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祭中共老友 斯诺遗孀拒踏足中国(图)

天安门母亲日前前往被中共奉为好友的已故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位于北京大学的墓地,替因不满六四拒绝再访华的其遗孀扫墓。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09-02-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天安门母亲拍摄放在博客网上(天安门母亲拍摄)
图片:天安门母亲拍摄放在博客网上(天安门母亲拍摄)
天安门母亲拍摄


二月十五日是曾被中共领导人誉为国际友人楷模的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忌日,丁子霖、张先玲等几位天安门母亲及受难者遗孀当天前往他位于北京大学未名湖畔的坟前扫墓。

斯诺的遗孀八十多岁的洛伊斯斯诺自2000年北京之行探望丁子霖受阻后,拒绝再踏足中国,于是天安门母亲们作出每年忌日替她扫墓的承诺,至今已经第九年。

丁子霖告诉本台:“其实打那年以后她再也不来中国了,我对斯诺夫人有承诺,年年我们都去扫墓,年年都做但没有说什么。今年有些特殊情况,去年年底海外朋友告诉我那次陪她来的儿子没了,所以我们今年特别难过,所以觉得今年要把这个写下来。 ”

当年陪同斯诺夫人最后一次到中国的儿子克里斯托弗去年因癌症去世,同经历丧子之痛的天安门母亲今年在鲜花飘带上加上了他的名字。而由于此前警察曾上门以北大是“公共场所”要求献花不要使用“天安门母亲”这一落款,今年她们署上了写上每个扫墓者的真实姓名。

另一位天安门母亲张先玲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不管当局的态度如何,她们还是会做该做的事情:“反正我个人认为当局没有什么明显的改进迹象,但是态度的改变呢应该是有点,包括便衣、公安、国安人员以前都是很凶打压的味道;现在是劝解和谐的味道吧!对于我们来说松了还是紧了都无所谓,因为我们要做的事情肯定会做的。”

一九八九年六四之后斯诺夫人曾拒绝中国官方的访华邀请,2000年清明节她以旅游签证往北京为丈夫扫墓并表示将前往拜访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行前通过媒体发表的简短声明称 “是一个母亲和她的儿子,对另一位失去了儿子的母亲所能表达的同情和安慰,这也是向所有在十年前的天安门屠杀中失去亲人、又在后来的岁月里被剥夺了正常生活和自由的母亲和难属们,表达我们母子和他们的团结之心。”

斯诺夫人和儿子人民大学门口被阻止进入,同时丁子霖被大批国安警察堵在家中;而另一位天安门母亲苏冰娴更因曾与斯诺夫人作简单交谈被警察羁押。斯诺遗孀离开中国时发表声明称:我不能继续对基本人权受侵犯的事保持沉默,我知道我的丈夫一定会支持我的行动。

而中国外交部当时曾公开回应称斯诺夫人是按“境外组织的要求” “显然不是正常的个人会见”;被阻止也是“完全正常的”。

此后斯诺夫人再也没有踏足中国,更有将斯诺骨灰迁离中国的打算。

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三十年代深入延安采访了毛泽东,不仅是第一个采访中共领袖的西方记者,所写的《西行漫記》又名《红星照耀中国》一書,对当时中共为世界所认同,以及其夺取政权起了很大的帮助,他曾被毛泽东誉为:“可以无所不谈的朋友”;而70年国庆大典上斯诺与夫人洛伊斯应邀于毛泽东同登天安门城楼照片更被大幅刊於人民日报头版,当时即被视为中共欲重新与美国建交的信号。斯诺72 年逝世后,家属按遗愿将部分骨灰留在曾居住的北大未名湖畔,以示对中国深厚感情。

如今斯诺坟前清冷寥落,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在今年的扫墓纪实也感慨道:中国的极权制度,不仅要求国人与其保持高度的一致,就连他们的外国友人,即使是有着数十年交情的老朋友也不例外,一旦变起脸来,不仅六亲不认,而且一古脑儿地都装进了“反华敌对势力”的箩筐里去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