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余杰:哥伦比亚大学是中国共产党开办的学校吗?


2020-11-03
Share
1 哥伦比亚大学校长曾经义正词严拒绝了FBI监视外国留学生的要求,但是,当一个中国人权问题研讨会受中共控制的中国留学生组织打压的时候,他却选择了屈服。(变态辣椒)

哥大校长为何对中国下跪?

漫画家变态辣椒画了一幅名为“哥大校长:你可以监控我的大学”的漫画,讽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校长李·卡罗尔·布尔格在言论和学术自由上实行的双重标准:布尔格曾义正词严拒绝FBI进入校园监视有可能承担间谍任务的外国留学生的要求;但是,当一个中国人权问题研讨会受中共控制的中国留学生组织的抗议时,他却选择屈服,命令取消这场研讨会,让批评中国的言论自由在哥大成为不可能。

从2002年开始即担任哥大校长的李·卡罗尔·布尔格,是一位律师和法学教育家,也是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和言论自由领域的著名研究者,更是美国最高法院处理两个平权法案相关案件的核心人物。

2007年9月24日,伊朗总统内贾德应邀在哥大发表演讲时,布尔格在开场白中毫不客气地指出:“总统先生,您表现出一个狭隘、残酷的独裁者的所有特征。”他显示了直面独裁者的勇气,为此曾受到一百多名哥大师生发表联署信批评——那些极左派人士认为校长缺乏东道主的礼貌、言词过于苛刻。但是,极左派人士对内贾德在伊朗戕害人权的斑斑劣迹却选择了视而不见。

然而,布尔格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勇敢——面对伊朗独裁政权是一回事,面对比伊朗强大得多的中共独裁政权又是另一回事。对于前者,哥大校长展现出了嶙峋风骨;对于后者,哥大校方则卑躬屈膝,似乎完全受制于中共。这些年来,包括哥大在内的常春藤名校从中国政府及中国富商那里获得了巨额捐助,这些来历不明的捐助情况,常春藤大学都未遵照美国法律向政府报告。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中国从来不会白白给钱,给了钱,中国就要指手画脚、颐指气使。2019年11月14日,原定于哥伦比亚大学主办的一场主题为《具有中国特色的全面监控体系:中共侵犯人权及其全球影响》的讲座,因中国学生团体威胁抗议而遭到校方取消。

该讲座由国际特赦、哥伦比亚大学和纽约大学分部主办,主题为中共如何对内进行严密的控制,以及对外施加影响。在将要举行前的几个小时内,哥伦比亚大学先是要求变更举办地点,随后又告知活动组织者,有中国学生团体威胁将对此次活动展开抗议,出于安全考虑,校方不得不取消此次活动。

颇为讽刺的是,本次讲座主题中的重要部分即为中国如何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在西方国家侵犯自由与人权。校方的安全理由并不成立——难道校方的警力不能保障会议讲者和参与者的安全吗?难道“爱国”的中国留学生拥有比伊斯兰国的恐怖分子还要可怕的武力吗?

本次活动的主讲人之一、旅美人权律师滕彪事后接受媒体访问指出,活动预定的演讲题目是中国侵犯人权对全球的影响,因为中国学生的抗议导致在大学的演讲无法进行,这个恰恰说明了要讲的题目的重要性,也说明了中国对讨论的恐惧和愤怒。

中共不惜在全球范围内清除类似的讨论。类似的事情过去发生了很多,像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马里兰大学等。哥大的这次事件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天安门学生运动领袖、人权组织《人道中国》主席周锋锁指出:

美国大学受中共控制、渗透众所周知,哥伦比亚大学尤其为甚。今年早些时候,哥大拒绝了《人道中国》组织为刘晓波竖立雕像的请求,尽管刘晓波在一九八九年回到天安门之前是哥大的访问学者。刘晓波因献身中国自由民主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本来是哥大的光荣,而他们却断然拒绝,无疑是受到了来自中共的影响。哥大也是常春藤名校中唯一还有孔子学院的大学。这次因为哥大中国学生的威胁,直接限制了美国大学校园的言论自由,这和美国的NBA自我言论审查一样严重,一样值得警惕和反击。

美国精神的封闭从大学的沉沦开始


2020年7月13日,香港民众在纪念刘晓波逝世三周年。图为位于香港的刘晓波雕像。(美联社)
2020年7月13日,香港民众在纪念刘晓波逝世三周年。图为位于香港的刘晓波雕像。(美联社)

哥大发生这种言论审查事件(此前,人们以为这种事情只会在中国的大学发生),是对哥大校训的莫大亵渎。当然,如果考察历史,我们就会发现,这不是哥大第一次犯错,在二战爆发前,哥大就曾经向德国和意大利的法西斯政权暗送秋波。

从1901到1945担任哥大校长长达44年的尼古拉斯·巴特勒(Nicholas M. Butler),以和平主义者闻名于世,因致力于推动“非战公约”,于1931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然而讽刺的是,巴特勒十分崇拜意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他的柏林经验与非战理念,也让他同情纳粹德国。希特勒上台后,巴特勒立刻请希特勒的大使到哥大演讲国际关系,宣扬纳粹德国的民主与维护和平的决心。

由于哥伦比亚大学位于纽约市,学生与教职员犹太裔的比例相当高,巴特勒不得不面对犹太裔人士及其同情者的示威抗议。巴特勒则宣称这些学生和教职员工为暴民,甚至开除发动的学生与签名支持的年轻教授。在学术交流的旗帜下,哥伦比亚大学扩大与德国大学的交流。面对反对者,巴特勒反问说:难道我们不再读歌德的《浮士德》?康德的《批判》?不再听华格纳的《罗恩格林》?同样的思维方式,使得中共的大外宣机构孔子学院在哥大等西方大学畅通无阻、为所欲为。而西方大学向中国妥协乃至下跪,更重要的原因乃是招收大量中国留学生、从中国留学生身上收取高额学费——大学变成商业机构,价值就变成了可有可无的鸡肋。

2019年8月,哥大校长布尔格曾投书《华盛顿邮报》,声称“不,我不会监视外国出生的学生”,他披露特朗普总统辖下的情治机构频繁找他接触,要他在校内部署情报网,特别针对中国留学生的间谍行为。他认为美国政府的这种行为非常荒谬,“中国学生间谍”遍布校园的论点是可笑的、荒唐的。然而,当中共的间谍学生真的在校园打压言论自由时,布尔格非但不加以制止、不与之抗衡,反倒助纣为虐、与狼共舞,屈服于一群受中国使馆驱使的中国留学生的压力。身为研究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和言论自由问题的权威学者,却遵从北京的命令戕害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真是让人拍案惊奇。

在特朗普政府任內,美国政府开始意识到中共对美国的大学及社会各个领域全面渗透的严峻状况,并开始采取应对措施;但如同布尔格这样的知识菁英仍然对美国大学沦为中国殖民飞地的危险现状视而不见,将中国当成是慷慨的施主,百般献媚。

表面上看,布尔格等美国的大学校长为中国留学生辩护是为了捍卫大学的独立和自由,实际上他们看重的是中国留学生带来的高额学费、秘密捐款及无限的消费能力。同时,他们却对中国留学生中普遍存在的造假、逃课、考试作弊、雇佣枪手写论文,以及如同红卫兵一样在大学校园内打压言论自由的种种恶行视而不见。中国留学生数量在西方大学大大增加,带来的是大学学术氛围和学术自由环境的急剧下降乃至败坏。

哥大创校两百多年来,一直以圣经中的这句经文为校训:“在你的光中,我们必得见光。”然而,如今中共的黑暗笼罩了哥大的每一间教室,哥大宛如中国在美国的心脏地带设置的一块殖民飞地,自由之光在哪里呢?

美国思想家艾伦·布鲁姆在《美国精神的封闭》一书中指出,美国精神的封闭首先从大学的沉沦开始。哥大以及所有西方大学必须睡狮猛醒,不能再像布尔格这样对中国采取绥靖政策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