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卫兵44年后向老师道歉

中国媒体近日报道了北京市的几位退休教师最近接到文化大革命期间一些红卫兵学生道歉信的消息。但是,有海外学者认为,由于当局对文革研究的压制,中国社会至今没有摆脱文革的历史阴影。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2010-11-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966年由毛泽东亲自发动领导的文化大革命历时十年,在毛泽东去世后,中共中央的有关决定将文化大革命定性为“十年浩劫”。这场大革命给中国人带来的巨大的灾难,也给中国人带来沉重的历史包袱。广州出版的《南方周末》报道说,从去年开始,一些当年在北京的中学读书的红卫兵,陆续开始给他们曾经批斗、殴打过的老师发出道歉信,也有人亲自前往老师家中,请求老师的宽恕。这是一个颇为奇特的场面。当年的红卫兵现在已经六十多岁,接受道歉的老师们则全都超过了八十岁,已经风烛残年。

报道说,大部分老师接受学生的道歉,但也不愿多提当年的事情。在1966年下半年,红卫兵首先在北京几所重点中学成立,随后在北京各学校和街道开始“造反破四旧”的血腥暴力。毛泽东曾经在天安门多次检阅红卫兵队伍,支持红卫兵的造反行动。资料显示,在1966年一年内,北京市被批斗打死的人有一千七百多人,其中很多是学校的校长老师。

当时在北京清华附中读书,目前在美国的作家郑义说,红卫兵的道歉虽然来得太晚,但仍然值得肯定。

“从文革结束之后就应该有这样的行为,但是一直拖到今天,而且这些道歉的人都是六十多岁,我看跟我岁数差不多,大概都是老高三的那个年龄的人。实际上到晚年了才开始道歉,我觉得这已经算晚的了。当然道歉比不道歉要好得多。”

旅居美国的胡平,六十年代上中学时在四川成都。他也认为,向受害老师道歉的红卫兵虽然为数不多,但应该肯定。

“晚了。因为很多受害的人很多都已经去世了。过去他们做的错事应该早就有这个觉悟。怎么还会一直拖到今天?但是,道歉总比不道歉要好。所以道歉的这种行为我们还是要肯定,还是要鼓励。”

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是已故中共主席毛泽东亲自发动领导的,口号是打到党内走资派,破除一切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的东西,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阶级斗争,号召青年学生造反夺权,而学校老师校长成为第一批受害者。郑义介绍说,清华附中的首批红卫兵领袖几乎都是中共高干子弟,北京有很多老师被他们殴打致死。他说,媒体报道的道歉者,并没有当年红卫兵的骨干分子和组织者。

“他们都是一些跟着参与者,而那些主要的凶手们,直接打死人的那些凶手,或者直接煽动这种街头暴力,制造血腥的这些积极参与者或者领袖人物,他们没有一个道歉的。”

毛泽东1976年去世,以毛泽东夫人江青为首的所谓“四人帮”被逮捕判刑。中共中央宣布文革结束,开始改革开放,那时中国曾经掀起一阵反思和反省的风潮,但很快就在邓小平提出要坚持党的领导和毛泽东思想等的“四项基本原则”后偃旗息鼓。文革研究成为禁区。郑义认为,在目前中国共产党仍然不放弃坚持毛泽东思想这一原则下,个别红卫兵的反省道歉并不能改变中国共产党不敢面对历史的大局。

“他心里的这种罪背到什么时候呢?这个是要背到死,一直背到坟墓里去吗?这个东西也是毒害自己心灵的。就是不愿意把这句话说出来,不愿意把它公开。这其实是对自己的灵魂是有伤害的。”

在长达十年的文化大革命中,中国各地的红卫兵数以百万,至今向老师和其他受害者道歉的寥寥无几。胡平认为,大部分红卫兵都已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只是缺乏公开道歉的勇气。

“几乎没有人现在还会公开说当年的行为和所作所为是对的。还会为自己开拓而往毛泽东、四人帮那儿推,自己拉不下脸来认这个错,更拉不下脸来向当事人,向受害人去赔礼道歉。”

官方资料显,在1966年到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受害致死者有数百万人。尽管中共中央中决议否定了文化革命,但至今不允许民间对文革历史进行深入研究,担心这会危及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胡平和郑义都认为,正因为如此,中国社会对文化大革命的反思和反省并不彻底,也为中国的发展蒙上了历史的阴影。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