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朱兆基:中国隐形军方企业无处不在

2020-04-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融通资产管理集团。(网页截图)
中国融通资产管理集团。(网页截图)

4月1日,一家神秘的巨型企业出现在中国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央企名单上。这个名单上的企业均由国资委代表国家履行出资人职责,就是说资本是纯国有的。

这个名为中国融通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的企业在名单上排第10位,位列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之前,比国家电网更靠前得多,排在它前面的只有几大军工巨头。看来,它的身份非同一般。

其实,它的背景只要看看它的前身的名字,军产筹备组,就一目了然。在2016年中共要求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活动后,军方在全国范围内移交出来的所有经营性资产、物业和农场等总面积相当于一个浙江省,资产总规模超万亿元。

达到这个体量,中国地产巨头万科用了33年,碧桂园用了25年,恒大用了19年,而融通生下来就有。坊间有人戏言:你说条条大路通罗马,有的人说“老子就是罗马”,而且罗马就是一天建成的。

军队房产的油水只需要四个字来描述:“富可敌国”。自2007年青岛拍出第一块军用空余土地后,央企被一度要求退出房地产市场,但对军队来说,历次房产大清查,查一轮乱一轮,军队住房制度一边改革,基层一边怨声载道。谷俊山及背后的徐才厚、郭伯雄爆出惊天贪腐后,参与查谷的总后勤部长廖锡龙接踵落马,既是新君对旧将一个也信不过,也说明以总后为代表的军队既得利益之不可救药。

中国军方企业富可敌国


由左至右:郭伯雄、谷俊山、徐才厚的贪腐骇人听闻,但真正问题不是钱,而是他们形成山头,无视于党中央,在军队建立独立王国。(视频截图/CCTV)
由左至右:郭伯雄、谷俊山、徐才厚的贪腐骇人听闻,但真正问题不是钱,而是他们形成山头,无视于党中央,在军队建立独立王国。(视频截图/CCTV)

这也是为什么新的融通集团从首任董事长到副总经理大部分从兵器、诚通、中建、中粮、中化、中航工业和华润等央企抽调的原因。而且,这次中国军队有偿服务和经营性资产的剥离之彻底,几乎使过去以脑满肠肥著称的总后勤部高级军官集团的油水被腰斩。

然而,中国军队长期以来基于特殊政治地位和军事名义,占据了各大城市和风景名胜大量黄金地段,这些资源的经济价值有目共睹,即使全军的贪腐力量上下其手,也不过九牛一毛。这笔财富被收回,绝不等于能为民生所用,更谈不上回到了人民手中。虽然新成立的央企名义上仍以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为目标,但其收益依然不过是千疮百孔的国家财政的一根新输血管,国家财政与民生幸福之间的关系还隔着十万八千里。

如果说中国军队地产算一笔浮财,融通的成立就相当于现在土豪劣绅学会了抢在劳动人民之前,自己“打土豪,分田地”,让浮财左手换右手,这也算是历史创举了。

中国融通一生下来,经营范围就覆盖10个领域,前三个就是房地产、农业、酒店/旅游业,为此一口气成立了11个分公司。这说明,中国从军队剥离的军产主要是城市建设用地、农业用地和统称“楼堂馆所”的招待物业。这些资源当然不该为军队极为浪费地占有并助长腐败。因为中国整个土地制度的国家垄断和落后,将它们简单拍卖也未必可行,但看样子中共高层也根本没有打算将它们还给社会。他们眼中唯一信得过的只有国资委(甚至可以说党资委)体制。

此前类似的资产处理还有不少,比如上一轮军队停止经商中所谓剥离出来的保利等军队特权垄断企业,只是脱了军装,利益换了个户头;又如公安系统长期直接经营的保安公司,也属特权垄断企业,改革下来无非也是脱了警服,号称独立经营。对中共来说,最终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即使如这次这样,将军队小到印刷厂在内的经营全部剥离,军队在巨额装备、物资和服务采购领域也建立了社会化保障和招投标制度,仍然会有人构建起新的利益输送链条。没有司法和新闻的独立,没有军队国家化,这些领域是不可能在没有真正监督的情况下实现社会公共利益最大化的,只能是新的权力集团利益最大化。

有人吹嘘称这次能集中一个浙江省的面积于一家央企,正好可以试验“新经济”。即使如此,这种“新经济”也最多又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或者“上山下乡”一类的戏码,后果可想而知。

杜绝军队从商谈何容易

中国这类不明不白的资源存量还多得可怕。2006年的国资委曾下决心将央企总数从157家减少到80至100家,结果用了12年才降到100家以内,现在新的名单又在悄然加长,其中很多新面孔正是体制内积重难返的事业单位,比如大量的勘察设计和施工建设单位。强行市场化,既得利益集团阵痛太大,又迷信集中力量办大事,就只能换个所谓的市场主体名目,在体制内继续好死不如赖活。

中国有不少大学生总是热衷于吹嘘自己母校校园大,这是在土地资源比中国丰富百倍的前苏联也没有的传统。殊不知校园大无非只是中共土地行政划拨制度的随意性和浪费性的表现。这一体制的后果之一就是中国大城市一面政府手里有充裕的土地,一面地价飞涨,一面权力寻租,一面强制拆迁。在这种畸形的土地制度下,这些大学生们还终日激动于“国土一寸都不能少”,更显可笑。

军方企业缺乏经济效益

对融通的军产生意,还有一类业务可以类比。人类现有的互联网和GPS卫星导航技术的源头都是美国国防部,但在这两个现在已发展成万亿级产业的领域,美国军方并没有发财,也没有什么“原始股”可供转到白宫手里“充实国有资产”。中国欲与美国在全球决一雌雄的“北斗”卫星导航技术也是彻头彻尾的军队生意,现在即使引入一些市场化措施推进产业化,仍然是强烈的政府主导,最发财的也一定是政府或者其代理人。下一步中国还不乏对互联网另起炉灶的雄心。

中共现有的这个体制当然比前苏联是先进了不少,起码懂得充分占有市场化的油水,但从融通所体现的趋势看,其出发点和最终目的又比前苏联好不了哪去。这也最终影响到中美在高技术新兴产业和整体经济发展上的水平。央企制度不管体量上如何惊人,从效率和公平的角度说都已“输在起跑线上”,世界五百强里有的是中国企业,可是哪一个能在完全市场化的公平竞争中保有五百强地位呢?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