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郑义:挽救非洲大象——世界与中国的曲折道路

2019-04-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被称为“象牙女王”的中国女商人杨凤兰在坦桑尼亚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法新社)
被称为“象牙女王”的中国女商人杨凤兰在坦桑尼亚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法新社)

2019年2月19日,一位被称为“象牙女王”的中国女商人杨凤兰在坦桑尼亚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个人全部财产充公。杨凤兰被控在2000至2014年间,从坦桑尼亚向远东地区走私出口800件象牙产品,涉及金额达250万美元。此外,同时被起诉的两名坦桑尼亚男子也分别被判处15年徒刑。这位“象牙女王”是中国第一批斯瓦西里语专业的大学生,曾担任中国援建坦赞铁路工程的翻译,1998年重返坦桑尼亚经商,被捕时正领导着非洲规模最大的象牙走私团伙。检察官的指控是:杨凤兰“通过收集、运输或者出口以及售卖重量高达1.889吨的象牙来故意组织、管理和为犯罪骗局提供资金。”这将近2吨象牙意味着大约400头大象被屠杀。作为非洲大象数量最多的国家之一,坦桑尼亚的大象数量在2009年至2014年间下降了六成,由超过10万头锐减到不到5万头。此次判刑,被外界认为是拯救非洲大象取得的标志性胜利。在坦桑尼亚法院判决的第二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中国政府对参与濒危野生动植物及其制品非法贸易的行为采取“零容忍”态度,不袒护中国公民的违法犯罪行为,支持坦桑尼亚有关部门依法、公正查处和审理此案。

这是一个积极的态度。

国际社会和中国都在全球象牙走私问题上走过一段曲折的道路。

据不可能完全的调查,1989年的前10年间,每10分钟至少有一头大象被杀。1989年,美国布什总统单方面禁止象牙进口,肯尼亚烧毁了13吨象牙库存,《濒危野生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宣布从下一年开始实行全球象牙贸易禁令。出人意料的是,津巴布韦、博茨瓦纳、纳米比亚、赞比亚和马拉维等国对这个象牙贸易禁令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他们国家的象群数量足够大,完全可以支持国际象牙贸易。1997年CITES在津巴布韦召开了一次重要会议,会议上穆加贝总统宣称大象占有太多的空间也喝掉太多的水,它们应当用象牙来支付它们的食宿费用。津巴布韦、博茨瓦纳和纳米比亚向CITES提出了一个交换条件:他们会遵守禁令,条件是允许他们出售为了控制象群数量而定期杀掉的大象的象牙,或者是因自然原因而死亡的大象象牙。

肯尼亞焚毁多达105吨的象牙,向全世界宣示反盗猎的決心。(美联社)
肯尼亞焚毁多达105吨的象牙,向全世界宣示反盗猎的決心。(美联社)

ITES作出妥协,同意授权这三个国家可以有一个一次性的“实验性销售”,想看看象牙贸易解禁之后,偷猎和走私是否会减少。允许的买家只有一个,就是日本。1999年,一次性地卖给日本55吨象牙,但想尽一切办法,竟然无法确认“实验”结果——在这个黑色的行当里,盗猎者、走私者、腐败官员,谁都不会给你提供准确数字。可以确认的后果是,日本几乎马上就说想要更多的象牙,中国也提出大量购买合法象牙的要求。一位资深环保学者挖苦说:“这是一个有点奇怪的实验。CITES先同意象牙的销售,然后再设计一个实验来测量它的影响,这就有点像在按下了第一次原子弹的测试按钮后,再来设计一个测量爆炸效果的实验装置。”

如果肯尼亚总统丹尼爾·阿拉普·莫怡是象牙禁令之父的话,那么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就是禁令首次破裂之父。

走过了一段备受指责的曲折道路之后,2014年,中国政府在广东东莞公开销毁6.1顿收缴的象牙,并邀请《濒危野生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秘书长,以及来自美国、英国、法国、肯尼亚、坦桑尼亚等20几个国家和组织的代表见证。大象牙先用电锯切割,再送入粉碎机,小象牙和制品直接粉碎。中国国家林业局说,此举是为了“警示世人,教育公众,显示中国政府打击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的决心”。东莞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因为175年前林则徐销毁鸦片就是在东莞的虎门,这会引起积极的联想。

为什麽要邀请20多个国家和组织的代表来作见证?因为在这件事上中国饱受国际谴责。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是,中国是非法象牙贸易的最大销赃地和终端市场,没有之一。据野生动物贸易研究委员会(TRAFFIC)的调查报告,中国高居全球非法象牙贸易国榜首。中国暴富阶层对象牙贪得无厌的需求,刺激了象牙走私和非法买卖,导致象牙价格飙升。据官方数据,2006年,每公斤象牙原料价格为4000人民币,2010年达1.8万元左右,2013年则更高达4万元。正是这种疯狂涨价,刺激了国际象牙黑市的发展。仅2011年,厦门海关就查获近12吨走私的非洲象牙。至于中国官方存有多少查没象牙,这是一个未知数。

公开焚毁走私象牙自然值得称赞,但国际舆论还呼吁中国政府禁止象牙的合法贸易。道理很简单,只有消除市场需求,才能根除象牙的非法买卖,拯救遭受大屠杀的象群。

中国有合法的象牙雕刻厂37家,销售商店145家,每年所消耗的象牙总量约5000公斤。据中国濒危动物进出口管理办公室副主任孟宪林介绍,中国合法象牙的来源一部分是2、30年前的合法进口;一部分是2008年经CITES批准从4个南部非洲国家一次性购买的库存;还有少量是近年从欧洲国家进口的老象牙。孟主任的情况介绍是一种婉转的辩护,其意思是说,中国不应对非洲大象被屠杀承担责任,因为中国市场上的象牙一部分是老象牙,一部分是合法购买的。而且,孟主任还解释说,中国象牙的贸易“主要用于象牙雕刻工艺的传承,不是一般的贸易”。这种说法有点叫人莫名其妙——全世界的象牙贸易最后都是用于象牙雕刻,除此之外,象牙还有其他任何实际用途吗?

孟主任所提及的2008年的那次合法的“一次性购进”是怎么回事呢?

乌干达当局缴获的象牙。(美联社)
乌干达当局缴获的象牙。(美联社)

 

1989年,《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禁止了对象牙的销售,因为盗猎者为获取象牙而杀掉了非洲一半以上的大象。事实证明,禁止象牙贸易获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象群数量逐渐开始恢复。9年之后的2008年,这一国际公约的执行官员异想天开,同意把非洲囤积的68吨象牙(等于将近7000头大象被拔牙)拍卖给中国和日本,拍卖所得款项将用于野生动物保护。这件事当时就有人激烈反对,但主事者坚持认为这一批廉价合法的象牙能遏制非法交易,挽救更多大象。他们的如意算盘是:中国宣称每年消耗象牙半吨,这批多年查禁的非洲象牙高达68吨,就算日本分走一部分,也够中国用几十年。国际公约执行官员完全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中日两个最大的买家合伙略施小计,压低了拍卖价格。中国需要大象牙来制作雕刻品,日本需要小的来做印章,两家商定不竞标而分别投标,结果成交的价格非常之低,以至于负责拍卖会的一位非洲官员追着亚洲买主们打听,想找出证据来证明她的国家受到了欺骗。但是国际公约执行官员们并不担心,他们认定拍卖价格很低,数量又极其巨大,必然会冲击黑市走私,使盗猎无暴利可图,自动停止。

但他们完全想错了。问题出在中国政府这个中间人:他们买进是低价,卖到雕刻厂却是天价,卖出价甚至高达买进价的8倍。也就是说,“公约”执行官员压低象牙价格的意图完全落空。中国市场价格继续上涨:2008年每磅530美元,68吨廉价象牙投入市场后,价格竟然飞涨到每磅1300美元(2013年)。盗猎活动变得更加诱人,大象遭到越来越疯狂的屠杀,走私象牙源源不断流入中国。

问题的关键在于,他们打算的、遵循的是一套本来行之有效的市场规律,但他们不懂得,中国不是一个市场经济的国家。正如土地买卖,中国政府低价从农民手中强行购进(半买半抢,抢劫成分大于买卖成分),一转手高价卖给房地产商,其中差价之高,成了中国各级政府的主要财源。既然有人半卖半送几十吨象牙,让你发一点小财,何乐而不为?

据一个独立的环境调查机构(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的执行总监玛丽·赖斯(Mary Rice)说:据他们估计,中国大约90%的象牙是非法的。

据纽约时报中文网报道:

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游说放宽象牙贸易的限制。尽管非洲大象正在大批遭到屠杀,野生动物贸易官员孟宪林却强调,象群能够承受稳定的国际象牙贸易。他在去年写给CITES秘书处的一封信中表示,除了合法获得的象牙外,中国应当被允许购买被查获的来自被猎杀大象的象牙。他说,亚洲每年需要约200吨象牙原料——这差不多相当于2万头大象。

“拯救大象”组织创始人伊恩·道格拉斯-汉密尔顿说,“大象未来的命运掌握在中国人手中。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很多国家的大象可能面临灭顶之灾。”

对于国际社会的担忧和期待,中国政府终于作出了积极的回应。

自2015年以来,中国政府先后暂停进口象牙雕刻品、狩猎纪念物象牙和《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生效前所获象牙及其制品。

2016年底,国务院要求分期分批停止商业性加工销售象牙及制品活动,并于2017年12月31日前全面停止。在此基础上,自2017年12月31日起又采取了停止国内象牙商业性加工销售的举措。截至2018年1月18日,已停止全部34家加工单位和143处销售场所的相关活动。

国际社会立即给予肯定,认为这是挽救大象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2019年,中国公安部宣称:对走私象牙等违法犯罪活动予以歼灭式围剿。

高居全球象牙公开贸易与非法走私榜首的中国终于顺应世界潮流,对大象未来的命运做出了一个积极的回应。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