法人员已进场对前一天涉嫌“恶意做空”大盘蓝筹的十余家机构和个人开展核查取证工作。之后,更抓捕了萧建华等前朝大佬的“白手套”。 

当时,有不少明智的网民意识到,习近平的做法无异于抱薪救火、治标不治本。人们评论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可以用刀把子和枪杆子来解决,其他部门都可以关门了。”、“提钱救巿无效,只能提枪救巿。”、“公安部救市,是特色社会主义的现象。”、“什么证监会,什么银监会,什么银行,什么国资委,什么救市方案,什么救市计划,全没用,他们都救不了股市,唯一能救股市的是公安部门。今天上午一发布公安部副部长带人到证监会,这不,股市立即红起来,还是大红。 股民朋友们,记住这一天,让今天载入史册:公安部成功救市。”经济学家茅于轼也指出,无论中国股票市场是涨是跌,政府都不应该出面干预,“原则上来说,政府管股市就管欺诈、信息披露不充分或者是关联交易,内部沟通这种事情。股票的上升下跌是市场行为,政府无权干预”。 

这一次的股灾比上一次的还要严重,习近平意识到,单单靠公安已无法力挽狂澜,必须要让国安出场。国安部声称他们有“组合拳”,习近平对他们则有更高要求。二零二四年一月十六日,中共中央党校举办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推动金融高质量发展专题研讨班,在开班式上,习近平发表讲话,要求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要求金融监管要“有棱有角”、“长牙带刺”。

与毛泽东一样,习近平喜欢使用来自民间的、粗鄙的、生动形象、朗朗上口的语言,一方面显示自己“接地气”,一方面故意羞辱知识阶层和文明世界。毛泽东很喜欢用屎尿屁来做比喻,也喜欢在和平时代使用战争术语,乃至豪言壮语说,中国死一半的人都不怕。习近平则屡屡使用“刀把子”这类词语,这一次的“长牙带刺”更是要让国安部门磨刀霍霍、招招见血。

对习近平来说,所有的经济问题都是政治问题和政权问题

二零二四年一月三日,中共政治局常委蔡奇在全国宣传部长会议上要求持续加强舆论引导,“唱响中国经济光明论”。

一月十九日,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国全国政协主席王沪宁在政协的讲话中,也要求政协委员把握好“经济运行规律”和“舆论传播规律”,宣传阐释好中共中央的经济政策,“唱响中国经济光明论”。王沪宁排名在蔡奇之前,却对蔡奇亦步亦趋。

同一天,蔡奇主持中共省部级干部金融研讨班结业式并发表总结讲话——习近平开场,蔡奇收场,一首一尾,相映成趣,显示蔡奇深受习近平的信任。蔡奇有酷吏之名,在任北京市委书记时,号令强力部门驱逐“低端人口”,一边用手敲打桌面,一边激动地说,“到了基层就是要真刀真枪、就是要刺刀见红、就是要敢硬碰硬、就是要解决问题”。他驱逐“低端人口”时刺刀见红,主导意识形态和经济事务同样要刺刀见红。

原本该主抓经济工作的国务院总理李强却未在这次会议中现身,耐人寻味。同时,出席此次会议的,还有原本跟经济领域不相干的一些公检法头子:政法委书记陈文清、中纪委副书记兼监察部长刘金国,以及公安部长王小洪。可见,习近平依赖“刀把子”抓经济已成定局。

此前,中共严厉查禁和打击政治异议,对财经领域的评论尚能吞舟是漏,也就是说,政治改革不能谈,但经济改革勉强可以谈;如今,政治异议几乎消灭殆尽,财经领域的一些不同声音就成为清理对象——唱衰经济,就是国安威胁,对内要除“建构认知陷阱的内奸”,对外要抓“唱衰中国经济的外国间谍”。只有深陷恐惧之中的人,才会对批评意见做出过度反应。杯弓蛇影的习近平,对中共政权的安全没有信心,对自身的安全也没有信心,所以他才会四面出击、八方为敌,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于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商业分析师在社交媒体消失。比如,被新浪财经评为二零二三年度“最具影响力十大经济学家”之一的刘纪鹏,在一次演讲中指出,“中国的资本市场已有33年历史,但这是一个财富分配不公平、缺少正义的市场”、“A股长期在3000点左右徘徊,核心原因是由于我们的制度出了问题,需要我们在证券监管制度上新的改革”、“现在不是炒股的好时候”。 话音刚落,他的抖音、微博、头条账号等多个平台的账户全部被关。十二月二十四日,刘纪鹏在微信朋友圈发布声明,称他从十二月七日起,已不再担任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职务。 如今,像刘纪鹏这样被视为体制内“温和的批评者”,也被剥夺发言的空间。 

英国经济学家亚当·斯密指出,操纵经济运行的是“看不见的手”,也就是市场机能。当每个参与经济的角色皆追求极大化自利,市场机能或价格机能充分运作下,自然而然能让市场在无形间从不均衡的状态往均衡调整。然而,习近平偏偏要取而代之,要用他的手来掌控经济。你可以说习近平愚昧或狂妄,但习近平自有他的行为逻辑。

经济学者许成钢分析说,中共关心并不是经济,而是“政权”,所以在具体行事上会优先考虑对政权的影响。习近平有很强的愿望,想要越来越收权,他本人意愿强,但这是却是他“低能”的表现。习近平有三个误区——误以为自己力量够大,误以为国有资产能控制大局,误以为能控制全球。他既打击外资,也打击民营企业,不顾民营经济贡献了百分之五十以上的税收、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企业数量。他当然知道民营企业对经济的重要性,也知道香港的自由市场经济制度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性,但他仍然要对民营企业出手、仍然要对香港出手,不惜让中国经济陷入困境。因为他认为,只有这样做,中共政权才能安全,他自己才能安全,这在逻辑上是自洽的。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