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余杰:是西方污名化中国,还是中国污名化西方?

2021-05-01
Share
评论 | 余杰:是西方污名化中国,还是中国污名化西方? 自称“战狼画手”的中国CG画师@乌合麒麟 ,通过微博发布了最新作品“BCI”——《Blood Cotton Initiative》 (血棉计划)。
(Public Domain)

二十年来,中国从“入世”到“灭世”之路

新疆棉的激辩,是由中国主动挑起的。几家西方服装品牌不再采用新疆棉的公告,是在几个月前低调做出的,当时没有几个中国人注意到。而中国发起的反击,从咬牙切齿的外交部发言人到应者云集的中港台明星,从杀气腾腾的共青团公众号到被催眠的普通网民,无不同仇敌忾、一致对外,俨然就是一场精心策划的立体战。

除了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记者会上秀出一张当年美国黑奴在棉花田中劳作的照片,中国知名CG画师@乌合麒麟也发表了一张名为《血棉计划》的画作。中国的前卫艺术家多数对中国政治持批判态度,而这一位“乌合麒麟”果然人如其名。

路透社特别报道了“乌合麒麟”的这件画作,画作描绘了一群用白色尖帽蒙脸的记者和警察,在棉花地围着一个稻草人采访,他们身后是正在辛苦采棉的黑奴们。记者和摄影师都有BBC的标志,均头戴白色尖头罩,只露出眼睛,与三K党的外貌无异。他们询问一名稻草人小姐,是否受到不公平对待?对方自然无法回答,但一旁的标语写着“我曾遭受性侵犯和虐待” 。在后面支撑稻草人并且穿着警察制服的人,其姿态宛如跪压黑人男子弗洛伊德的美国白人警察——这一事件引发了有中共在背后煽风点火及安提法参与的“黑命贵”运动。

这幅受到中共官方大力褒扬的作品,比华春莹简单秀出一张历史照片更具现实性与时代性。这幅作品似乎刺中美国的心脏,比文革时火爆的反美宣传画更有震撼力,立即在网上引发数十万人点击和讨论。这幅作品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它显示中国价值与普世价值发生矛盾时,中国已然是转守为攻。

台湾评论人周奕成在脸书上撰文分析说,一九八九年之后,中国为了加入世界贸易体系,在人权问题上采取的态度是“抱歉我做不到”。三十年来,中国从“抱歉我做不到”变成“那一套我不需要”,再到“你们没有比较好”,最终变成现在的“中国教你怎么做”。这是四个阶段的演变。其关键转折点是二零一九年年末以来,源于中国、引爆全球的武汉肺炎疫情,它对西方民主国家的打击不仅是经济,而是民主制度与思想的根本价值遭受严厉挑战。

一九八九年,江泽民在上海与游行示威的学生辩论时,用英文背诵美国《独立宣言》;后来,他访美时,刻意熟练地引用圣经经文和美国国父们的名言。这些言行表明,当时中共至少认为,不妨将西方价值拿来当做遮羞布。然而,到了今天,中国断然将《独立宣言》和圣经踩在脚下。如周奕成所说:“二零二零年代的中国充满自信,不再接受西方的规训,决心翻转这个体系,三十年的承平时期就结束了。”

习近平在外交领域的代言人杨洁篪,在阿拉斯加的冰天雪地中超时发言达十七分钟,凭一句“中国人不吃这一套”一夜爆红。中文向来是“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天朝权力集团说“不吃这一套”的“这一套”,究竟是哪“一套”呢?杨洁篪在会上,并没有给出明确的定义。

不过,此次新疆血棉事件有效地厘清了这个概念。用台湾评论人曾昭明的话来说就是:天朝权力集团所拒绝的“套餐”,就是依循“国际人权体系”衍生出来的“现代国际关系的基本道德文法”。人们当下看到的“支持新疆棉”天朝主义话语攻势,严格地说,已经是“第二次太平洋战争”的序幕。这场战争,就是二十世纪日本皇国法西斯衷心期待却未能完成的“那场战争”——古老的“东方王道帝国”,以“超克现代、振兴王道”为志向,“终结西方文明的文明帝国战争”。中共就是当年日本法西斯军部的接班人。

在同一个历史时刻,美国发生了什么,中国又发生了什么?
1
中国迈出了第一步——拿回长期被西方垄断的话语权,对西方实施“反向污名化”。在中国的文宣材料、尤其是日前发布的那份《美国人权报告》中,中国严厉谴责美国奴役黑奴的暗黑历史,以及美国社会现存的种族歧视。其潜台词是:我们在新疆对维吾尔人所做的一切,你们当年对黑人也做过,所以你们没有资格批评我们。然而,中国却竭力回避这一事实:在过去相同的历史时刻,美国与中国的表现早已大不相同。

十九世纪六零年代,美国爆发南北战争,其引爆点是黑奴和棉花问题——北方强烈主张废除奴隶制,解放黑奴,而且北方经过工业革命后,棉纺业兴起,迫切需要南方生产的棉花;与之对立,南方希望维持奴隶制,因为奴隶制才能支撑南方的种植园经济,而且南方的棉花宁愿外销英国也不愿供应给北方。这场战争是美国建国至今阵亡将士最多的战争,战死者高达六十二万人。这个数字,比美军在一战、二战和韩战中牺牲的人数全部加起来还要多。不过,内战的结果是北方取胜,林肯总统发表《解放黑奴宣言》,奴隶制从此在美国成为历史。

与此同时,中国爆发了太平天国叛乱。美国学者梅尔清在《躁动的亡魂》中指出,太平天国战乱导致三千万人丧生,死亡人数远大于美国内战。更可怕的是,在战争中,死者的尸体对绝望之人来说意味着食物,而作为食物的尸体则成了一种骇人听闻的流通商品。在两江总督曾国藩的奏折中,描述了地方社会绝望的状态并提及吃人行为。曾国藩更在日记中,提及安徽南部人肉售价的抬升。人肉是最不适合人吃的东西,但它的售价却正在上涨,这表明儒家伦理和社会秩序已全部崩解。

据苏南的一名地主兼小商人柯吾迟记载,一名父亲吃掉了还活着的女儿而活下来:父女二人垂毙,父亲说:“我希望割你的屁股上的肉吃。”女儿说:“等我气绝之后,任凭你吃。”父亲又说:“如果那样,你还没有死,我倒先死了。”于是,父亲在女儿还没有死去时,就活生生地割了女儿的肉吃。

这些史料,中国为何不大肆宣扬呢?既能彰显中国的辉煌文明,又能显示中国人的求生勇气,还能让西方人恐惧战兢,在中国面前不战而降——谁能打败食人族呢?

另一个值得对比的时期是二十世纪五零、六零年代。那时,美国勃然兴起民权运动,经过民间持之以恒的抗争和政府自身的纠错,种族隔离制度在法律上被取消,美国离马丁·路德·金恩的“我有一个梦想”大大迈进了一步。

而与此同时,中国却在风调雨顺的年份里,发生了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大饥荒,非正常死亡人口高达四千万至六千万,既远远高于纳粹犹太大屠杀六百万的数字,也超过太平天国战乱的死亡人数。在这场完全是由中共极权暴政导致的人道主义灾难中,广袤的农村变成另类集中营,农民不准外出逃荒,只能在家等死。据口述史记录者伊娃在其关于大饥荒的三部曲中记载,在大饥荒中普遍出现人吃人现象。她仅在甘肃的几个县,就访问到数百名亲眼目睹吃人惨景,乃至亲自吃过人肉的幸存者。在此意义上,毛泽东及中共政权的邪恶一点不亚于纳粹。但迄今为止,这些真相大都被掩盖,始作俑者也未被送上国际法庭审判。

习近平、杨洁篪、王毅、华春莹、胡锡进们,中国官方媒体的御用文人、网红和明星们,在向西方文明和普世价值发起远征之前,先读读中国每一页都写满“吃人”两个字的历史书吧。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