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夜祭 纪念六四人士遭拘禁(组图)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在六月三日晚前往儿子遇难的场所祭奠,当局派出大规模警力,而六四当天,则有多位民主人士遭到拘禁或监控。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2010-06-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丁子霖夜祭六四亡灵  (丁子霖提供)
图片:丁子霖夜祭六四亡灵 (丁子霖提供)
Photo: RFA


六四前夜,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前往北京木樨地祭奠21年前同一时段在该处遇难的儿子蒋捷连,丁子霖夫妇在现场点起蜡烛,用鲜花祭奠儿子亡灵。当局派出大量警力,现场有民众围观,虽然警察对丁子霖夫妇没有采取措施,但是将围观者带走。其中一位网友李新被带到附近派出所喝茶,到六四凌晨3点多才被放回家,并被告知不允许随便离开北京。
 
丁子霖六四当天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非常多(警察),出乎我的预料,有穿警服的,大部分没有穿警服,我昨天做完,体力也不支,回来找车的时候,我也摔倒了。我们10点45分开始做祭奠,本来我们约好10点半到,11点开始,但是我们到了之后她(徐珏)没有到,本来是答应她可以去,后来才知道,她走到家门口被堵在那里,正和警察发生争执,后来我就劝她说你不要来了,因为她昨天刚去做化疗。”丁子霖说,除了她儿子之外,她也为其他的亡灵悼念,“我们带去十张照片,都是在木樨地倒下的遇难者,而且我都是受家人委托,其中大部分都是在外地的父母。”

六四当天,另一批天安门死难者亲属包括张先玲、周淑庄、尤维洁等一起到北京万安公墓共同祭拜在六四中遇难的亲人,警方派十几人押送和监视。 一批年轻人前往天安门的路上遭到警方的拦截,苏雨桐因为在天安门附近手持白花而遭到警方的拘捕,获得此消息的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前往天安门派出所营救,但电影学院则马上派车去守候,并将崔卫平拦截到车上。
 

图片:六四死难家属万安公墓祭奠 (网络图片/记者心语)
图片:六四死难家属万安公墓祭奠 (网络图片/记者心语) Photo: RFA











苏雨桐在当天晚间7点多才与外界恢复通信,她对本台讲述了当时的经历,“就是因为我在天安门献花,今天是特殊的日子,他们有便衣把我推到一辆车上,带到天安门公安分局,整个问讯还是比较理性的,比较平和。另外两个男士也在被问讯,总之,我在那里停留的时间是将近六个小时,然后现在他们到楼下去守着我,也就是担心这几天我再有行动,我觉得这就是他们一贯的,他们对六四永远不敢去公开,也不敢正视,一直不愿意向普通的老百姓公开。”
 
除了到天安门广场的苏雨桐等网友遭到警方的拘押,可能吧网站负责人阿禅在六四当晚10点左右遭到当局人员强行带走,到深夜记者发稿时仍然在拘押中。在此期间,还有一批民主人士在六四期间根本无法出门,受到严密的监视和打压。零八宪章的共同起草人张祖桦,以及北京作家余杰都遭到警方监守。
 
张祖桦告诉本台记者,“上周就说要见,我说没有什么好见的,他们就一直跟我到每天吃饭的小餐馆,然后就东拉西扯,然后最主要是关心我六四期间做什么,昨天又要找我见面,被我拒绝了,还是问我这两天出不出去,他们的车就在我家楼下门口,还有一些人,整个就被看起来,完全限制行动自由,甚至被带走。”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