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处处戒备 千人悼念六四 多人被公安重伤(图)

星期一是北京武力镇压八九学运23周年日。各地在京访民以各种形式祭奠六四亡灵及因六四事件下台的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一千多名上海访民前往天安门等地祭奠,遭公安拦截,有人被打被抓。此外,星期天在福州市,多名访民经过市中心广场时遭公安殴打受伤。
2012-06-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福州访民在五一广场一侧被公安阻挠,发生拉扯。(访民提供)
图片:福州访民在五一广场一侧被公安阻挠,发生拉扯。(访民提供)


北京天安门六四事件23周年日,市内到处是便衣和巡逻的公安。访民刘先生星期一上午告诉本台,市内安保人员林立,当局还出动退休老人,盘查路人,到处是禁区:“今天到处都是保安,还有就是他们硬性派的,给你个红袖标,给你发个背心。那些自愿者在道路上来回溜达,就是好几个一伙,好几个一伙。都是五六十岁,六七十岁的,帮着共产党看着老百姓有什么举动,他们就举报,完了就给他们钱。”

北京市民葛先生对记者说,他所居住的社区最近多了许多值班人员,这与六四事件周年有关:“这地方每天都有,像我们小区,我们楼里头,每天都轮着,在小区里头治安巡逻的都属于是离退休不上班的,上岁数的,都是这些人。”

刘先生说,中午,上海等地一千多位访民由北京南站往天安门广场进发,遭警方拦截:“一千多上海的访民说要到天安门游行去,他们走到永定门城楼附近,北京的警察把他们追上了,就把这一千多人圈住了,刚才在南站碰见几个要上天安门的访民,说天安门盘查他们紧,进去查身份证,广场内一位黑龙江访民叫李国柱,查了他四次,他穿了件背心,写的是‘平等教育’,警察不让他穿。”

上海访民谈兰英告诉记者,他们星期天去赵紫阳家悼念,周一计划悼念遇难学生和天安门母亲:“今天因为‘六四’,我们昨天到赵紫阳那里去,被抓了好几个人。今天我们戴白花要去悼念学生和看天安门母亲,刚才走到南站,一个男的是我们上海人四十多岁,被打的遍体鳞伤。”

上海访民金月花说,该名男子是在前一天晚上被公安用铁链子打伤:“我们今天是想纪念一下(六四)的,可是我们现在这样活生生的人被他们打成这样,上海浦东的一个访民叫鲍振清,他昨天晚上睡在南站,被南站的警察打的整个脑袋震荡,全身都不能碰他,脑袋的血都凝结。现在我们上海大概有500多访民集体在散步,陪他到公安部去。现在后面有警车跟着。”

而在周六和周日,各地访民在永定门广场聚会,他们佩戴白花,缅怀先烈,抗议腐败,高喊“反对暴力、尊重人权”等口号,要求当局“还权于民”,又向六四遇难者默哀。一位访民说,星期二,还会有访民聚会游行:“说是明天有要游行的。”
记者:跟“六四”有关吗?
回答:肯定有关。
记者:访民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回答:知道,访民都知道。23周年。

由于“中国茉莉花革命”之前发出在各地城市集会的公告,公安加强戒备。星期天,福州有二十多位访民接近市内“五一广场”,遭公安阻拦及殴打。被打骨折的吴京说,她的右手被打骨折:“昨天经过五一广场,被警察打过,他把我的手拧过来撇断了。然后又把我押到警车里面去,警官出来把我的电话抢过去,又打了我两巴掌,又在我头上敲两下子,打两下子。我也不懂他怕什么,我们就是从那里走。”

根据访民林旭光口述及照片显示,多名公安在广场一侧拉扯访民,有的在搜查访民物品,而吴京的右手打上石膏,躺在医院。

另一位周先生说,五一广场四周,警车就有四十多辆,警察更多:“警察有的穿便衣的,有穿警服的,有两三百个。就是怕我们访民去走一圈。有二十几辆的警车,还有私家车都在他那边。”

而访民中林应强也遭殴打至遍身鲜血,目前已有八人被抓后下落不明。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