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余杰:当中小学老师都变成退伍军人

2022.08.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评论 | 余杰:当中小学老师都变成退伍军人 中国部分退伍军人从安徽合肥登上返乡的火车
法新社资料图

习近平收买军心的最新举措

据新华社北京六月二十二日电,中国退役军人事务部、教育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优秀退役军人到中小学任教的意见》,深入贯彻习近平关于教育和退役军人工作重要论述,进一步拓宽退役军人就业渠道。

《意见》强调,退役军人政治信念坚定、使命责任感强烈、作风素养过硬,具备任教潜质,是充实中小学教师队伍的重要力量。促进优秀退役军人到中小学任教,有利于推动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意见》支持退役军人在中小学教育领域多元化发展,中小学行政、工勤空岗优先接收安置政府安排工作的退役军官和退役士兵,将获得教师资格的退役军人纳入中小学兼职体育教师选聘范围,鼓励退役军人在学校军训任务中担任军训教官,鼓励为学校提供安保服务的企业聘用更多退役军人。

每当社会危机和社会矛盾凸显之际,极权政府的首要举措就是稳定军心、大幅提升军人薪资和待遇、优先解决退役军人就业问题。习近平上台以来,几乎将胡锦涛时代除了军委主席胡锦涛之外的所有军委成员一锅端,佩上将军衔的军委委员们可以在秦城监狱开两桌麻将了。习近平早年与军方颇有渊源——他当过国防部长耿飚的秘书。但是,在中共的军事指挥系统中,国防部长本来就是虚职,国防部长的秘书更无足轻重,比起带领军队打天下的毛泽东来,习近平对军队是否忠于他本人,心中疑虑重重、寝食难安。尽管官方的文宣塑造出习近平高大全的领袖形象,但其威望只是修筑在沙滩上的城堡。他为了获得军队效忠,主要还是通过收买的方式。

如今,因为经济停滞,就业已成为中国的一大社会难题。根据中国教育部公布的数据,二零二二年中国高校毕业生一千零七十六万人,是历史上首次突破千万人大关。中国媒体充斥着“史上最难就业季”的标题。正规的师范大学毕业生,甚至拥有硕士以上学历的,都很难在大城市的公立学校中找到教职,这些岗位却会预留给没有受过师范教育的退伍军人。当年,法学家贺卫方撰文质疑安排退伍军人当法官的政策,遭到国防部长严厉斥责,险些丢掉北大教职;如今,习近平安排退伍军人当中小学老师,全中国已无人敢出声质疑。

在中国,军队是共产党的党卫军。习近平深知毛泽东为什么如此重视对军队的控制——对信奉“枪杆子里出政权”的中共而言,谁掌控军队,谁就能在残酷的党内斗争中获胜。毛泽东声称用一个手指头就可打倒刘少奇,其底气就在于军头们对其忠心耿耿,他甚至狂言威胁说,如果党和政府都不跟他走,他就要带部队重新上井冈山打游击。

文革期间,毛泽东纵容“天下大乱”,却不能让军队乱。当激进的文革秀才们提出“揪军内一小撮”的口号后,军队受到很大冲击,各军区告急文电雪片似的飞向中南海。毛泽东口头上说“形势大好”,对这种“兵荒马乱”,却不能不忧心忡忡。当他看到《红旗》杂志社论鼓吹“揪军内一小撮”时,就“义愤填膺”地喊出“还我长城”!他又针对着报刊上大量和反复出现“揪党内、军内一小撮”的口号和言论,话中有话地指出:这种说法“很不策略”,不要并提党内、军内一小撮,还是只提党内一小撮。也就是说,党的机器可以砸烂,但军队不能乱。于是,中央文革小组的几个与军方作对的秀才立即垮台。一九七零年,毛在会见美国记者斯诺时说:“一九六七年七月和八月,两个月不行了,天下大乱了。”可见,毛将“不能把军队搞乱”作为一个最重要和最基本的信条。

中国社会走向准军事化的重要步骤

习近平对毛的统治术烂熟于心。他安排退役军人当中小学老师,是一箭双雕:除了解决退伍军人就业问题,还能利用退伍军人控制教育领域,帮助他实现对下一代的洗脑教育,让整个社会进入某种枕戈待旦、闻鸡起舞的“准军事化”状态。

近年来,中国教育领域大幅向文革退化:弱化英文课程,大学诸多学科下架英文原版教材,就连纯经济学的英文原版教材都不得使用;教室内普遍安装摄像头,党务和行政官僚严格监控教师在课堂上的言论;鼓励学生充当告密者,许多告密的学生得到入党、留校等奖赏,被告密的老师被停课乃至开除;各名牌大学设置规模庞大、名目繁多的习近平思想研究院,大批名教授施施然地侧身其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大中小学皆设置教授习近平思想的必修课程,强迫学生如同当年背诵毛语录那样死记硬背习近平讲话……如今,中共当局又为退伍军人进入中小学大开方便之门,有学者谄媚说,退伍军人当老师,可培养学生的“血性”和“狼性”,以后中国就敢于向西方帝国主义开战了。

其实,早在文革前,毛就掀起了“全国学习解放军”运动。毛高度肯定工业部门设置政治部、政治处、政治指导员。学者赵园在《非常年代》一书中指出,在阶级斗争的语境中,“军事化”亦“政治化”、“革命化”。文革爆发之初的群众组织,泛称“战斗队”、“兵团”,并设置“作战部”。“红司令”、“红卫兵”、“红小兵”一套称谓,引领风气。学者秦晖回忆,他所在的南宁“两派总部与基层的关系都逐渐严密化、制度化乃至军事化了”。学者赵瑜回忆,晋东南两派群众组织军事对抗,实行的是“军事化管理”,“按照团、营、连、排、班建制编队”。

后来,工、军宣队进入大学,按军队编制,原来的班、年级、系,改称班、排、连。当时就读北京大学中文系的赵园回忆,接管中文系的连长就是中央警卫团八三四一部队的干部。在文革期间,军方不但深度介入地方事务,且直接掌控各级地方政府的权力。大多数革命委员会都是军管的变种。在二十九个省级革命委员会主任中,六人是上将,五人是中将,九人是少将。在广东、辽宁、山西、云南和湖北,所有县级以上的革委会中,百分之八十一到百分之九十八的主任都是军官。在中共九届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中,军人占百分之四十九。当时的中国,颇有“军天下”之趋势。

匈牙利经济学家科尔奈指出,“经典社会主义体制”的“官方意识形态包含着某种‘军人精神’,所有公民都要动员起来。日常工作和生活中经常引用军队比喻:‘劳动战线’、‘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生产斗争’等等”。中国社会的军事化程度高于苏联东欧共产党国家,毛的一生都处在战斗、造反的状态之下。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大字报就名为《炮打司令部》,林彪在接见红卫兵时说“这次是大战役,是对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思想的总攻击”。战争修辞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广泛使用,紧接着就是暴力的泛滥。

文革从未真正离开中国。中国从未真正摆脱“准战争状态”。三部门联合下发的《意见》,应当与几天之前习近平签署的另一份更重要的文件联系起来评估:六月十五日是习近平的生日,这一天,他与俄国独裁者普京通电话,向世人展示“中方愿同俄方继续在涉及主权、安全等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问题上相互支持”;这一天,由他亲自签发的《军队非战争军事行动纲要》也开始生效。这个拗口的名字,让人联想到如今俄罗斯官方的宣传语术——俄国人不承认对乌克兰发起了一场侵略战争,说这是一次“特别军事行动”。玩弄奥威尔式的“新语”,习近平与普京并列世界第一。

习近平让退伍军人掌控学校,就是为了扩大和加深中国社会“准军事化”的程度,让退伍军人帮他制造日后发动战争所必需的成千上万的“炮灰”。即便暂时不对外发动战争,经过退伍军人的驯化,中国的年轻一代一定会成为死心塌地跟着党走、充当任党宰割的“韭菜”或“羔羊”。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