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余杰:《人民日报》为何痛批马保国?

2020-12-04
Share
评论 | 余杰:《人民日报》为何痛批马保国? 身怀绝技的马保国与一名业余拳手王庆民对打,开场四秒就被打倒在地。(视频截图)
Photo: RFA

《人民日报》嫉妒马保国

山东“浑元形意太极拳掌门人”马保国声称功夫高超,曾打败各国拳王,也都有视频为证,俨然就是新一代的霍元甲、叶问、黄飞鸿,可以保家卫国,出征西洋,扬眉吐气,为国争光。如果太极拳能够列入奥运会比赛项目,说不定这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太极之王”,能为国家挣到一枚亮闪闪的金牌。

然而,冰山消融、神话破灭,几乎就在一夜之间。身怀绝技的马保国与一名业余拳手王庆民对打,开场四秒就被打倒在地,视频在社交媒体上传出,让中国广大武术爱好者们大失所望、伤心欲绝。马保国名为可保国之骏马,偏偏如同号称刀枪不入却被一枪毙命的义和团
一般,再次证明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大师往往是靠不住的”。

一般人以为,马保国从此销声匿迹、面壁思过,谁知他很快咸鱼翻身、光芒四射,从一代宗师变脸为超级网红。为了给在英国留学的儿子挣学费,号称退出讲话的马保国却现身网络,连说带比划,他的雷人雷语“耗子尾汁”(好自为之)、“年轻人不讲武德”等被疯狂热转,俨然成了顶极“网红”。巨大的流量给他带来无限的商机,他开始做广告代言、签约拍电影,忙得不亦说乎。马保国已然从个人英雄主义升级到“马保国现象”,其知名度紧追跟他同姓的马云。

此时此刻,党媒《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马保国闹剧:该收场了》的文章,为马保国敲响了丧钟。文章指出:“马保国的一些言行,实际上就是哗众取宠、招摇撞骗,说到底是一场闹剧。”文章质疑说:“马保国背后的人到底想干什么?明眼人都清楚,无非就是商业利益。推波助澜、炒作放大马保国的一些互联网平台为什么?无非是流量至上,背后还是利益。”文章最后说:“放任‘审丑’成为流行,让招摇撞骗大行其道,这本身就是对社会风气的伤害,特别对于尚缺乏判断力的未成年人,这是对价值体系的毒化。这场以马保国为主题的闹剧,该收场了。真讲武德,马保国就应该从闹剧中抽身而退。对他背后的人来说,尽早收手更是明智选择,否则必定血本无归。而对那些热衷流量、推波助澜的互联网平台,如果还有起码的社会责任感,就应马上停止再为这种‘丑行’、‘闹剧’提供传播管道。”

既然老大哥说话了,社交媒体当然令行禁止、一呼百应。让马保国风生水起、大出风头的视频网站哔哩哔哩(bilibili)立即发布公告称,为纠正有些商业机构想利用马保国现象的热度,炒作并收割流量进行谋利,自即日起将严格限制、审核、管理马保国相关视频内容。失去了舞台,马保国还能逍遥几天?马保国在武林堪称“打不死的小强”,在社交媒体上却被党国一出手就打死了。

那么,《人民日报》为什么要批判马保国这样一个连名字都政治正确、对党国基本无害的小人物呢?在毛泽东时代,《人民日报》批判的对象,要么是写《海瑞罢官》、居心叵测的历史学家和北京市副市长吴晗,要么是睡在领袖身边的“中国的赫鲁晓夫”、国家主席刘少奇,如今却挑选一介平民马保国作为批判对象,岂不是自贬身价?

《人民日报》批判马保国,不是出于匡扶正义,乃是出于嫉妒与怨恨。在本质上,《人民日报》跟马保国是同类,都是靠坑蒙拐骗攫取财富和权力,本该互相支持、彼此取暖。但是,《人民日报》赫然发现,马保国这样小丑式的草根人物,居然在短短几个月间在社交媒体上红得发紫,拥有数千万计的惊人流量,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将作为党的喉舌的《人民日报》、新华社和央视都比下去了,这还了得!于是,嫉妒转化成怨恨,怨恨转化为义正辞严的批判。《人民日报》没有说出来的那句真理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只许党媒说谎,不许网红搞笑;无论是教人爱国还是帮人洗脑,都是党媒的特权,你们哪配姓赵!

今日中国,人人都是马保国

身怀绝技的马保国与一名业余拳手王庆民对打,开场四秒就被打倒在地。(视频截图)
身怀绝技的马保国与一名业余拳手王庆民对打,开场四秒就被打倒在地。(视频截图)

《人民日报》发了话,就等于习近平下达“最高指示”,每个部门都要有所行动。此前,长期对马保国等“中国武术界乱象”熟视无睹的中国武术协会,立即发布一份《关于加强行业自律弘扬武术文化的倡议书》。倡议书指出,中华传统武术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但某些伪大师、假掌门为了追逐个人名利造成了混乱局面。为弘扬社会核心价值观、提升武德修养、遵守职业道德,支持武术习练者通过《中国武术段位制》,不得自封大师、掌门、正宗、嫡传等称号,不得使用假运动员等级证和其他假证。
看来,朝廷虽然还没有正式下达“禁武令”,却已然展开一场武术界“姓党”运动。无论是外资企业,还是武术界,党都不能缺席,党的领导和指引都不可或缺。在中国,任何领域都要在党的牢牢管控之下。

有趣的是,面对《人民日报》、新华社等权威官媒铺天盖地的严厉批评,很多中国网民反而纷纷力挺马保国。有人说:“人家一没讹钱,二给大家带欢乐,有什么错?凭什么封杀?”有人说:“我挺你,老马,在这个压抑的世界给我们带来快乐。”也有人说:“六十九岁的老同志,会武功抗揍,还能飙流利英语,谁行?”还有人说:“这官媒不讲武德,蹭我流量。只是娱乐解闷不行吗?”

可见,马保国的流行不是没有原因的,在中国,人人心中都活着一个“打遍天下无敌手”的马保国。长期以来,中共打压言论自由,高挂“莫谈国事”的警示牌,诱使民众沉迷在岁月静好、风花雪月的谎言之中,必然导致舆论环境和日常生活越来越低俗、空虚、无聊。恶搞成了民众唯一的发泄渠道。反之,如果你要严肃思考、妄议中央,下场必定很惨:拥有二十亿身家的重庆民营企业家李怀庆,被控七次在微信上“以造谣、诽谤等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实际上,他不过是在名为《环球实报》的微信群组上说了一些牢骚话,又向儿子转发过一些提及“暴力革命”的录音及批评政权的文章。结果,李怀庆就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等四项罪名,在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所有财产全部被冻结。

那么,人们是愿意当李怀庆,还是愿意当马保国?审时度势,识时务者为俊杰,鸡蛋碰不过石头,过于聪明的中国人,绝大多数都选择当马保国。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所说的“在鸡蛋和高墙之间,永远选择成为鸡蛋”,在中国无法成为一种普遍性的价值观,林昭和刘晓波以身殉道的前车之鉴就摆在那里。因此,今天的中国,人人都是马保国,这正是中共一手造成的结果。有人说,相貌堂堂的马保国长得像周恩来或张召忠,其实,在精神气质上,马保国更像是习近平的孪生兄弟。

中共谴责马保国低俗,如同胡锦涛时代的“反三俗”,却不承认自己才是俗和丑的源头。极具讽刺意味的是,《人民日报》为了吸引读者、获取流量,也不得不运用网络时代的方式,制作了一张硕大的海报,海报的内容是:“丑!审丑狂欢,不能无底线!”海报本来的出发点是批评马保国引发的群嘲与“审丑现象”。但是,这张海报本身所运用的字,是典型的“江湖体”,毫无章法与美观可言,笔划粗俗不堪,惨不忍睹。有人认为这是《人民日报》的“聪明之举”,即“有意为之”,是“以毒攻毒”。但有书法界人士指出,这就是当前包含《人民日报》在内的电视、网络、新媒体、报刊杂志等媒体对于书法“审丑”之现状。其实,当年毛泽东的书法,不正是飞沙走石、血雨腥风的江湖体吗?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