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叫獸”點火,訪民齊聲怒吼(張偉國)

孫東東本意是要給中南海檫鞋的一番高論,把長期以來處於分散狀態的訪民用最快速度整合起來了,幾乎讓他們一個早晨就萌發了互相聯合的自主意識。

2009.04.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孫東東本意是要給中南海檫鞋的一番高論,把長期以來處於分散狀態的訪民用最快速度整合起來了,幾乎讓他們一個早晨就萌發了互相聯合的自主意識。這可能就是維權運動從量變到質變的一個臨界點,這個上千萬的訪民羣體正在以從來沒有過的整體面目發出自己的怒吼。】

衆所周知,無論是在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之前,還是在那以後一黨專制的六十年間,北京大學向來就是中國政治發展的“第一節火箭”,時值2009年的高度政治敏 感性,當局不遺餘力地狠抓北大“維穩”,先是以莫須有的理由早早的撤除了“三角地”,前不久又把著名自由化知識分子賀衛方教授流放到新疆,象紮鐵桶一般地 滅殺任何可能影響穩定的因素。誰也不曾料到,這個萬無一失的局面還是被打破了!破局的並不是中南海全力封堵的《零八憲章》,也不是黨內元老的《零九上 書》,更不是海內外民運、法輪功或什麼藏獨疆獨的“敵對勢力”,恰恰是中共信賴依靠的北大教授孫東東。

事緣3月23日出版的大陸一份官方 雜誌發表了對孫東東的採訪,孫說:“對那些老上訪專業戶,我負責任地說,不說100%吧,至少99%以上精神有問題——都是偏執型精神障礙。”“偏執型精 神障礙屬於需要強制的一類。因爲它擾亂社會秩序。”“把他送到醫院就是(對其人權)最大的保障。”這番言論引發軒然大波,有人在網上組織簽名要求孫東東道 歉,成百上千的訪民自發聚集到北京大學校門外抗議,他們打着橫幅“向孫東東討說法”,他們要求見北大校長、要求與孫東東辯論,怒斥北大教授爲“叫獸”。 4月8日孫某在網上發表致歉信表示“遺憾”。 但是訪民以孫的道歉缺乏誠意爲由,依然湧向北大繼續抗議,當局出動大批警察維持秩序,並強制把示威訪民押上大巴士予以遣散,事情還在發展……

六四以後的20年來,由於中南海頑固拒絕政治改革,經濟發展的同時急劇擴大了貧富差距,制度腐敗和社會不公導致上訪冤民成幾何級數上升,據保守估計大陸現有一千萬“上訪專業戶”,數量之巨以至於有人說中國出現了第五十七個民族——“訪民族”。毫無疑問,這是一個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弱勢羣體,也是一個集社會不滿之大成的邊緣羣體,更是一個抱定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置之死地而後生的特殊羣體,由於他們“家家都有一本難唸的經”,加上中共信訪制度的黑洞,長期以來各自爲戰、形同散沙,儘管他們都是“乾柴烈火”,卻始終被當局分而治之,長期掙扎在一種被剝奪尊嚴的非人的生活狀態。維權運動興起後,當局特別警覺人權活動人士在訪民中的任何活動,懲治也特別重。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孫東東本意是要給中南海檫鞋的一番高論,把長期以來處於分散狀態的訪民用最快速度整合起來了,幾乎讓他們一個早晨就萌發了互相聯合的自主意識。這可能就是維權運動從量變到質變的一個臨界點,這個上千萬的訪民羣體正在以從來沒有過的整體面目發出自己的怒吼。

孫某的檢討之所以缺乏誠意,因爲那是“奉命”之作,是權宜之計,是急於息事寧人的政治姿態,他的立場態度、思想方法沒有絲毫改變,中共依據他的“理論”打壓訪民的政策也沒有絲毫的變動,訪民的不滿和繼續抗議是邏輯的必然,如果你不給一個說法,訪民肯定會給你一個說法!但是,無論怎麼說,孫某竟然如此這般神不知鬼不覺地把“乾柴烈火”搬運到北大這個超級火藥桶邊上,這或許是立了2009年的第一功,衝這一點應該有人給孫東東“頒獎”,這些年來海內外民運和一切反共力量做了這麼多努力和犧牲,竟然被孫東東搶去了“功勞”。真是,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張偉國)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