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余杰:當中小學老師都變成退伍軍人

2022.08.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余杰:當中小學老師都變成退伍軍人 中國部分退伍軍人從安徽合肥登上返鄉的火車
法新社資料圖

習近平收買軍心的最新舉措

據新華社北京六月二十二日電,中國退役軍人事務部、教育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聯合印發《關於促進優秀退役軍人到中小學任教的意見》,深入貫徹習近平關於教育和退役軍人工作重要論述,進一步拓寬退役軍人就業渠道。

《意見》強調,退役軍人政治信念堅定、使命責任感強烈、作風素養過硬,具備任教潛質,是充實中小學教師隊伍的重要力量。促進優秀退役軍人到中小學任教,有利於推動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意見》支持退役軍人在中小學教育領域多元化發展,中小學行政、工勤空崗優先接收安置政府安排工作的退役軍官和退役士兵,將獲得教師資格的退役軍人納入中小學兼職體育教師選聘範圍,鼓勵退役軍人在學校軍訓任務中擔任軍訓教官,鼓勵爲學校提供安保服務的企業聘用更多退役軍人。

每當社會危機和社會矛盾凸顯之際,極權政府的首要舉措就是穩定軍心、大幅提升軍人薪資和待遇、優先解決退役軍人就業問題。習近平上臺以來,幾乎將胡錦濤時代除了軍委主席胡錦濤之外的所有軍委成員一鍋端,佩上將軍銜的軍委委員們可以在秦城監獄開兩桌麻將了。習近平早年與軍方頗有淵源——他當過國防部長耿飈的祕書。但是,在中共的軍事指揮系統中,國防部長本來就是虛職,國防部長的祕書更無足輕重,比起帶領軍隊打天下的毛澤東來,習近平對軍隊是否忠於他本人,心中疑慮重重、寢食難安。儘管官方的文宣塑造出習近平高大全的領袖形象,但其威望只是修築在沙灘上的城堡。他爲了獲得軍隊效忠,主要還是通過收買的方式。

如今,因爲經濟停滯,就業已成爲中國的一大社會難題。根據中國教育部公佈的數據,二零二二年中國高校畢業生一千零七十六萬人,是歷史上首次突破千萬人大關。中國媒體充斥着“史上最難就業季”的標題。正規的師範大學畢業生,甚至擁有碩士以上學歷的,都很難在大城市的公立學校中找到教職,這些崗位卻會預留給沒有受過師範教育的退伍軍人。當年,法學家賀衛方撰文質疑安排退伍軍人當法官的政策,遭到國防部長嚴厲斥責,險些丟掉北大教職;如今,習近平安排退伍軍人當中小學老師,全中國已無人敢出聲質疑。

在中國,軍隊是共產黨的黨衛軍。習近平深知毛澤東爲什麼如此重視對軍隊的控制——對信奉“槍桿子裏出政權”的中共而言,誰掌控軍隊,誰就能在殘酷的黨內鬥爭中獲勝。毛澤東聲稱用一個手指頭就可打倒劉少奇,其底氣就在於軍頭們對其忠心耿耿,他甚至狂言威脅說,如果黨和政府都不跟他走,他就要帶部隊重新上井岡山打游擊。

文革期間,毛澤東縱容“天下大亂”,卻不能讓軍隊亂。當激進的文革秀才們提出“揪軍內一小撮”的口號後,軍隊受到很大沖擊,各軍區告急文電雪片似的飛向中南海。毛澤東口頭上說“形勢大好”,對這種“兵荒馬亂”,卻不能不憂心忡忡。當他看到《紅旗》雜誌社論鼓吹“揪軍內一小撮”時,就“義憤填膺”地喊出“還我長城”!他又針對着報刊上大量和反覆出現“揪黨內、軍內一小撮”的口號和言論,話中有話地指出:這種說法“很不策略”,不要並提黨內、軍內一小撮,還是隻提黨內一小撮。也就是說,黨的機器可以砸爛,但軍隊不能亂。於是,中央文革小組的幾個與軍方作對的秀才立即垮臺。一九七零年,毛在會見美國記者斯諾時說:“一九六七年七月和八月,兩個月不行了,天下大亂了。”可見,毛將“不能把軍隊搞亂”作爲一個最重要和最基本的信條。

中國社會走向準軍事化的重要步驟

習近平對毛的統治術爛熟於心。他安排退役軍人當中小學老師,是一箭雙鵰:除了解決退伍軍人就業問題,還能利用退伍軍人控制教育領域,幫助他實現對下一代的洗腦教育,讓整個社會進入某種枕戈待旦、聞雞起舞的“準軍事化”狀態。

近年來,中國教育領域大幅向文革退化:弱化英文課程,大學諸多學科下架英文原版教材,就連純經濟學的英文原版教材都不得使用;教室內普遍安裝攝像頭,黨務和行政官僚嚴格監控教師在課堂上的言論;鼓勵學生充當告密者,許多告密的學生得到入黨、留校等獎賞,被告密的老師被停課乃至開除;各名牌大學設置規模龐大、名目繁多的習近平思想研究院,大批名教授施施然地側身其間,不以爲恥,反以爲榮;大中小學皆設置教授習近平思想的必修課程,強迫學生如同當年背誦毛語錄那樣死記硬背習近平講話……如今,中共當局又爲退伍軍人進入中小學大開方便之門,有學者諂媚說,退伍軍人當老師,可培養學生的“血性”和“狼性”,以後中國就敢於向西方帝國主義開戰了。

其實,早在文革前,毛就掀起了“全國學習解放軍”運動。毛高度肯定工業部門設置政治部、政治處、政治指導員。學者趙園在《非常年代》一書中指出,在階級鬥爭的語境中,“軍事化”亦“政治化”、“革命化”。文革爆發之初的羣衆組織,泛稱“戰鬥隊”、“兵團”,並設置“作戰部”。“紅司令”、“紅衛兵”、“紅小兵”一套稱謂,引領風氣。學者秦暉回憶,他所在的南寧“兩派總部與基層的關係都逐漸嚴密化、制度化乃至軍事化了”。學者趙瑜回憶,晉東南兩派羣衆組織軍事對抗,實行的是“軍事化管理”,“按照團、營、連、排、班建制編隊”。

後來,工、軍宣隊進入大學,按軍隊編制,原來的班、年級、系,改稱班、排、連。當時就讀北京大學中文系的趙園回憶,接管中文系的連長就是中央警衛團八三四一部隊的幹部。在文革期間,軍方不但深度介入地方事務,且直接掌控各級地方政府的權力。大多數革命委員會都是軍管的變種。在二十九個省級革命委員會主任中,六人是上將,五人是中將,九人是少將。在廣東、遼寧、山西、雲南和湖北,所有縣級以上的革委會中,百分之八十一到百分之九十八的主任都是軍官。在中共九屆中央委員和中央候補委員中,軍人佔百分之四十九。當時的中國,頗有“軍天下”之趨勢。

匈牙利經濟學家科爾奈指出,“經典社會主義體制”的“官方意識形態包含着某種‘軍人精神’,所有公民都要動員起來。日常工作和生活中經常引用軍隊比喻:‘勞動戰線’、‘社會主義勞動英雄’、‘生產鬥爭’等等”。中國社會的軍事化程度高於蘇聯東歐共產黨國家,毛的一生都處在戰鬥、造反的狀態之下。毛澤東發動文革的大字報就名爲《炮打司令部》,林彪在接見紅衛兵時說“這次是大戰役,是對資產階級和一切剝削階級思想的總攻擊”。戰爭修辭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廣泛使用,緊接着就是暴力的泛濫。

文革從未真正離開中國。中國從未真正擺脫“準戰爭狀態”。三部門聯合下發的《意見》,應當與幾天之前習近平簽署的另一份更重要的文件聯繫起來評估:六月十五日是習近平的生日,這一天,他與俄國獨裁者普京通電話,向世人展示“中方願同俄方繼續在涉及主權、安全等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問題上相互支持”;這一天,由他親自簽發的《軍隊非戰爭軍事行動綱要》也開始生效。這個拗口的名字,讓人聯想到如今俄羅斯官方的宣傳語術——俄國人不承認對烏克蘭發起了一場侵略戰爭,說這是一次“特別軍事行動”。玩弄奧威爾式的“新語”,習近平與普京並列世界第一。

習近平讓退伍軍人掌控學校,就是爲了擴大和加深中國社會“準軍事化”的程度,讓退伍軍人幫他製造日後發動戰爭所必需的成千上萬的“炮灰”。即便暫時不對外發動戰爭,經過退伍軍人的馴化,中國的年輕一代一定會成爲死心塌地跟着黨走、充當任黨宰割的“韭菜”或“羔羊”。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