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击性物种 - 大雁(郑义)

2019-01-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加拿大大雁(AP)
加拿大大雁(AP)

有人说,加拿大大雁是世界上最凶残的动物之一,绝对可以算得上“战神”。一位名叫Kerry Surman的渥太华女子骑自行车遇到几只穿越道路的大雁,没有停车礼让,一只大雁突然飞起,愤怒地用翅膀将她扇倒,摔得头破血流,直接去医院住了五天。有网友调侃:这么彪悍的战斗物种,大概只有普京大帝才能降服它当坐骑了!

在北美,大雁攻击人不算稀罕。特别是春天生育季节,正在孵卵的大雁你最好绕着走。此时的大雁极具攻击性,看谁都不顺眼,尤其是孩子。这是动物的天性,无可非议。可怜天下父母心。但是,在我的感觉中,大雁的这种攻击性确系“防卫过当”。女儿幼时,骑上小三轮车一同去散步,每到两湖中间的必经小路就紧张起来。湖边吃草的雁群不仅不让路,还常常有几只冲过来威胁,埋下头张开嘴,发出蛇一样的嘶嘶声。小女儿吓得满眼惊恐,若不是我拉住她的车把,一定是转身就逃。只因为有大人干预,这些大雁才愤愤不平地让开一条通路。我心想,真是笑话,在中国不过是一道菜,在美国就这么猖狂?简直是惯的!大雁生得有翅膀,可是过马路从来不飞,总是一步三摇迈方步。吃住了汽车不敢压,他们有先行权。很快我习惯了,觉得这样很好,家都有一份大致平等的有尊严的生存权。

所谓北美大雁凶残,那是因为人不反击,更不攻击。有次和朋友打野鸭归途,发现只有在城镇附近,大雁才不避人,野地里的大雁,则根本是不可能靠近的。为了验证这个观察结果,我们把小卡车开到一片空旷田野,至少有上千只的大雁在麦茬地里捡麦粒儿吃。一停车,警卫的大雁发出信号,雁群顿时起飞,眨眼工夫一只不剩。我至今没想明白,它们小小的脑瓜里,这安全区和危险区的判断是怎么做出来的。一到住宅区附近,你就是拎起一只枪,人家也不睬你。这证明,人类对野生动物的保护,关爱得到了正面的回馈。它们完全懂得了。

美国科罗拉多州出了一则新闻:一个“大雁家庭”一家七口散步,竟然走到繁忙的公路上。警察发现了,以警车护送,旁边一辆,后面一辆,按照它们步行的速度缓缓而行。其他车辆也纷纷减速慢行,一直到这家大雁安全地走进附近草丛,有路人拍下了这些感人的画面,“有爱心的警察”大受称赞。

相反的故事也有:2017年5月间,美国福克斯新闻报导:一位名叫麦克丹尼尔的男子看见一只大雁张开双翅追逐自己4岁的儿子,随手捡起儿子的玩具塑胶球棒打了大雁,随后抓起儿子逃离险境。他说只打了一下,目击者说打了三下。马里恩县动物服务部门来到现场,认为麦克丹尼尔“残忍对待动物”,给他开了张告票。麦克丹尼尔认为他只是在保护孩子。他还说,媒体曾报导大雁越来越具有侵略性,“这是非常令人沮丧的,为什么不允许我保护我的孩子避免野生动物的伤害?”对这个案例,自然资源部(自然资源部,DNR)官员表示,人们有权在受到野生动物攻击时保护自己和他人,但只能根据特定动物可能造成的伤害程度,采取合理武力。依我看,这位父亲不应受到惩罚,因为他毕竟是在保护自己的儿子。但他确实防卫过当,只要站出来阻止,大雁必定退缩。加拿大是允许用枪支对付大雁的,条件是万不得已之际。但使用枪支必须先证明其他手段无效,并获得野生动物服务中心许可,而且只能是鸣枪驱散,不是打下来吃肉。

在北美,大雁不是见人就跑,反而“越来越具有侵略性”,我以为是一件好事。这是人与动物,人与自然更趋和谐的例证,也是人性向善的例证。中国的事不忍多说,一切珍稀动植物都是待烹佳肴。其实大雁在中国是最应该受到礼遇的。在中国古代,男婚女嫁,聘礼是一只大雁,即“礼仪”中的所谓“昏(婚)礼下达,纳采用雁”。证明男子勇武,起码能射落大雁。寄情更深的是,大雁是爱情,婚姻最美好的象征。大雁是候鸟,往来有信。大雁忠贞不二,一夫一妻,终身不渝。后来,大雁变成了家鹅,可能因大雁是候鸟,得之不易。虽然以鹅为聘礼得到社会承认,但人们心中仍然有挥之不去的遗憾。家鹅似雁,却没有雁的操守品德,不过是个替代品,假货。于是在雁字下面加了个“贝”(钱的意思),造出一个新字“赝”,赝品的“赝”。

大雁是不是至情至性,忠贞不二?我没有直接经验,但天鹅肯定是的。家居马里兰州蒙哥马利镇时,附近有一小湖,湖边树林里有灰鹤,湖上有许多大雁。最令人惊喜的是有一只白天鹅,一年四季不离去。可是就这一只。有人说,是另一只死去了,剩下的这只不肯离去。这只孤独的白天鹅陪伴人们多年,后来消失了。很快,本地小报刊出一篇报导:日前,这只大家喜爱的白天鹅被一位醉驾者重伤,送医不治,就埋在了湖畔,立了一小碑,以纪念这位陪伴我们多年的朋友。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