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朱兆基:中国已为跟西方长期对抗定下方向


2020-11-18
Share
AP-9430C325-B1B7-4387-93DC.jpg 美国和中国国旗(AP)

尽管美国此次权力交替前所未有地复杂,令北京沉吟至今,尽管美国新一届总统必然与前任有明显不同,但美国对华政策绝不会回到“和而不同,斗而不破”的舒适期,这是可以肯定的。不管方式和重点上有何变化,若拜登就任,也没有理由不保持美国朝野对华政策大转向的势头。

当然,北京面临的一些紧迫压力可能得到舒缓,直接受益者可能包括华为和中国的出口行业,但拜登应该也不愿在知识产权、中国渗透等议题上为对手留下把柄。因而,中国仍然要面临不再能肆意攫取美国先进技术,以一种占便宜的方式追赶美国的局面。在关键技术领域,中国还是可能面临严厉的限制,如果不是完全断供的话。

对北京而言,由于对美国两党一致的对华政策大调整心知肚明,因而现有的准备仍延续着应对最坏情况的设想。同时,以习近平个人的认知,中国面临“帝国主义卡脖子”的压力倒未必不是他效法毛主席,率领中国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再创一个独立自主的社会主义强大中国永远屹立东方的良机。正如中国上上下下流行的一个怪圈一样:明明中国现有经济成就主要靠融入、分工、互利和守信来取得,却偏偏言必称“关键技术外国是绝不会卖给你的”。

这个偏执的观点植根于中共与苏联爸爸的爱恨情仇,延续到全球化时代,根源无非还是中国一直保持着,今天更得以强化的“政左经右”的意识形态鸿沟。实际上,这个观点极力回避了几个关键问题:

外国公司靠智慧和巨资辛辛苦苦开发的关键技术,凭什么因为与中国一谈合作共赢,欲合理合法地进入中国国内市场,就必须乖乖地卖给中国,并任由中国迅速培育起强大的本国产能,顺理成章地抛开外方,赚得盆满钵满,甚至进军海外,挤走外国同行?

中国科研论文发表数和专利数已居世界前茅,为何不能大批涌现首创性的关键技术?

中共一直以来对国际社会充满敌意


图为,2020年1月18日,中国和美国国旗在北京某公司办公大楼入口处飘扬。(法新社)
图为,2020年1月18日,中国和美国国旗在北京某公司办公大楼入口处飘扬。(法新社)

中国的野心难道真的只限于国计民生重要领域能自主制造,不被外国因政治压力而断供吗?世界为什么必须乖乖接受中国以这种不义方式建立的领先地位和海外扩张?

美国也并不以任何领域都不需要外部合作为强国必备条件,其他强国更无什么“最完善工业体系”的执念,一个基于优势资源和市场竞争的全球分工体系皆大欢喜,唯独中国终日恐惧被西方制裁和不再能获取先进技术,这本身就是一个在价值和规则上与现有世界秩序格格不入,随时准备反目成仇,一刀两断的异类形象,何以如此义正辞严?

当然,对这些问题,北京也从来不敢正面争论,反而还暗自更加理直气壮地承认:就是因为我们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就必须准备面对西方的制裁。

在上个月召开的中共中央十九届五中全会上,又将“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月初出版的《求是》杂志还发表了习在今年4月的一次讲话。在这次讲话中,习提出的对策要算是中共针对最坏局面的根本措施了。

这个对策包括两方面,一是“要在关系国家安全的领域和节点,构建自主可控、安全可靠的国内生产供应体系,在关键时刻可以做到自我循环,确保在极端情况下经济正常运转”,二是“锻造一些‘杀手锏’技术,持续增强高铁、电力装备、新能源、通信设备等领域的全产业链优势,形成对外方人为断供的强有力反制和威慑能力”。

第一方面并不新鲜,此前中共已经出台了砸下天文数字的巨资,以“南泥湾精神”和“大庆石油会战”的模式,突破芯片瓶颈的宏伟蓝图。为人忽视的是,这一条其实一点也不难做到。朝鲜现在的经济难道不算在“极端情况下”依靠“内循环”“正常运转”吗?只不过中国人还习惯性地以为这个所谓“正常运转”还是指象现在这样,意味着中国能基本跟上世界发展步伐,甚至在某些领域占据先机。实际上,一旦只能靠自己,中国必然退回毛时代与西方发达国家之间的科技差距,最多只是有一个惯性减速的过程而已。但除非发生大规模战争或者内乱,否则中共政权并不会单纯因为这种外部压力而崩溃,这也是很多人估计不足的。

中国要“四个自信”只能靠愚民政策


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大楼前的中国国旗(法新社)
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大楼前的中国国旗(法新社)

中共面临的最大难题其实是大部分国人已经知道了真正的发展、发达、富裕、强大和幸福是什么标准,要使他们在朝鲜式的巨大发展水平代差面前还保持“四个自信”,不二法门只能是愚民。有利条件是中国的民智本来就只是部分开启,中共取得巨大进展的地方,正是越来越多的国人学会了面对无可辩驳的基本事实,凭借意识形态和民族主义偏执以及畸形的思维方式,仍能活生生地得出与人类常识相悖的结论。

第二方面才真正令人震惊。习为此甚至不惜供用江泽民发明的“杀手锏”一词,只是其逻辑殊为费解。诚然,中国在高铁、电力、新能源和通信等领域或称得上可望具有“全产业链优势”,可是在这些领域离形成西方对中国的严重依赖还差得很远,已有的依赖也已迅速引起西方国家的警觉和纠正。同时,所谓“反制和威慑”,应当是指针对西方制裁,中国以在西方依赖中国的领域威胁或施以同样的“人为断供”,迫使西方放弃制裁。这一领域中国最有本钱的不是稀土吗,在这方面中国对西方的制裁已经不止一次了,可有什么效果吗?如果说稀土中国不具有“全产业链优势”,那么中国在高铁、发电、光伏和风电,以及5G通讯设备,乃至手机产能等领域断供,能对西方经济产生同样的压力吗?恐怕希望不大。

不过中国倒有一个貌似有希望的领域,疫苗。眼下中国新冠疫苗不惜拔苗助长,抢先大规模“紧急使用”,大有使防疫成为中国在世界上又一领先科技产业之势。可是,姑且不论技术水平,单看11月6日中国某防疫企业家呼吁中国公众信任国产疫苗时又放言“当中国真正需要的时候,国外企业是不可能给中国一支疫苗的”,又是熟悉的腔调。

其实,早在2018年中国国产疫苗出现严重质量事故时就有人提示,中国在1991~2001年接受了日本政府大量脊髓灰质炎疫苗无偿援助,乙肝疫苗也使用美国援助的基因技术才得以大批稳定生产和推广。在疫苗方面,中国几十年来一直得到了各种国际援助。

因此,只要是合理的人道援助和经贸往来,还从没有哪个西方大国故意对外断供疫苗等医疗产品,哪怕对某些被视为邪恶政权的国家也没有,这些国家有时得不到援助反而是因为这些政权真地以邪恶的理由拒绝外援。假设中国又要以无偿提供关键技术为前提才允许外国援助或出售疫苗,其道德水准比邪恶政权高不了多少。在粮食安全领域也一样,中共同样极力向国民灌输西方会卡断中国粮食进口的危机感。鉴于中国的这种思维,外界能相信它一旦使世界在某方面依赖它,就不会以此要挟世界吗?

在疫苗领域,如果中国这次真地以合法的先进技术夺得世界相当份额市场,尽管其承诺向穷国大规模无偿提供,却要求本国国民以并不便宜的价格自费接种的政策令世界瞠目结舌,西方国家仍然不会有任何抱怨。但中共在疫苗这样的人道救灾领域也将世界视为丛林社会,既怕人断供,又渴求世界和西方依赖自己,却又不以这种依赖为大国责任,自以为可将断供作为与西方对抗的武器,方才真正暴露出其与人类普世价值的对立。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