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运后的大学生郭保胜是如何走上民运之路(图)

郭保胜1990年进入北京人民大学哲学系读一年级,那时89民运已经过去,但他却因为追究“六四”真相两次被捕坐牢。近日他在美国参加“六四”22周年纪念活动时指出:89民运不仅仅属于89一代的学生,也属于89后任何一代学生,属于所有的中国人。
2011-06-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郭保胜参加旧金山“六四”22周年纪念活动。(CK提供)
图片:郭保胜参加旧金山“六四”22周年纪念活动。(CK提供)
Photo: RFA


郭保胜1990年一进学校,就被送去军训,让“六四”屠杀学生的解放军洗脑。

解放军告诉他们:参加89民运的学生都是颠覆中共政权的暴徒。

但是郭保胜说:“我们回学校后,跟高年级同学有很多接触,他们告诉我们事情的真相,我们才看到当时中共是多么的残酷,我感到我们这一代人是受骗了。我觉得我们应该继承1989年学生的斗争精神,我们一定要纪念‘六四’。”
 
郭保胜就读的是人民大学哲学系。当时已经被学校停止所有教学活动的“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和蒋培坤夫妇,便是哲学系的教授。不久郭保胜到丁子霖家拜访。

他说:“丁子霖老师一见我,就问我是那一年出生的。我说1972年,她说你跟我的孩子同岁。她的孩子蒋捷连就是‘六四’在木樨地被打死。丁子霖带我去一间很小的屋子,那个屋子是为她儿子设的灵堂,挂着蒋捷连的照片。”
 
与丁子霖夫妇接触,郭保胜了解到更多“六四”真相,明白了更多民主运动的道理。他参加了人大同学的读书社,并散发纪念‘六四’的传单。

他说:“我对他们两人非常尊敬,他们没有完成的任务,已经落到我们的肩上。当时我们把人大读书社坚持下来。我们邀请学者在人大、北大、北师大进行演讲。”
 
郭保胜因为关注和追究“六四”真相,参与民众维权和民主运动,两次被捕坐牢,却不改继承和坚持89民运精神的决心。

他说:“我们虽然不是89民运的亲历者,但我们要继承遗志。1989年不仅属于当时的学生,也属于89后的学生,属于任何一代学生;不仅属于学生,也属于所有中国人。”
 
郭保胜是一名基督徒。2009年来美国修读神学,并加入中国民主党,担任旧金山党部主任委员。今年的旧金山“六四”22周年纪念活动,他是主要组织者之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CK发自旧金山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