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余杰:断子绝孙是中国年轻人最后的反抗

2022.06.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评论 | 余杰:断子绝孙是中国年轻人最后的反抗 资料图片:戴着口罩的居民在故宫外经过一面中国国旗。
美联社图片

谁也不能阻止中国人杀死自己的精子和卵子

五月十一日,上海一名身穿印有“警察”字样白色防护服的“白卫军”,要拉一名青年男子去方舱隔离,遭到拒绝,恶狠狠地威胁说:“如果你拒绝被转运,将会受到治安处罚。处罚以后,要影响你的三代!”这位市民回说:“这是我们最后一代,谢谢!”

“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摘录了部分中国网民转瞬即逝的评论:

“‘我们是最后一代,谢谢!’这句极富悲剧意味的话,表达的是一种最深刻的绝望。说话的人宣布了一个生物学意义的决定:我们不会繁衍后代。这个决定的背后,是一个心理学和存在论意义上的判断:我们被剥夺了值得向往的未来。可以说,这句话是一位年轻人对他所处的时代,可能做出的最强烈的控诉。他说话时的口气是平静自然的,但正因为说得平静自然,才让人听得惊心动魄。”

“上联:这个世界不要俺了;下联:这是我们最后一代”

“过去常听人说,中国人是最爱生小孩的,就算是计划生育也挡不住,拼了命罚着款也要生孩子。如今一句‘这是我们最后一代’却激发了全网的共鸣。任何鼓励生育的政策,都不如你们自己加速来得直接。”

“这句话,无意间随口说出的对白,可能是包括过去几年、甚至是未来很多年里,最能记录这个伟大时代的史诗级对白。”

“民是最后一代,奈何以三代惧之?”

“就在不久之前,他们还在打击教培、限制游戏,想尽办法要让人生孩子。这些尚未见成效,一轮轮残酷的封城就将一切打回原形。‘我们将是最后一代’的呼声惊心动魄,也引起了许多共鸣。‘如果孩子生出来只是被他们奴役,如果我们的孩子也必须忍受我们所经历的一切’,一位朋友写道,‘那我们一起绝育吧’。”

“你的统治到我结束,你给的苦难到我为止。”

“‘我们是最后一代’,这也是我的宣言。您自个儿万寿无疆去吧。”

“不把小孩带到这个国家、这片土地,是我能做的最大的功德。”

“想起曾经看到过,哪吒自刎是一种精神弑父。‘我们这是最后一代’也是一种同样的报复,无法开口的人用肉身作筹码向权力刺出一把剑。……命如蝼蚁的下位者也可以作出这样最后的反抗,如同纵身跃入一片大海般义无反顾。”

其实,古代的中国人更有血性,他们忍无可忍时会揭竿为旗、斩木为兵。《书·汤誓》载:“有众率怠,弗协,曰:‘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孔传:“众下相率为怠情,不与上和合,比桀于日,曰:‘是日何时丧,我与汝俱亡!’欲杀身以丧桀。”翻译成白话文就是,夏朝时,夏桀以天上的太阳自居,认为自己惠泽天下。百姓诅咒说:即使你是天上的太阳,我们宁愿与你同归于尽!明末清初,张岱在《石匮书后集·流寇死战诸臣列传·总论》中引用此典故:“城市村落,搜括无遗。遂使江东父老有时日曷丧之悲。”明朝灭亡,不是因为明朝军队被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或满人的八旗军打败,而是暴政自取灭亡、自我解体。

今天的中国人,似乎没有勇气像罗马尼亚人那样推翻齐奥塞斯库,也没有勇气像利比亚人那样推翻卡扎菲。所以,中国的齐奥塞斯库和卡扎菲费在台上不可一世、耀武扬威、残民以逞。中国人没有能力杀死独裁者,就只能杀死自己的精子和卵子,或不让卵子与精子相遇。这种办法,能结束这个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帝国吗?

今生不做中国人,做冰岛人?

前两年,中国年轻人的网络流行语是“内卷”和“躺平”。如今,躺平终于发展到最高境界:断子绝孙。有年轻女子将“我们是最后一代”写在白衣上招摇过市,“断子绝孙”不再是他人的诅咒,而是一种自我标榜。人的觉醒很不容易,迟到的觉醒亦不再是觉醒。醒来迟了,已然发现身在地狱。

这就是岁月静好的代价。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中,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三勇士污染毛泽东像时,就写下“五千年专制到此可以告一段落”和“个人崇拜从今可以休矣”的标语。如果中共政权比苏联和东欧共产党政权更早垮台,今天中国年轻一代就不必断子绝孙了。但是,那时的大多数人无法理解三勇士的行为和思想,就连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也都满足于公车上书,一群学运领袖居然通过投票表决,将三勇士扭送公安局。邓小平还未出兵镇压,他们就先跪下了。这场运动,刚刚开始就失败了,甚至邓小平不必杀人就能完胜,只是邓小平的本性既怯懦又凶残,他非杀人不可。

几年前,我写了一本名为《今生不做中国人》的书,是移民挪威的香港作家钟祖康的《来生不做中国人》一书的升级版。这本书在台湾出版后,根本没有机会读到它的国人不知从哪里听到一丝风声,居然个个义愤填膺,就连我的初中班主任都愤怒地在微信圈上辱骂我,说我数典忘祖,说我众叛亲离,哀叹怎么教育出这么一个坏学生来。其实,她的儿子早已是美国公民,还当过华为美国分公司的高级工程师,她的三个孙子也都是在美国出生的美国公民。中国人最擅长这种义和团式的爱国,似乎个个都拥有金刚不坏之身,但枪声响起之际,人人都抱头鼠窜。

谁也没有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那些刚刚觉得被《今生不做中国》的书名冒犯的中国人,如今全都迷上了“润学”,争先恐后地实践“今生不做中国人”——所谓“润学”源自英文“run”(逃跑)之谐音,意即研究逃离中国、移民他国的方法与消息。小说家张爱玲被誉为“润学天后”、“润学女神”,被很多上海市民像妈祖一样拜——希望张爱玲的在天之灵能保佑他们逃出地狱般的中国。

当冰岛驻华大使馆发布一则宣传该国取消入境限制、欢迎外国游客前往观光的微博之后,一下子如潮水般涌入成百上千的中国人,表达他们浓浓的“思乡”之情——“什么时候接我回家?”、“我不会停止爱国,我永远爱我的国家,这是我坚定不移的信仰,哪怕国家真的不要我,我被打落到国际上流浪,我也是冰岛人”、“乡愁是一张小小的机票,送我回冰岛”、“我素未谋面的故乡冰岛” 。看来,连冰岛这个冰天雪地的遥远国度都成为中国人梦想中的祖国,他们不都是倡议“今生不做中国人”的我的徒子徒孙吗?

走不掉的人,还得好死不如赖活着,但这个恶毒的诅咒和循环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中国人总算找到了代价最小的消灭中国人的方式,既然不能让中国没有共产党,干脆让世界没有中国,没有中国的世界一定更美好。署名谢健健的网友写下一首名为《致我不再出生的孩子》的诗:“孩子,爸爸决定不要你了/你还没有出生,就已被遗弃/这是我的错,也是环境的/说到底,还是我的错/爸爸太软弱,当了半辈子良民/年年岁岁,被生活抽打成了陀螺/疲倦地盘旋在原地,眼看着/远方那个叫梦想的雪人融化/你要是个男孩,我怕你被世界阉割/在房价、工作、权力的阴影下驯化/你要是个女孩,我怕你被逼良为娼/怕你被一条毒蛇般的铁链,捆住了一生/国是他们二代的国/家也不是我们自己的家/爸爸没有能力让你成为二代/爸爸想作最后一代人。”就诗歌技巧或艺术而言,诗不是好诗,却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中国人梦想幻灭的整个过程。短短十年间,习近平的中国梦就成了烟花的灰烬,白茫茫的大地上,只剩下刺鼻的硝烟味道。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