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仁华“寻六四军人”反馈热烈 斥奉命开枪之词意在脱罪(组图)

《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作者吴仁华上网公布2705位“六四军人”名单,得到网民大量反馈,其中有少部分贴文试图为参加镇压行动的官兵撇清责任,指军人对着学生开枪是“执行命令”,但吴仁华拒绝接这样的说法,理由是当时在解放军枪口下的群众是同胞,不是敌人。
2012-06-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吴仁华公布”六四军人”获热烈反馈(记者萧融拍摄)
图片:吴仁华公布”六四军人”获热烈反馈(记者萧融拍摄)


吴仁华上网公布“寻找六四军人”名单,具体记录2705位参加六四戒严部队的解放军官兵姓名,军阶和部队番号,辅以部队在1989年六月奉命执行的任务。名单公布后,在网上得到热烈反馈,被网民视为近几年最具参考价值,有助于查明开枪元凶的六四史料。

吴仁华指出:“‘寻找六四军人’是我1990年5月跳海游泳初抵香港,就立志要做的事情。我陆续公布19支戒严部队官兵名单的过程,有很多(中国境内)网民都说在他们身边,或是在单位里就有这样的军人,网民反映出一个普遍现象,即这些军人一旦被人问起当年在北京镇压学生的事,都不太愿意谈这个问题,从中可体现六四军人觉得那不是光荣的事情,他们心里有愧疚感,因为他们当时在北京镇压的对象不是敌国官兵,他们面对的是自己本国百姓,是手无寸铁的百姓!”

吴仁华从洛杉矶接受本台专访,反覆说明“寻找六四军人”目的,不是为了煽动仇恨,而是为了保留真相,维护正义。

M0604TH1photo2.jpg他表示:“几天前,一个和我一样有着军人经历的网民就说,(六四)最大责任者是邓小平和李鹏……对我而言,我根本不需要和他讨论后面这句话,大家都知道最大责任者是下达屠杀命令的人。但是,你说军人(对本国人民开枪)就是执行命令,我无法认同!因为身为军人也该知道哪些命令该怎么执行,你对外作战,对抗侵略者的时候,那是你死我活的战场,但是,这些军人当时是在自己国家的首都面对本国同胞,该怎么执行命令?其中可讲究的就多了。我不以高道德标准来要求军人,一如当时38集团军军长徐勤先,曾以自己入狱为代价来抗命,我最低要求军人是执行‘命令’时把枪口抬高一寸。当年在六四戒严部队之中,有很多军人把枪口抬高一寸,戒严部队进城动武当晚,北京城里有几十万民众在大街上堵拦军队,如果不是他们把枪口抬高了一寸,死难人数绝对不是今天我们所知的数字。所以,我追究的责任者就是那些没有抬高枪口,对着平民百姓直接扫射的军人,包括对着学生冲撞的106号坦克。我认为‘军人服从命令’绝不能当做屠杀行动的借口。”

亲身经历天安门血腥镇压的震动和惊恐,吴仁华拒绝接受所谓“服从命令是军人天职”等说词,他强调,以“人道”对待自己同胞,绝非苛责。

吴仁华说:“我不以最高道德,也不以入狱为代价去要求这些军人,但至少有个最低要求,那就是把枪口抬高一寸,上层不可能因为你把枪口抬高了一寸就‘处理’你,或是把你送上军事法庭,因为当年有太多军人把枪口抬高了一寸。我曾在书里写到40集团军军长吴家民少将,当他接到开枪命令,即对身边的军人说,‘我以老兵之姿态,要求你们把枪口抬高一寸’。这些军人值得尊重,他当然不是六四屠杀的责任者,是个见证人。”

六四23周年前夕,吴仁华期许海外各方民运组织,能够及早做好“集结力量”准备工作。

他表示:“如果把八九学潮的场景放到今日,结果将完全不一样;如果八九事件发生在东欧和苏联政情变化之后,最终结果也肯定不一样。八九民运不成功可能有很多原因,对我个人来说,主要败因是当时没有一个真正的反对力量之结合。六四事件已经过了23年,反对力量至今还没有完全集结,也没有形成一股被公认具有影响力,以及具有民意基础,足以代表反对运动的领导团队。我们不能预测专制政权何时垮台,但要做好(集结力量)准备,若不做好准备,一旦在出现如同1989年的机会,也许还要再面临失败。”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发自洛杉矶的报导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