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要改善人權就必須要政治改革(張偉國)

六十年前的12月10日聯合國大會通過了《世界人權宣言》。1950年,聯大決定將每年的這一天定爲"世界人權日"。中國雖然是聯合國的創始會員國,在很長的一個歷史時期里人權是一個受共產黨意識形態徹底批判的概念,...

2008.12.1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六十年前的12月10日聯合國大會通過了《世界人權宣言》。1950年,聯大決定將每年的這一天定爲"世界人權日"。中國雖然是聯合國的創始會員國,在很長的一個歷史時期里人權是一個受共產黨意識形態徹底批判的概念,與此同時,在中共通過歷次政治運動,製造了和平時期非正常死亡人數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總和的特大人道災難。

直到今天,中共非但拒絕對其踐踏人權的歷史罪責作出負責任的交代,依然堅持剝奪國人政治權利的反人道國策,而且顛倒黑白恬不知恥的向外兜售這種"中國模式";在國際上,六四後的十餘年間中共利用各種手段屢屢阻擾國際社會譴責中國人權狀況的提案;甚至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選舉中,與一些反人道的專制集權政府結盟,讓該機構爲之變色。

北京當局一貫的內政外交行爲方式,在客觀上是通過閹割和顛覆《世界人權宣言》,爲自己的所謂"崛起"重新建構國際社會的秩序。對此警惕的有識之士,將這種潛在的危險比作當年"如果希特勒搶先一步掌握了原子彈"、如果二戰結局是德意日法西斯同盟得逞……雖然也有人抱着善良的願望,如試圖通過奧運會推進中國變革,使之改善人權進而成爲負責任的大國。

中共仰仗着誕生《孫子兵法》、有着善於謀略的悠久歷史傳統,絕不錯過各種發展自己利益的機會,甚至不惜好話說盡,壞事做絕。近些年來,官方連篇累牘的發表所謂《人權白皮書》、建立了所謂NGO人權組織,千方百計爲自己侵犯人權的行徑塗脂抹粉、甚至還裝模作樣把"人權"字樣寫進憲法、一邊美其名曰與西方國家進行人權對話,一邊以所謂的中國特色國情挑戰世界公認的人權準則,尤其是今年的北京奧運會之後,人權狀況更形惡化、倒退。

世所周知,不能維護國民人權的政府是沒有合法性的,靠殺人和鎮壓維持"穩定"是反人類反人道的政權,建築在踐踏人權基礎上的統治集團也是對國際安全、世界和平,乃至人類生存的威脅。要想作爲國際社會負責任的成員,中國就要成爲一個維護人權的文明國家,無法迴避根本性的政治改革。基於這一背景,深圳有人上街散發《國家改革建議書》,直接向社會大衆呼籲政治改革。日前,303位各界人士,又以發表《零八憲章》的行動來紀念世界人權日,理性呼籲公民加入推動政治民主化變革的運動,以脫離不斷造成人權災難以及社會危機的威權主義政治生態。

當年紐約的《新領袖》雜誌曾經翻譯了捷克斯洛伐克反對運動的《七七憲章》,這次《紐約書評》(New York Review of Books)也全文刊載了著名漢學家林培瑞翻譯的英文《零八憲章》。這一歷史足跡,代表了現代世界民主大潮已經扣響了中國的大門。

2009年將迎來"五四"90週年、六四事件20週年、廬山會議50週年、中共建國60 週年、達賴喇嘛流亡50週年……。改善中國人權、實行民主轉型,我們不僅需要宣言,更需要的是行動。《零八憲章》的意義,不僅表現在它是一份宣言書或者一份政治改革的最低綱領,更是各種社會力量的集結,是開啓現代中國憲政運動的重要行動!

中南海在跌跌撞撞的掙扎中度過了多災多難的2008年,將如何面對經濟危機背景下的各種社會、政治危機交匯?其實,評價執政者每一項決策的成敗,一個重要的指標就是看他是否在展現和增加這個政權的合法性。而對人權狀況的觀察,便是檢測合法性的試金石。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張偉國)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