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余杰:火箭軍模範女戰士泄露國家機密 將習近平放在炭火上烤

2024.04.19
評論|余杰:火箭軍模範女戰士泄露國家機密  將習近平放在炭火上烤 火箭軍宣傳部門想到利用社交媒體發佈短片的方式,爲自己洗白,在民衆中重建聲譽。他們特別挑選美女士兵在小紅書、bilibili等社交媒體出鏡。
路透社

2024-03-08t051146z_1070607835_rc2dh6aargaf_rtrmadp_3_china-parliament.jpg殺人家族閃亮登場,瞬間就銷聲匿跡

解放軍火箭軍是中國陸、海、空三軍之外的第四軍種,原稱第二炮兵部隊,習近平在二零一五年的軍改中將其改爲火箭軍。火箭軍負責解放軍的常規、戰略飛彈等裝備,包含陸基核威懾力量,聲稱對美國最具挑戰和威懾實力,也是武統臺灣時發動第一波飽和攻擊的先鋒。

然而,該軍種竟是解放軍中腐敗最嚴重的軍種。火箭軍被撤職、被整肅的將領,除了曾領導火箭軍的前國防部長魏鳳和失蹤多時,還包括兩任火箭軍司令周亞寧上將、李玉超上將,副司令張振中中將、李傳廣中將和劉光斌中將,以及火箭軍裝備部部長呂宏少將。已退役三年的前副司令吳國華亦傳病逝,訃告在其去世後二十一天才發出,又悄然撤下,可見其死得蹊蹺。受火箭軍案牽連落馬的軍工企業負責人還有:兵器工業集團董事長劉石泉、航天科技集團董事長吳燕生、航天科工集團副總經理王長青等人。

習近平整肅火箭軍,或許是因爲他從美軍將領的公開言論中知道火箭軍不堪一擊的真相:美軍印太司令阿奎利諾上將曾警告,中方如發動戰爭,美軍可在二十四小時內給解放軍帶來毀滅性打擊,美軍可攻擊解放軍逾一千個目標,讓中方看到什麼是“人間煉獄”,因爲美方掌握中共火箭軍的所有部署配置狀況。習近平以爲火箭軍砥兵礪伍、鼓角齊鳴,殊不知竟是銀樣蠟槍頭,中看不中用,遂惡向膽邊生,對其“一鍋端”。

深受重創的火箭軍一蹶不振。如何重振聲威呢?在新媒體時代,僵化如標本的《解放軍報》等傳統官媒早已無人閱讀。火箭軍宣傳部門想到利用社交媒體發佈短片的方式,爲自己洗白,在民衆中重建聲譽。他們特別挑選美女士兵在小紅書、bilibili等社交媒體出鏡,從個人和家庭的故事娓娓道來。這位年輕貌美的模範女戰士,滿心欣喜拿起一枚金光閃閃的勳章,向軍方記者展示:這是其父一九八九年作爲戒嚴部隊,入城鎮壓北京學運而獲的“首都衛士紀念章”。她滔滔不絕地說:“我父親是一名退伍軍人,這枚首都衞士紀念章,是他在天安門執勤時獲得的,小時候就喜歡戴自己身上。”她以此宣揚,她是”女承父業”,上演了當代“花木蘭”的大戲。 

沒有想到,這段宣傳影片弄巧成拙。看到這段影片,民衆的八九六四記憶再次被觸動和喚醒。 網友們紛紛表示,“拿着罪惡勳章的罪惡家庭,殘害同胞還炫耀,這就是解放軍”、“原來六四後不但唱歌慶祝,還頒發了勳章”、“什麼首都衛士?我看根本是屠夫紀念章”、“得多壞才能以此爲榮?”、“劊子手的女兒,雙手沾滿無辜的人血還沾沾自喜,可惡!”這位女兵及火箭軍的宣傳人員,缺乏起碼的政治敏感度,哪壺不開提哪壺,想要向習近平效忠,卻將習近平放在炭火上烤。面對民間的質疑和譴責,軍方這才知道馬屁拍到馬腿上,趕緊將影片下架,卻已來不及了,很多海外網站早已轉發。

六四屠殺之後相當長一段時間,民衆對屠殺平民的軍人非常反感。二十七軍回到駐地石家莊後受到極大壓力,軍隊幹部的家屬在地方受到單位同事指責,子女上學受到同學圍攻,菜店拒絕賣菜,糧店拒絕賣糧。軍黨委致信河北省委、省政府,請求他們秉告鄉親父老:“二十七軍這次沒有向首都人民開一槍。”並說二十七軍是替三十八軍背黑鍋。三十八軍一怒之下狀告中央軍委,誰知軍委態度模糊,稱“開槍不一定不對,不開槍也不一定對,以後這件事不要再提了。”一九九○年初,總政治部擬在“平暴”一週年廣泛宣傳軍隊的功勳,當時主管宣傳工作的李瑞環予以否定。 總政主任楊白冰質問爲何,李說是鄧的意見。曾被授予“首都衛士”的軍人復員轉業前,紛紛要求從檔案中拿掉“平暴業績”,擔心到地方工作受歧視,更不願子孫後代背歷史黑鍋。

“首都衛士勳章”不是保命符,而是催命符

三十五年後,“首都衛士勳章”居然以一種戲劇化的方式重新亮相,又再度消失。解放軍屠戮婦孺的光榮事蹟,不會永遠被掩埋在歷史的黑幕之中。

一九八九年七月二十八日,黨媒《人民日報》頭版刊登了長篇報道《鄧小平爲首都戒嚴部隊題詞,軍委和總政決定爲官兵頒發“首都衛士紀念章”,同時頒發紀念冊並編輯出版<共和國衛士>一書》。報道中寫道:“總政治部負責同志指出,鄧小平主席的題詞和軍委的決定,體現了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和中央軍委對戒嚴部隊廣大官兵的深切關懷和厚愛,是對戒嚴部隊制止動亂、平息反革命暴亂歷史功勳的高度評價和獎賞,也寄託着對全軍部隊的殷切期望,將極大地鼓舞和激勵全軍將士珍惜黨和人民給予的崇高榮譽,發揚我軍的優良傳統,深入貫徹黨的十三屆四中全會精神,加強我軍的全面建設,爲祖國爲人民作出新的貢獻!”

報道詳細描述說:“首都衛士紀念章”爲銅質鍍金,分爲主章和略章。主章上面的橫牌上鐫刻着鄧小平同志題寫的“首都衛士”字樣,主章中心由五星和天安門圖案組成,象徵着共和國和首都北京,四周環繞的桂樹葉象徵着勝利,下沿的飄帶和衝鋒槍圖案上刻着的“1989.6.”字樣,象徵首都戒嚴部隊爲制止動亂、平息首都發生的反革命暴亂進行堅決鬥爭的最難忘的一段日子、以及爲此作出的重大貢獻。略章由五星、天安門和陸、海、空三軍的紅、黑、藍綵帶組成。

“首都衛士紀念冊”爲精裝二十五開本。封面印有鄧小平題詞,冊中收入了鄧小平在接見首都戒嚴部隊軍以上幹部時的講話摘錄:“我講考試合格,就是指軍隊仍然是人民子弟兵,這個性質合格。這個軍隊還是我們的老紅軍的傳統。這次過的是真正的政治關、生死關,不容易呀!這表明,人民子分兵真正是黨和國家的鋼鐵長城。這表明,不管我們受到多麼大的損失,不管如何更新換代,我們這個軍隊永遠是黨領導下的軍隊,永遠是國家的捍衛者,永遠是社會主義的捍衛者,永遠是人民的捍衛者,是最可愛的人!”

然而,鄧小平與歷代暴君一樣,都是“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隨着當局對天安門事件的定義由“反革命暴亂”變爲“風波”,“首都衛士”也個個銷聲匿跡。殺人的士兵,很多是貧苦農家子弟出身,殺人之後的勳章,並沒有讓他們擺脫“低端人口”身份。不久前,微信上瘋傳一則鳴冤的信息:“我叫王秀娟,是伊春市烏翠區景盛小區居民,我實名舉報伊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柳金濤支隊長的違法行爲,他包庇、縱容其直屬一大隊總隊長何鵬等九名交警、輔警,在查車過程中,對駕駛摩托車的我丈夫劉豐春瘋狂追趕、圍追堵截,導致我丈夫駕車失控摔倒昏迷。這些交警沒有及時叫救護車搶救,延誤搶救時間長達半小時。最後我丈夫在醫院搶救無效死亡。事發後,不查明真相,不對責任交警、輔警給予處理,不追究刑事、行政責任,不對死者家屬撫卹、賠償,任違法交警逍遙法外。現請求領導依法追究伊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柳金濤支隊長的領導責任及其下屬幹警的法律責任,給我們合理賠償,給我們一家人一個公平、公正的說法。”這則文字下,還貼出劉豐春的士兵證、平息暴亂紀念章、首都衛士紀念章及紀念冊等。

那位火箭軍英姿颯爽的“花木蘭”,如果事先看過這則信息,就不會以爲“首都衛士”是多麼輝煌的榮譽,它甚至連保命符都算不上,社會主義的鐵拳對“最可愛的人”照樣毫不手軟。這一次,“花木蘭”表演過頭,不但升官無望,恐怕將永遠被打入冷宮,再也無法翻身了。

(本文僅代表特約評論員之觀點立場)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