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朱兆基:中国的军事触角可以伸多远?


2020-11-12
Share
1 2020年11月8日,中国官媒报道,中国空军某部将中国军队歼击机单次飞行时长纪录从8.5小时提升到10小时。(视频截图)

11月8日,中国官媒报道,中国空军某部将中国军队歼击机单次飞行时长纪录从8.5小时提升到10小时。尽管中国声称此举“对南海海域全覆盖警训具有重大战略意义”,其实只是见识有限。自空中加油技术于1950年代出现,美军战机经多次空中加油,实现长时间作战就已成家常便饭,环球飞行都不是问题。由于空间狭窄,人员疲劳难以缓解,这种做法在战斗机上意义远不如在轰炸机上实用。而中国空军的轰炸机也能空中加油,何以还要战斗机如此辛苦?很可能是成本和面对对方战斗机时的空战能力问题。可是中国海军的航母难道不能南海全覆盖吗?这就只能是军种竞争问题了,同时也隐约暗示中国航母战力和南海岛礁机场部署能力都很有限。

同时,从报道中看,这次创纪录的很可能只有一架苏-30或歼-16双座战斗机。经一次空中加油续航时间能增至10小时,正是俄制苏-30很早就具备的性能,吃惊的是中国空军引进多年反倒从没试过。为最大限度增加巡航半径,还需要大大减少载弹量,反之亦然。再从此次创纪录飞行还有同中队战机轮番护航来看,试飞很可能还是在近海空域而非真的南海远端,加上“战机起飞对气流影响较大,为了飞行安全,每架战机间隔10分钟起飞”的惊世骇俗之语,堪称如履薄冰。


2020年11月8日,中国官媒报道,中国空军某部将中国军队歼击机单次飞行时长纪录从8.5小时提升到10小时。(视频截图)
2020年11月8日,中国官媒报道,中国空军某部将中国军队歼击机单次飞行时长纪录从8.5小时提升到10小时。(视频截图)

中国军队“走出去”的野心近几十年可谓迅速膨胀,各种纸上谈兵更是气冲宵汉,但从军队的实践中看,每次迈出一大步往往要被逼着干,毕竟怕出事,也容易出事。中国核潜艇1985年载入史册的最长续航力试验就大吹超越了美国几十年前的纪录,却只字不提试验只是在黄海近岸海域兜了三个月的圈子。2008年底至今的亚丁湾护航虽然首次实现了远海力量存在,但暴露的问题和带来的压力只有自己心知肚明,时间一长,也只能保持象征性规模。空军则直到2011年才首次派出运输机跌跌撞撞赴利比亚撤侨。吉布提基地虽然令世界侧目,但相比中国近十几年在巴基斯坦、缅甸、基里巴斯、斯里兰卡等多个地点的海外军事存在野心,也只剩象征性意义。

最新的动向是2020年10月23日有柬埔寨民众聚集在中国驻金边大使馆前,抗议中国计划在该国设立军事基地。10月初,金边当局拆除了位于泰国湾的云朗海军基地内一处由美国出资建设的军事设施,此举被认为将允许中国海军在此设立军事基地,从而大大增强对南海南部的控制能力。不过,同中国近年在东南亚和印度洋的一系列类似行为一样,中国在柬埔寨的活动也很难直接指控,因为它完全包装在合法的经贸合作中,包括中资企业长期租赁大片土地,开发度假村、赌场,建设国际机场和商业码头,然后以后勤补给的名义允许中国舰艇靠泊。虽然离长期驻扎部队还相距甚远,但关键还取决于所在国在国际局势紧张甚至爆发武装冲突之时,是否能为中国收买,继续提供甚至升级中国军队驻扎权,从而使中国享有期货性质的海外军事基地,而在平时,中国则得以保持低调,不留把柄。


2020年11月8日,中国官媒报道,中国空军某部将中国军队歼击机单次飞行时长纪录从8.5小时提升到10小时。(视频截图)
2020年11月8日,中国官媒报道,中国空军某部将中国军队歼击机单次飞行时长纪录从8.5小时提升到10小时。(视频截图)

当然,中国的这一策略不无难度。自红色高棉失败以来,中国还从未通过大规模的援助扶植并控制过战略地位重要的第三世界国家,即使已执政超30年的洪森政府与中国关系密切,与美国有所疏远,也很难在东盟成员国内公然担当中国的楔子。如果考虑到想象中的国际局势紧张甚至爆发武装冲突的背景、很可能是中国与美国以及整个西方所代表的现行国际秩序对抗,就很难有中小国家敢于为中国火中取栗。同时,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在东南亚和印度洋地区也引发了明显的争议。在大量中资涌入的西哈努克港,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开发活动,都不仅没有让当地人得到足够益处,反而形成了秩序混乱,形象不佳的中国特区。

事实上,中国的对外军事扩张一直受制于自身长期的“不结盟”政策,不过近年北京内部早有改弦更张的强烈主张。在10月22日的瓦尔代对话俱乐部上,普京出人意料地表示:尽管俄中双方目前都没有设定目标要建立军事同盟,但绝不应该排除这种可能。这当然为中国的海外军事部署增加了更多可能性。由于自身国力实在破败不堪,俄罗斯也完全可能抛开此前一直强烈存在的猜忌、疑虑和主次之争,极力拉拢财力尚存又同样孤立的中国为盟友。

不过,尽管有政治上相互取暖需求,目前两国的军事合作仍缺乏实质深度,定期联合军演表演色彩浓重,正在颠倒供需关系的军事技术合作也没有章法,战略导弹预警系统的联手更需要两国将核战略捆绑,这些都离政治上设想的热度相去甚远。对两国来说,都完全不敢想象在军事上与对方情同手足。鉴于美国新一届政府的对外政策尚有待形成,俄中两国面临的来自西方的压力又有变数,基于这种压力而增强的结盟意愿也还有待观察。

总的来说,中国沙文主义国民总是痛恨本国未能在殖民时期抢下一些海外据点,却始终不明白在当今世界,即使有海外领地,全球军事部署态势也已是一种超级大国的奢侈品。缺乏真正雄厚的国力、影响力、凝聚力和自我牺牲态度,不能将安全作为一种可靠的公共产品提供给各国,也不能有效地解决所在国的战略疑虑和信任问题,仅靠强占、收买或租借几个港口、机场,这种所谓的全球军事能力不过是一种“战狼”式的自我意淫,根本不可能行得通。即使是《战狼》这种中国民族主义狂热和战略野心的巅峰之作,其中对世界矛盾焦点、冲突模式和解决之道的想象也极其幼稚,这更暴露出中国实现自身野心的力不从心。虽然影视创作者并非政府智囊,可在中国这类举国沸腾的作品的创作,首要要求就是满足政府在政治上的条条框框。

即使是在南海通过奇葩的填海筑地手段形成的三大军事基地,尚未充分发挥军事潜力,就面临政治和外交上的围攻。同时,这些据点在军事上其实也完全无法担当“不沉的航空母舰”的重任,都可见中国哪怕在自认为传统势力范围之内的地理空间谋求扩张,思维和手段也先天不足。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