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余杰:舉辦漢服畢業典禮遠遠不夠,還應當廢除大學

2022.08.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余杰:舉辦漢服畢業典禮遠遠不夠,還應當廢除大學 “高校千人漢服畢業典禮”
視頻截圖

復古的時代,就是專制肆虐的時代

一則名爲“高校千人漢服畢業典禮”的視頻走紅中國網絡:包括校長在內的一千多名師生身着漢服,伴隨着漢樂,全體畢業研究生們頭戴漢式學子帽,全體起立,對父母、師長與學校行三拜禮。隨後,宣讀畢業誓詞,再行“正冠禮”。最後,全體畢業生共同高唱《大風歌》,通過學位門。

《北京青年報》報道,舉辦漢服畢業典禮的是江蘇師範大學,本行是數學的周汝光校長等致辭時用的是文言文。校長手捧竹簡誦讀:“光陰三載,敦品勵學,今仁智雙達,學有所成,君當去母校而赴國之四方。”隨後,教師代表、馬克思主義學院印少雲教授發言,寄語同學們“學海本無涯,終身須勉之”、“工作雖勤苦,仍需砥礪行”、“世間多波瀾,毋忘少年志”。

中國網絡上一片讚譽的漢服畢業典禮,在我看來卻是沐猴而冠、陰風慘慘,彷彿是一羣從秦始皇地宮中走出來的兵馬俑,又像是一堆被人牽線玩耍的木偶。如果仔細研讀沈從文寫的《中國服飾史》,就會發現這些所謂的“漢服”是不倫不類的冒牌貨。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種復古思潮蠱惑了中國年輕一代的心靈,本該朝氣蓬勃的年輕人未老先衰、老氣橫秋,畢業後大都當老師,再由他們將復古思想傳遞給更年輕一代,這個國家還有未來嗎?

中國的歷史源遠流長,但若真的研究過中國歷史的來龍去脈,就會知道一個常識:凡是復古的時代,就是專制肆虐的時代。王莽改制就是復古,天下大亂,身死國滅。袁世凱祭孔也是如此——袁世凱尊孔、祭孔的步調,與他稱帝的步驟同步。

一九一三年六月二十二日,中華民國總統袁世凱發佈《尊孔令》;九月二十日,又下令“尊崇倫常”,提倡“禮教”。在袁世凱看來,中國之所以貧窮衰敗,並非皇權專制政治的腐敗無能,也不在於經濟技術的停滯落後,而在於人們唾棄傳統倫理道德,追求民主、自由、平等。他認爲,中國的未來“不在國勢,而在民心”,“國家強弱存亡所繫,惟此禮義廉恥之防”。

一九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袁世凱頒發《祭孔令》,並進行中華民國首次“官祭孔子”活動。袁世凱於早晨六點半抵達北京孔廟,換上繡有四團花的十二章大禮服,下圍有褶紫緞裙,頭戴平天冠,由侍儀官朱啓鈐、周自齊及侍從武官前導行禮,三跪九叩。他在文告中說,國民把國家“託付”給他,他要“改良社會”,“以忠孝節義四者爲中華民族之特性,爲立國之精神”,並傳諭內務部和教育部,把告令懸掛於各學校的講堂,刊印於各課本的封面,令學生天天看着,“以資警惕”,“務期家喻戶曉,俾人人激發其天良”。據記者報導,袁“跪拜從容,自始至終,絕無稍倦”。

此後,袁世凱稱帝,所進行的祭天儀式,完全是古代王朝更替的現代再版。他爲了表示踐履帝祚的合法性而苦心經營、擺出接受“禪讓”的姿態,源於《書經》中的堯舜傳說。他加封孔子第七十六代孫“聖衍公”孔令貽爲“郡王”。正是“儒教中國”的思想土壤,讓袁世凱走上了回頭路。他本來離美國國父之一的華盛頓只有一步之遙,但一步走錯,身敗名裂。之所以出現這個錯誤,固然因爲袁世凱本人有當皇帝的野心,更是袁世凱受制於中國的民情秩序:他生活在中國皇權專制的文化醬缸之中,根本不知道美洲新大陸清新剛健的清教秩序爲何物。袁世凱稱帝和張勛復辟都失敗了,但後來毛澤東卻以現代秦始皇之姿成功登基,如今習近平又虎步關右地走向帝制——所以,中國民間纔有漢服畢業典禮這種怪物出現。

兩漢文化發源地的徐州,爲何發生鐵鏈女事件?

推動漢服畢業典禮的,不是歷史系、中文系、哲學系研究“國學”的教授,而是“校黨委研究生工作部”。出面接受媒體訪問的該部部長王本賢表示:“我們豐富了場內外漢文化元素對環境氛圍的烘托,將校長致辭、師生代表發言改進爲文言形式,更加註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浸潤浸染,更加註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創新,更加註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認同與自信。”此人在鏡頭前娓娓道來,三個“更加”層層遞進。曾在文革中“批林批孔”的共產黨,如今急病亂投醫,將孔子、儒家及傳統文化拿來爲我所用,在世界各地如雨後春筍般地建立孔子學院,輸入“銳實力”。

這股復古風潮,從六四屠殺之後就來勢洶洶。當時,殺人如麻的鄧小平認爲,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權思想是“精神污染”,是“資產階級自由化”,正是這些思想導致中國出現了釀成“反革命暴亂”的“小氣候”。所以,從九十年代初開始,官方投入巨資營造傳統文化熱,各大學設立“國學院”,後來更有“夏商周斷代工程”,共產黨從傳統文化的破壞者變成守護者。到了習近平時代,馬列主義風光不再,“中國夢”和“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成爲高亢的官方意識形態的核心部分。

復古的同時,必然要反西方文化。於是,多名博士簽署聯名信宣稱反對過聖誕節、反對西方的文化侵略;年輕人穿漢服上街,載歌載舞,慰問執行防疫使命的“白衛兵”;研究儒家文化的學者提案建議設立“儒家文化特區”——這位學者本人卻因爲辦理假結婚、向美國輸入非法移民而被美國司法機關拘捕。

此次用漢服取代西式畢業服裝的畢業典禮,能如校園黨棍所說的那樣提升“文化自信”嗎?僅有漢服是不夠的,還應當徹底取消大學這種西方舶來品,恢復中國古代的孔廟和私塾;取消來自西方的聲光電氣、數理化,恢復中國人自己的四書五經和八股文——就連舉行儀式的體育館也是從西方學來的建築模式,還有校長大人使用的麥克風也是西方人發明的,不妨全都還給西方爲妙。

王本賢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有一段驚人之論:“徐州是兩漢文化的發源地,作爲地方高校,我們深入挖掘城市歷史文化價值,提煉精選出漢服這一凸顯文化特色的經典性元素和標誌性符號,將其作爲傳統文化教育的切入點。”此人大概忘了,徐州也是鐵鏈女奴事件發生地,如果身穿儒家服裝的師生們真的有孟子所說的“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士大夫精神,爲什麼不聯袂前去拯救鐵鏈女奴於水火之中呢?

所謂“兩漢文化”,其本質是盜賊文化,日本學者高島俊男在《盜賊史觀下的中國》一書中揭露了劉邦的盜賊真面目。等到當了皇帝,劉邦纔想到重用山東儒生叔孫通幫他建立一系列宮廷禮儀,由此皇帝被賦予與臣下隔絕的至高無上的地位,他由此感嘆說:“今日方知作爲皇帝的高貴所在。”

習近平夢想恢復的無非是漢唐盛世。但歷史學家徐復觀在《兩漢思想史論》中早已指出,兩漢政治的最大特徵就是專制,而儒家思想只是專制政治的裝飾:“專制政治及抱專制政治思想的人,在其本質上,和知識與人格是不能相容的。太史公在《史記》中對當時朝廷的提倡儒術,常用一個‘飾’字,即是不過以儒術來作專制政治的裝飾之用,這揭破了武帝對學術的基本用心,也揭破了古今中外一切專制者對學術的用心。由裝飾進一步而加以歪曲利用,乃自然之勢,應有之義。在專制政治之下,不可能允許知識分子有獨立的人格,不可能允許知識分子有自由的學術活動,不可能讓學術作自由的發展。”漢唐盛世一點都不美好,除了皇帝之外,誰是自由人?

今天,那些在漢服畢業典禮上衣冠楚楚、裝腔作勢的教授和學生,哪一個又不是習近平和共產黨的奴才或奴隸?中共的老祖宗,究竟是孔夫子,還是馬克思?或者早上是孔夫子、晚上是馬克思?或者中共根本就是孔夫子與馬克思的雜交?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