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邻国砍到巴新热带雨林(郑义)

2018-06-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当代作家郑义
中国当代作家郑义

去年春,美国密西根州立大学两位研究者发表文章说,中国森林在遭到几十年的砍伐之后,开始出现复苏。根据美国国家航天宇航局的图像和官方数据,研究者断定,北京当局通过禁止某些地区的伐木,或打击非法砍伐从而让森林再生的计划有了一点效果。两位研究者之一的刘建国教授说:在艰巨的环境挑战下,中国的森林出现复苏,这是令人鼓舞的。

对这种说法,我持有不同意见。中国森林之复苏,并不是因为中国政府禁伐,而仅仅是因为森林被砍光了。上世纪末,我在《中国之毁灭》一书中曾宣布:“中国已无森林”。当然不是说一棵树也没有了,而是森林这样一种最大的陆地生态系统已经不复存在。这并非我个人的意见。在我之前,早就有专家学者和官员做出了预言或结论。例如,1997年四川一位林业官员就直截了当地说:“四川已经没有可以砍伐的森林了。”再例如,比这位四川林业官员再早近20年,1978年,时任国家林业总局局长的罗玉川就发出警讯:如果乱砍滥伐的现象继续下去,到本世纪末,中国森林就有被砍光的危险。当然不只是这两位,作出灾难性预言的人很多。奇妙的是,这些预言完全准时兑现,丝毫不爽。1999年,二十世纪最后一年,中国最后一条森林铁路退役,改作观光游览。为什么?森林砍光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全国林业公安机关受理的哄抢盗伐森林案件年均5万多起,始终维持在一个相当高的数字上,但世纪末急剧下降,以至于完全消失。这也并不意味著执法力度加大,仅仅是因为没有林子可以哄抢盗伐了。二十年过去,人们从谷歌地图上发现中国变绿了些,不是政府起什么积极作用了,而是砍光了的森林在自然复苏。

密西根大学两位研究者第二个观察是:通过大量进口木材,中国森林退化的问题可能已经转移到其它国家。出口木材的国家在砍伐森林,而进口到中国的木材很大一部分被用来为美欧等发达国家制造家具。——好,让我们来看看这个森林灾难转移的过程。

一个在英格兰注册的名叫“全球见证”(Global Witness)的非政府组织发表了一篇调查报告,题目叫做《不光彩的生意》。他们在2014年到2016年间追踪了从巴新(巴布亚新几内亚)经由中国最后到美国零售商店的木材供应链,总计14,000公里。调查者们发现,随着古老的热带雨林被主要来自中国的伐木公司砍伐,巴新各地原住民的生计和环境遭到了破坏。美国商店销售的一些异域木制品,有可能在巴新导致原住民的土地被窃取、森林遭到滥伐。这些产品还可能违反美国法律,给美国企业带来被制裁的风险。——这里所说的“异域”,其实就是中国。简而言之,中国大型伐木公司通过种种欺诈、作假、贿赂手段,与当地政府达成租期长达99年的土地租约,砍伐雨林,运走木材,然后种植油棕榈。原住民为反抗环境和生活所遭到的摧毁,进行了不懈的抗争。中国伐木公司声称,现在他们拥有这些土地了,想做什么都可以。据巴新最高法院裁定,这些土地的取得和砍伐均为非法。但被伐木公司收买了地方官员和警察,骚扰、逮捕、殴打那些揭露真相的原住民。晚上光顾抗议村庄,使民众惊恐不已,生怕会烧了他们的房屋。巴新出口量最大的树种叫唐木(也称番龙眼),成树高达30—45米,树径近1米,结一种类似龙眼的果实,更是优质的木材。木质有金色光泽,致密而美观,是製作高档家具和地板的材料。调查者们继续追踪,发现从巴新出口的雨林原木95%被运往中国,大部分从位于长江口的张家港和靖江这两个港口登岸,再运往浙江南浔这个“实木地板之都”加工制作,制成品大部分在中国国内销售,小部分出口到美国的地板零售商。美国是中国木制品的最大买家,其中巴新木材的制成的地板占到可观的数量。他们还发现,尽管美国《雷斯法案》禁止非法木材贸易,某些美国和中国企业在销售唐木地板的时没有采取必要步骤确保产品是合法的。在他们的敦促下,两家最大的美国地板销售商承诺停止采购和销售唐木地板,并尽职调查,以保证木材来源的合法性及道德性。

在这个长篇调查报告中,“全球见证”这个民间组织分别向美国、中国和巴新提出建议,其中提请中国政府落实强制性措施,确保进口木材在砍伐、运输和加工过程中符合来源国所有适用法律,对违法者进行惩戒,并公开调查的政策和程序。——这一愿望很美好,但中国很难做到。不要忘记,中国自己的森林就彻底砍光了,没人能阻止。中国没有这样的司法机制,就连司法本身也是腐败的。加之贪腐横行,道德沦丧,连国内的违法都难以制止,又何谈国外的事情呢?而且,中国并没有一个类似于美国《雷斯法案》的法律对自己的企业加以约束。最令人惊异的是,腐败是预谋的。——有资料显示:2016年,逾80%的中国热带原木进口量来自在世界银行全球清廉和法治排行榜上排名最低的一些国家。

那么,巴新雨林的前景如何呢?我估计不外乎两条:一是完全砍光,砍光就罢手了。二是中国房地产业大幅降温或崩溃,也就不需要那么多红木地板和家具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网编:洪伟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