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郑义:回到“五月花号”

2020-05-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受疫情重创的意大利米兰。新冠危机难以承受之痛敲响全球化丧钟?图为2020年5月6日,米兰的餐馆业者在抗议延长对餐馆开业的禁令。(法新社)
受疫情重创的意大利米兰。新冠危机难以承受之痛敲响全球化丧钟?图为2020年5月6日,米兰的餐馆业者在抗议延长对餐馆开业的禁令。(法新社)

据报道,8年前,也就是2012年,荷兰病毒学家罗恩•富希耶(Ron Fouchier)的实验室中,就用一种极其致命的禽流感病毒毒株做了一项实验,使病毒经过十几代变异,拥有了通过空气在人类之间传染的能力。类似的实验也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河冈义裕教授的实验室中进行。即使排除被用于生物武器的风险,富希耶的实验也引发了强烈反弹。美国国家生物安全科学顾问委员会(NSABB)认为这是“当前世界无法承受的难以想象的灾难”。中国微生物学家、禽流感病毒国际权威管轶认为:“如果哪天(这个)病毒突然杀向人群,能够在人与人之间传染,那就是世界末日的到来。”联想到本次瘟疫,不少科学家和情报机构都认为病毒是武汉P4实验室不慎泄露的。全世界有多少所P4?30多所。P3实验室呢,光中国就有30多所,全世界数以千计。科学家和承包商都信誓旦旦,担保不会发生任何意外。但事实上已经发生过多次严重事故。2005年美国某实验室玩了次大乌龙,把强烈传染性的流感病毒H2N2样品分发到全世界,五个月后才被加拿大一家实验室发现。世界卫生组织随即发出警报,全球收到H2N2病毒样本的18个国家几千个实验室迅速销毁。1967年德国马尔堡、法兰克福和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三家病毒实验室从乌干达猴子身上感染了一种怪病,这种比埃博拉厉害得多的病毒会造成恶性传染病,后来就以马尔堡命名。1979年前苏联斯维尔德洛夫斯克生物武器地下实验场发生意外,炭疽菌泄漏,不仅大面积消毒,连路面都用推土机铲掉重铺。此外,新加坡、台湾、中国大陆实验室都发生过SARS病毒感染事件。

认真想一想吧,全世界实验室数以千计,不泄露是偶然的,泄露是必然的。除了操作失误,还有种种防不胜防的意外,如地震、火灾、洪水、飓风、断电、电脑失误等等都可能造成病毒泄露。假若再加上几个想得诺贝尔奖的科学狂人、想得十二个处女的恐怖分子和自我崇拜的黑客,人类在本世纪之内自我毁灭的希望实在太大了。奥德在《悬崖》中说是掷骰子、俄罗斯轮盘赌——六分之一。

受疫情重创的意大利米兰。新冠危机难以承受之痛敲响全球化丧钟?图为2020年5月6日,米兰的餐馆业者在抗议延长对餐馆开业的禁令。(法新社)
受疫情重创的意大利米兰。新冠危机难以承受之痛敲响全球化丧钟?图为2020年5月6日,米兰的餐馆业者在抗议延长对餐馆开业的禁令。(法新社)


早就有不少的科学家、政治家、思想家对大资本、高科技的无限扩张表示忧虑,更不断有人发出严厉警讯,但这个世界充耳不闻。一方面出于“天塌众人死”的侥幸、麻木心态,另一方面出于人类的贪婪本性。这种贪婪最集中的表现就是无限自我扩张的跨国公司。

跨国公司的飞速扩张无疑是全球化背后一个最基本最重要的事实。

英国“东印度公司”——对,就是那个中国人痛恨的卖鸦片的“东印度公司”——应该是跨国公司之鼻祖。该公司因获得英国王室给予的贸易专利特许,在远洋贸易中迅速做大,击败了荷兰、葡萄牙、法国的竞争对手,后来甚至可以铸造钱币、组织军队、参与外交,俨然成了一个国家。在中国,东印度公司大量输入鸦片,造成庞大贸易逆差,引起林则徐禁烟、鸦片战争。在美国,这个东印度公司垄断茶叶贸易,造成波士顿茶叶事件,引发了美国独立战争。百多年前,《泰晤士报》在评价东印度公司274年历史时曾这样说:“在人类历史上它完成了任何一个公司从未肩负过,并在今后历史中可能也不会肩负的任务。”——不一定!《泰晤士报》说得太肯定了。在今天,大型跨国公司对世界的影响和控制力远远超过了当年的东印度公司。

2018年,零售业巨头沃尔玛的总收入达到了5144亿美元,这比以色列、泰国、比利时等国的GDP还要多。

2019年,苹果公司市值达到6684亿美元,已接近整个拉丁美洲以及EMEA(欧洲、中东、非洲三个地区的合称)上市公司之和。这一市值比阿富汗和伊拉克GDP之和的两倍还多。此外,据美国信托银行数据统计,截至2014年4月,苹果坐拥950亿英镑现金储备,是英国国库2倍,德国4倍。

人们终于惊讶地发现:全球最大的30个经济体,17个是跨国公司,13个是国家。2004年统计,全球前100个经济体,53个是跨国公司,47个是国家。——了不起啊,超级资本!
一切关于全球化的话题,必须承认这一基本事实:大型跨国公司对世界的生产、研发、贸易和金融已构成压倒性统治。全世界资本高度集中于这些超国家的财团或公司,它们决定性地改变了或正在改变一切,从经济、社会、政治,到科技、文化、教育、习俗,甚至道德伦理。有学者指出:全球200家最大的跨国公司才是世界的真正的主人。它们的权力如此强大、集中,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我看,他们只差没有军队了。如果放任目前的这个世界市场的规律继续运转下去,它们迟早会有军队的。

是谁赋予了这些超级资本可以凌驾于国家的权力?——全球市场、全球化。

最近发生的趣闻:美国有民众举行集会,高呼“逮捕比尔盖茨!”声称“新冠疫情是一场骗局”。事因多年前比尔盖茨曾警告:人类最大的风险可能是威胁数百万人生命的传染病。现在就成了制造新冠病毒以控制人类的证据。这显然是欲加之罪,毫无逻辑。但其背后是否反映出民众对世界首富、对微软公司的仇恨呢?这是需要思索的。

20年前(1999年11月),在美国西雅图召开的世界贸易组织第三届部长会议期间发生的“西雅图风暴”拉开了全球范围内反全球化运动的序幕。由此以降,包括历届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在内的几乎各种事关国际经济贸易的国际会议,都发生了反全球化运动者大规模的抗议活动。(美联社资料图片)
20年前(1999年11月),在美国西雅图召开的世界贸易组织第三届部长会议期间发生的“西雅图风暴”拉开了全球范围内反全球化运动的序幕。由此以降,包括历届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在内的几乎各种事关国际经济贸易的国际会议,都发生了反全球化运动者大规模的抗议活动。(美联社资料图片)


微软和比尔盖茨早就饱受指责,陷入“垄断和不正当竞争“的诉讼。美国司法部和欧盟委员会根据反托拉斯法都对微软做出过不利裁定,最后以和解告终。这一反垄断诉讼案名叫“美国诉微软案”,起诉者阵营空前强大,是美国联邦政府联合19个州以及首都华盛顿共同起诉。微软毫不畏惧,不过稍作让步,达成和解。首都华盛顿和加州、康州、艾奥瓦州、佛州、堪萨斯州、明尼苏达州、维州、麻州、犹他州对这样的和解结果很不满意,认为这只不过是”一个巴掌打在手腕上”,而PC行业权威人士罗伯特·X·克林格利则表示:拆分是不可能的了,“现在唯一可以让微软倒台的可能只有自杀”。但微软不仅没倒台,不自杀,反而日益壮大。比尔盖茨成为全球首富,微软公司始终据全球跨国公司榜首,与苹果、谷歌、亚马逊、美孚石油、通用电气等超级资本共享繁荣。特朗普总统刚宣布停止资助世界卫生组织,比尔盖茨不仅公开强烈反对,而且立即宣布追加捐赠1.5亿美元,加上两个多月前已经捐出的1亿美元,共2.5亿美元。他当然可以这样干,他拥有能与国家抗衡的实力。特朗普是美国人投票选出来的,比尔盖茨也是选出来的,选票是钱,而且是全球投票。

跨国公司的传奇,在开头部分都是自由而平等的竞争。可惜用不了多久,一进入高潮就是丛林中血腥的杀戮,有人统计过,225个富翁拥有的个人财产超过世界上最贫穷的25亿人口一年收入的总和。不仅仅是财富,他们的权力远超国家领袖,而且是终身制甚至家族制。这个超级资本一旦出现,世界性垄断一旦确立,自由市场、平等竞争便再无立足之地。跨国公司就像一头有生命的巨兽,以无止境的制造、倾轧、发展、前进、创新来迎合贪欲,甚至制造贪欲,无情地吞噬资源、环境,使地球资源与环境不胜重负,使人性加速堕落,最终不成其为人。但这头巨兽不是从丛林中忽然跑出来的,而是消费者一点点养大的,一人一票选择出来的。国家权力也是一人一票,但与跨国公司不同,公民投出的每一票中除了个人利益,还有自由平等博爱等基本价值。投给跨国公司的那一票中,只有贪婪的物欲。国家权力要装进笼子,超级资本呢?

制止跨国垄断必须修法,这是本次瘟疫给我们的具体直接的启示。事实证明,原有的反垄断法软弱无力。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总裁格林斯潘早在1967年就说过:“这个国家的整套反垄断法规,是混乱和无知的大杂烩。”微软公司躲避了拆分,而要求拆分谷歌、脸书、亚马逊、苹果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是大幅度修法的时间了。既然必须把政治权力关进笼子,那么这些微软式的大跨国公司呢?不要忘了,正是它们,以无限增长的疯狂正把人类引向灭亡。如果这次瘟疫之后还限制不住跨国公司,我们这种的人类就不配拥有自我毁灭之外更好的命运。

2019年,有无神论者及团体要求取消“我们信靠上帝”这句国训。经明尼苏达州联邦上诉法院裁定败诉,并美国最高法院拒绝听取其上诉。(Public Domain)
2019年,有无神论者及团体要求取消“我们信靠上帝”这句国训。经明尼苏达州联邦上诉法院裁定败诉,并美国最高法院拒绝听取其上诉。(Public Domain)


本次瘟疫带给我们的最重要的启示是:回到传统价值、信仰,保持精神与物质的平衡。所谓精神与物质的平衡,其最经典的象征就是美钞:既体现了世俗的价值——财富,也以不妥协的态度宣示着世俗生活不可悖离的神圣来源。在每一张美国纸币、硬币上都印有经美国国会正式确认的“国家格言”:“我们信仰上帝”。在一元纸币上还印有一句“上帝賜予我們一切”(拉丁文)。很显然,这是在强调美国立国的基督教精神来源。尽管世俗化迅猛席卷全球,但美国至今还有70%的人自称信仰基督教(2014年数字)。历史证明,惟有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相对平衡时期,人类幸福的理想才能成为社会现实。一切关于民主、自由、宪政、人权、法制的理念全都来源于基督教。最具代表性的文本就是美国独立宣言,其中被称为“世界近现代史上最有持久影响力的单一短句”——“人人被造而平等”提炼出美国立国精神之核心:信仰。独立宣言第一自然段宣告了美国独立的依据:“自然法则和上帝的旨意”;第二自然段宣告建立政府的依据:“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让渡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们才在他们中间建立政府……”。——开篇名义,起草者们在篇首即两次引称上帝,从而把整个文本稳妥地建立在神圣磐石之上。对于美国来说,回到传统价值、信仰,保持精神与物质的平衡,就是回到“五月花号”,回到美国先民“建立一座山巅之城”、“创建心灵深处的种植园”的辉煌理想,回到独立宣言,回到创建这个国家的伟大奠基者那里。

只有在一个有上帝的世界里,贪欲才可能受到制约,金钱、市场、科学才不会变成偶像,过度生产、过度消费、无限增长、破坏性发展才不致把人类引向毁灭。

特朗普和美国有三件改变世界的事情可做:抵制中共红色帝国扩张,最后埋葬共产极权主义;修改反垄断法,对世界市场、超级资本做出有效限制;抵制道德虚无主义,恢复美国立国的基督教传统。这三件事是相互关联的,其核心是全球化。这三件事即便没有做成,也将深刻影响人类,给未来带来希望。做成第一件事,特朗普将给中国人带来自由,给亚洲带来平安。做成第二件事,特朗普将给美国带来复兴繁荣,给世界带来真正自由平等的竞争。做成第三件事,特朗普将使美国再次成为“山巅之城”,从而跻身于最伟大的美国总统之列。

2020年5月5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