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余杰:谁下架了我的书和文章?

2021-08-04
Share
评论 | 余杰:谁下架了我的书和文章? 温家宝
(AFP)

香港成了新的焚书坑儒之地

二零二一年五月,香港政府康文署以违反国安法为由,将涉及六名作者的九本书从公共图书馆下架。

这六名作者中,除了香港本土的作者——二零一三年度的香港大学学生会学苑、民主党前主席何俊仁、立法会前议员陈淑庄、“本土派”林匡正之外,非香港人只有我和旅居德国的作家廖亦武。廖亦武被禁的书为《这个帝国必须分裂》,我被禁的书有两本,分别为《纳粹中国》和《卑贱的中国人》。

中共设在香港的御用媒体《文汇报》发表了支持这一决定的报道,台湾亲北京的媒体《联合报》及属于《联合报》系、在北美发行的中文报纸《世界日报》都全文转载该报导。该报道指出,多名香港政界和教育界人士赞同康文署的做法,建议康文署加紧检视藏书,并在购入新书时做好把关。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佩帆表示,赞同康文署的做法,但认为署方太迟采取行动,并强调公共图书馆不应出现反中乱港、抹黑国家的书籍。工联会立法会前议员王国兴欢迎康文署在公共图书馆进一步“消独”,但认为目前仍有不少内容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的书籍,希望署方必须彻底复检任何散播反中乱港信息的馆藏。

我听到这个消息,感到莫名惊诧。不过,此事也说明我的书名非常准确,香港已经跟中国一样沦为“纳粹中国”,禁书、焚书是希特勒政权的拿手好戏;香港掌权者已经跟北京当局一样沦为“卑贱的中国人”,他们因为奴役和洗脑可以达成长治久安、千秋万代。

我的这两本书只是对中国的社会、文化、政治等提出批评意见,并无任何鼓吹暴力、犯罪、恐怖主义的内容,当然不可能危害中国和香港的国家安全。十一年前,我写的点名批评中国领导人的书《中国影帝温家宝》还能在香港公开出版;十一年后,我在台湾出版的只是泛泛批判中国的一些丑陋现象的制品,却在香港的公立图书馆下架,从这一对比就可以看出香港的自由和法治崩坏到何种程度。香港特区政府及其背后的北京当局,拥有数百万军队、警察、特务、司法机构,居然害怕两本台湾出版的书籍,可见习近平所说的“四个自信”其实是极度不自信。

一本书事小,自由精神事大。作为东方之珠的香港,自由是其重要的支点。一九八八年,刘晓波访问香港时,感叹于香港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带来的人的创造力的极大发挥,而正是这些原则,才使得香港成为世界之都、成为金融和贸易中心。若香港失去了这些宝贵特征,香港的经济和民生也必将面临灭顶之灾。

二零二一年三月三日,国际人权监察组织“自由之家”公布《二零二一年全球自由度调查报告》,香港自由度总评分再次下跌,其得分与中非赞比亚同分,比巴尔干半岛的波黑、科索沃、西非布基纳法索等还要低。“自由之家”报告形容,中国粗暴“辗过”香港民主体制,《国安法》令香港制度愈来愈接近中国。相信此番禁书事件,将对明年香港自由度评分带来相当负面的影响,明年香港的自由度将更接近垫底的中国。

近年来我在台湾出版的著作,大部分中资控制的香港主流书店都不贩卖,只能在香港一些小的独立书店看到。香港读者要读到我的书已非常不容易。下一步,香港政府的控制会愈来愈严厉,我们不能低估共产党及其附庸林郑之邪恶。我祈盼香港读者在还有最后一丝自由的时刻,按照香港政府的禁书名单,多多购买禁书,通过读书让自己免于被中共洗脑,通过读书保存反抗的精神和火种。

为什么批评温家宝的文章被号称反共的网站“河蟹”?

余杰著《中国影帝温家宝》。(Public Domain)
余杰著《中国影帝温家宝》。(Public Domain)

就在香港政府将我的书从香港的公共图书馆下架的同一天,某北美的号称“传播真理、追求自由”,“向世界讲述真实的中国,向中国报导真实的世界,做高质量中文媒体,为推动中国实现民主宪政鼓与呼”的反共网站,悄然将我的文章《从新一轮的温家宝热看鲁迅说的奴在心者》撤下。这是我从十三岁开始发表文章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发稿之后又被撤稿的离奇事件。

极有讽刺意味的是,该网站在将我的文章撤下的同一天,还转载了香港苹果日报报道香港政府将我的书从公共图书馆下架的新闻——他们这样做,丝毫没有违和感,丝毫没有感到他们自己的做法跟香港政府的做法异曲同工。

当我发去电邮询问时,编辑告知,是创办人的决定,希望我能“理解”。视言论自由如生命一样宝贵的我,当然不能“理解”这种荒唐的做法——口口声声说反共,但其做法却跟共产党如出一辙,这即是我此前批评过的反共者与共产党“精神同构”的这一富于中国特色的怪现状。

这位创办人,是一名过去在中国经商、其部分财产被中共地方官员侵吞的商人,逃亡美国之后创办网站矢志反共。此前,她多次邀约我会面,殷勤约稿。我告知,我的文章非常尖锐;她则回应说,来稿不拒。谁知,不到半年时间,她就暴露出“反共不反温”的真面目,不能接受批评温家宝和批评温家宝粉丝的文章。该网站发表了多篇歌颂温家宝的文章,却不能容纳一篇不同意见,直接采取封杀异见的做法(或许我的文章中点名或不点名批评的某些人向他们施加了压力)。

对于中国国内和海外华语圈中的新一轮温家宝热,人权律师陈建刚评论说:“拜温者的一个观点是‘温相对于习是好的’,胡温暗中迫害的人是以万数的,习公开迫害的人是以十万数的,但如果因此而拜胡温,你们的和理非是因为胡温没有砍到你们,而你们又足够冷血到完全漠视别人的鲜血与生命,不能感知他人的苦难。”一位网友则如此评论说:“这个世界里面,总是有一班愿意跪着做人的‘向心奴’!自己跪着,却去指责别人站着说话,也要强拉别人也跪下!真是无耻没底线!”

我只是文章被封杀,没有更多损失。比我更不幸的是中国“美团网”创办人、亿万富豪王兴。王兴有一天心血来潮,在社群媒体上引述唐朝诗人章碣的一首诗:“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王兴不是别有用心、有暗讽“今上”的豹子胆的“反贼”,他解释说其本意是:草根出身的刘邦、项羽,居然可以打败武装到牙齿的大秦皇朝,说明“最危险的对手,往往都不是预料中的那一个!”他以此告诫旗下员工,要有危机感。

没想到,王兴顺手拈来的古诗正好勒到虎须,导致那位喜欢秀书单却从不读书的“当代秦始皇”龙颜大怒。于是,美团遭到调查,股价重挫,形同腰斩,王兴的数十亿财富一夜之间灰飞烟灭。在当年白色恐怖的台湾,作家杨逵因一篇六百字的《和平宣言》被判刑十二年;刘晓波也是因为一篇五千字的《零八宪章》被判刑十一年。与他们相比,王兴引用一首古诗也是“一字千金”,堪称今日之《世说新语》。他纵有金山银山,其言论自由却不到我的百分之一。我没有财富被中共捏在手中,从来都挺直脊梁,是就说是,非就说非。

我的遭遇只是书和文章被下架,被下架反倒成了我的光荣,让更多读者读我的书和文章。这里不发表我的文章,我就拿到那里去发表;公共图书馆下架我的书,读者立即掏钱购买,将台湾博客来网站这两本书都买断货。我要谢谢那些封杀我的政权、媒体和人物。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