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请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先生鞠躬下课(郑义)

2013-03-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这些日子来,雾霾闹得人心惶惶。事关百姓健康与生命,无处可逃,舆论便从忧虑转变为愤怒。在这样巨大的社会压力下,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先生居然出来给大家添堵。

在接受人民日报专访时,他说,“欧美等发达国家耗费了三五十年时间才基本解决大气污染问题”,告诫百姓们“要正确对待当前的大气污染形势,充分认识改善大气环境质量的艰巨性丶复杂性与长期性,做好打持久战的思想准备”。

天哪,这就是政府主管部门对我们的交代!什麽意思嘛?“欧美等发达国家耗费了三五十年时间才基本解决大气污染问题”——这个“才”字太叫人绝望了!也就是说,中国还不是发达国家,三五十年还根本没指望!

一谈到中国的环境污染,一批无良官员和专家总喜欢说两句话。一句是:按照西方发达国家规律,要到人均GDP五千美元时才能有指望;另一句是:西方发达国家三五十年才基本解决。多少了解一点西方污染治理历史的人都明白,这纯粹是两个弥天大谎。我最奇怪的是,这些人就没有一点点良知,一点点脸面吗?这种不需要费多大气力就能揭穿的谎话,怎麽就敢一遍又一遍重复呢?

西方发达国家曾经发生过严重空气污染的城市,无一不是迅速转变。就连当时的空气污染之最,同时也是治理得最为艰难的伦敦,也在很短时间里实现了根本性转变。说水污染丶土壤污染需要相当的治理时间,那是因为在河道与土壤里有存留物,很难短期消除。

即便河水清洁了,天上不再下酸雨了,工厂不再往土壤里排放重金属了,那些长期积累下来的污染物质仍然难以消除。严重污染的河流,有时候还需要把河底淤泥都清除掉。严重污染的土壤,有时候要挖起来深埋。空气污染也有存留物吗?风一吹就飘走了,雨一下就流走了。只要消除了污染源,空气立即清洁,怎麽三五十年还不够用呢!吴晓青先生呀,您是真不懂还是不要颜面呢!

其实,民众所关切的,是“扭转趋势”的时间,这也是问题的关键。退一万步,我暂且同意吴晓青先生及众多无良学者的说法,就算伦敦污染花费了三五十年“才基本解决”,或者再彻底一点,说发生於1952年的伦敦大污染直到今天的2013年“才基本解决”,其花费的时间长达60年,——我现在要向吴晓青们提出的问题是:这条污染曲线的拐点在什麽时间?

我掌握的资料还不够详细,不敢说其拐点是1952年之後的第一年丶第二年或者第三年,但是,资料告诉我,至少是在第八年,伦敦的废气排放总量就下降了37%,冬季日照时间增加了70%。根据这两个数字来估算,这个拐点可能就在1952年後的一两年丶两三年之间,甚至可以说“立即”。吴先生,您能够告诉我们中国或者北京的拐点在什麽时候吗?

空气污染当然与制造业相关,没有工业废气和汽车尾气的大量排放自然没有空气污染。但是空气污染之治理,就直接跟制度相关了。你们的政府与化公为私的厂长经理沆瀣一气,你们的环保机构收受贿赂丶警匪一家,你们的官员从污染中大发横财,污染与你们是连体婴,你们怎麽会挥刀自宫呢?你们的政府不许媒体深度报导污染黑幕,不许民众抗议示威,不许成立民众成立赖以自保的民间组织,还反过来迫害受害者——说白了吧,就这样硬挺下去,这拐点一万年也不会到来。

吴晓青先生还出过一次大名,即公开指责美国驻华使馆公布PM2.5数据是“干涉内政”。从上一次“干涉内政”说,到这一次“三五十年持久战”说,玩笑已经开得够大的了。即便从宦途着眼,这也是纪录在案的“负政绩”。倒忙帮太多了,也是很危险的。如果坐在那个讲台上不好说话,左右不是人,不如早一点鞠躬下课。

2013年3月11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