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余杰:习近平还会打一场韩战吗?

2020-12-01
Share
1 2020年10月22日,中国举行纪念朝鲜战争70周年活动。(美联社)


习近平走夜路吹口哨,给自己壮胆


中国没有真正的历史,对历史也没有是非对错的恒定的评判标准和价值。中国的历史阐释权从来都掌握在皇帝和为皇帝服务的御用文人手上,不听皇帝的话,就会像司马迁那样被处以残忍的宫刑。所以,如何记载和如何阐释历史,端看如何评价当下的现实,历史从来都是为现实服务的,这是将意大利哲学家克罗齐所说的“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推展到了极致状态。

比如,一九六零年代,北京大学教授、历史学家吴晗当上了北京市管文教副市长,执笔完成写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这部作品当然有其现实考虑,吴晗体察的是北京市市长、政治局委员彭真的“上意”,那时他还不知道彭真跟毛泽东之间已有了难以弥补的裂痕。被誉为“金棍子”的姚文元写了一篇《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则是直接受命于江青以及江青背后的毛泽东,一篇文艺评论能成为文革的导火线。由此可见,历史上的海瑞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历史为现实政治斗争服务。

同样的道理,今天习近平高调纪念“抗美援朝”,并不是真的对“抗美援朝”那段历史感兴趣。当年,在前线领兵作战、横刀立马的统帅彭德怀、在后方负责后勤、运筹帷幄的“东北王”高岗(习近平父亲习仲勋最亲密的西北系战友),后来都被毛泽东打成反党集团头目、死于非命。在此意义上,韩战对于习家来说,并非吉兆。

韩战结束之后几十年来,中国纪念韩战的活动热度时涨时落,而原因通常与战争本身没有多少关系,而是紧扣当下的国际和国内态势。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三日,中共中央在人民大会堂高调纪念「抗美援朝」爆发发七十周年,习近平发表五千字的长篇讲话,在讲话中四次引用毛泽东的话,「中国人民惹不得」说得铿锵有力。

若干亲中的国际主流媒体对此大肆渲染:《纽约时报》评论说,习近平不惜使用「充满火药味的强硬措辞」,是向美国发出强烈警告。《德国之声》更直接引述中国官方学者的观点称「这几乎就是战争动员令」。有亲北京的香港媒体亦认为,在中美关系持续紧张的大背景下,北京高调纪念抗美援朝的现实指向至少有二:其一是鼓舞国人的信心——强大的美国并非不可战胜;其二则是对于今天台海危机的警示,此为敲山震虎。

习近平回顾韩战的历史时,值得注意的有三个表述:中朝军队打破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中美两国国力相差巨大,中国在极为艰难下的条件下作战;经此一战,中国彻底扔掉了「东亚病夫」的帽子。这三点折射到当下中美的新冷战,其宣誓呼之欲出:第一,中方有能力反击美国;第二,中方不惜与美展开极限争战;第三,中方有决心打赢。习近平真有决心和勇气,再打一场以美国为对手的战争吗——无论是在朝鲜半岛还是在台海或南海?

然而,比习近平的“抗美援朝”纪念大会讲话更重要的官方立场的表达,是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公报。在该公报中,主要篇幅全都集中在国内经济问题上,可见中共当局已经意识到经济危机迫在眉睫。从公报着笔轻重来看,安全、国防、香港和台海问题几乎一带而过,只在最后三段有所陈述。公报提及要保持港澳地区「长期繁荣稳定」,却没有给出任何具体政策诠释。公报也没有直接提及台湾,只是要求「贯彻习近平强军思想」,重申「和平统一」。公报更没有一个字谴责美国打压中国的“恶行”——比如,派遣高官访问台湾、向台湾出售尖端的进攻性武器、在印太地区建构作为亚洲北约雏形的“四方机制”等等。可见,习近平在纪念韩战大会上说狠话,只是走夜路吹口哨,虚张声势。他知道解放军不堪作战,中国民众也再无韩战时被共产党意识形态催眠的那种狂热。因此,无论在韩半岛、台湾,以及东海、南海,一旦开战,中共政权必将崩解,而他本人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只有中国实现民主转型了,才会为韩战道歉


图为,2020年10月19日,一群参加1950-53年朝鲜战争的中国退伍军人,在安徽省亳州市的国防教育基地举行纪念朝鲜战争70周年活动。(法新社)
图为,2020年10月19日,一群参加1950-53年朝鲜战争的中国退伍军人,在安徽省亳州市的国防教育基地举行纪念朝鲜战争70周年活动。(法新社)

当年,中国参与韩战,既不是保家卫国,也不是主持国际正义,甚至也不是维护共产党国家之间的“兄弟血盟”关系。近年来,若干身在中国国内的历史学者,慢慢梳理出韩战的真相及中朝关系扭曲与荒谬的历史脉络。这些著述虽然不能在中国公开出版,却也零零星星流传在中国的网络和社交媒体上。

比如,冷战史权威学者沈志华指出,中国领导人(尤其是毛泽东本人)在处理中朝关系时候的出发点,从表面上看是世界革命理念,但其内核则是中国传统的中央王朝观念,把包括朝鲜在内的周边国家(尤其是东亚)都视为同一阵营或可能联盟中的被领导者,试图打造一个革命的“天朝”。因此,中朝两国的特殊关系根本不是现代国家的正常关系。

习近平是毛泽东思想的传人,尽管他未必有毛泽东对战争的狂热。习近平高调纪念“抗美援朝”,只是转移国内矛盾的故技重施。中国的这一立场,不可能在国际社会赢得认可。近年来在经济贸易上逐渐被中国锁定的韩国,虽然是左派的总统文在寅执政,但民间舆论对中国毫无好感。韩国若干政治人物及主要媒体纷纷发表文章要求中方为介入韩战而道歉。

韩国前外长金星焕指出:“朝鲜战争是朝鲜攻击韩国开始的,这是不变的事实。”他批评说:“中国官方居然有这么狭窄的历史观,看重毛主义的思考方式,令人感到遗憾。朝鲜战争明明是朝鲜进攻韩国开始,牺牲者超过三百多万名,给韩国人带来很大的心理创伤。”

韩国前总理李会昌指出:“韩国应该正面向中方要求道歉。加强外交关系当然很重要,但对不符合事实的也需要改正。若中国继续把侵略战争说成是正义之战,对中国自己也不利。”  

韩国《文化日报》表示,把朝鲜战争说是“反抗侵略的正义之战”,这真的是“喊贼捉贼”。

韩国官方历史教科书记载,一九五零年底中国志愿军开始越过三八线进入韩国作战,中国军队在韩国造成超过百万韩国人的伤亡。在联合国一九五一年的决议中,中国被判定为侵略者,而且这个决议到现在仍然有效。

韩国一直把中国向韩国道歉作为当初中韩建交的一个主要议题。一九九二年八月中韩建交时,韩国政府向韩国国民说明中国政府曾经表示了“遗憾之意”。然而,建交后的记者招待会上,中国政府发言人公开否认中国表示过“遗憾之意”,使韩国舆论界沸然,大骂韩国政府是投降主义。

习近平不会为中国参与韩战而道歉,中共从来不曾为其暴虐专制而道歉,因为一旦道歉,中共的统治合法性就将如流沙般丧失,中共就会成为千夫所指、万民唾弃的对象。为了维持其统治,中共只能不断伪造历史、疯狂洗脑。

中共建政以来发动或参与的每一场对外战争都是不义之战,或是为转移国内矛盾,或是与其他国家争夺区域霸权,或是为实现天下帝国的野心。中国的存在对于亚洲的和平是最大的威胁,正如德意志第二帝国和第三帝国对欧洲和平是最大的威胁一样。

中国公开、正式为介入韩战而道歉的那一天,只能是中国实现民主转型的那一天。到了那一天,中国不仅要为韩战道歉,也要为中印边境战争、中越边境战争等对外战争而道歉,还要为当年的台海冲突如炮轰金门而道歉。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