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中国管制互联网对艾滋病防治教育不利(图)

众所周知,中国严格控制互联网,中国人不能像外国人一样自由地使用互联网。中国民间艾滋病防治教育专家万延海先生认为,官方对互联网的一些控制措施不仅侵犯公民的个人权利,也为艾滋病防治教育工作带来不利影响。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就这一话题与万延海先生进行的对谈。

2010-02-23
Share
wanyanhai305 图片:艾滋病维权人士万延海(维基百科)
Photo: RFA

记者:首先万延海先生,我们知道互联网对每个人生活都很重要,那么它对中国的艾滋病防治组织还有艾滋病感染者,还有一些高危人群有什么样突出的意义?

记者:艾滋病的组织大量的在用互联网站啊、论坛啊、QQ群啊、还有一些邮件组啊。对于组织的发展成员的招募,人的这种组织培训信息的共享上,把有共同志向的人联系在一起。那么这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得了疾病的人他们很难,因为隐私的问题很难曝光。很多的疾病的感染者他们通过互联网建立自己的群体,而建立这种相互支持的团体,那么这是非常重要的。交换这种医疗的信息、交换各种艾滋病防治政策、新的艾滋病防治的科学的概念和科技的发展禁区。

记者:那如果没有自由的网络,不受控制的网络,这个艾滋病防治工作能不能能很好地进行?
万延海:一方面就是说自由的网络,它带来了新的机会,对艾滋病的流行、对疾病的传播它也是起到一个推动的作用。另外一方面利用互联网来进行这种教育,那么在网络时代去利用网络去传达信息、进行研究、进行社会的工作。它这个影响是多方面的。所以它等于是一个双刃的。

记者:那么为什么中国对于互联网的管控引起你的关注?

万延海:我们承认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发展和互联网的发展带来的一些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的这种关注,我觉得它是有一定的道理。比如说互联网出现的一些色情问题啊,互联网出现的一些新的社会的政治的运动的趋向,或者说政府对于政治国家安全的这种影响。我觉得这个担心是有它的本身的一种道理。但另外一个方面就是说面对这样一个发展的网络的一个东西,政府是怎么来看待这样的网络。中国有几亿人在用互联网。那么在这样一个时代,面对这样一个新的世界,那么中国政府是怎么来认识这个问题?怎么来适应时代的特征?怎么来在网络的时代国家来引导它的发展?来管理好这个问题。那么现在我们看到的情况就是说政府没有用一种科学的、理性的、一种依照法律的方式。它是完全用一种文革式、扫荡的方式来处理这个互联网的发展。那么这个方法已经带来了一个严重的困扰。

记者:中国官方对互联网的这种控制,侵害公民的权利,这方面我们在其他的节目里已经谈过很多。那么今天在有关艾滋病防治的话题里呢,那请您谈一谈官方对互联网的控制给艾滋病的防治工作具体带来什么样的不利的影响呢?

万延海:在艾滋病工作的领域,尤其艾滋病组织他们用建立了一些自己的QQ群组织,自愿来和这群人来交流。那么这个QQ群就被关闭了,因为QQ群里出现了一些政府比较忌讳的词语啊,或者是做交流的时候有些图片这样一些情况。

记者:您刚才讲忌讳的交流及图片是不是中国所说的非法的?还是什么样的呢?

万延海:那很多的东西并不是非法的。比如说艾滋病组织他们在一个商业性的网站掏宝网上面, 大部分针对男同性恋人群的安全套和一些最安全的用品。那么因为出现了‘同性恋’这样的字眼,掏宝网就把它的产品就从货架上拿下来了。不允许它在掏宝网销售这个针对男同性恋用的安全套。因为它涉及到男同性恋这个他们认为敏感的词汇。就是在这一轮的扫荡的时候,明显的就是全国各地这个网监部门或者互联网的服务商都明确的规定,同性恋的内容是属于扫黄的对象,是不能放在网站上的。这带来了有好几个艾滋病的组织四川的、辽宁的、云南的一些艾滋病防治的这些组织他们的这些工作。因为涉及到像同性恋或者相关性方面的一些敏感词也被关掉了。像有一些大的同性恋网站,大部分都受到了影响,现在可能大部分网站给放到国外去了。有浙江的同志网啊,北京同乐啊、广通啊这些老牌的网站,做了有将近十多年了吧。

记者:您说这样的网站也在官方在互联网的扫荡中被关掉了。那么您说这个扫荡就是指去年年底以来中国开始进行的互联网上整治淫秽色情、低俗信息的活动是吧?

万延海先生:去年的一月份的时候开始了一个互联网的扫荡。但到了年终绿坝事情之后,缓和了一下。那么到了去年十一月低,十二月初的时候,新一轮的互联网扫荡又开始了。比如说爱滋病行动网站,做艾滋病工作那么多年,工作是非常严肃的。十年前发布的这些信息,在网站上已经存在了十年的这些东西,最近频频受到网络服务商来信说:‘你的网站有非法信息,如果你不把这个非法信息删除的话,要把你的网站给关闭掉’。这个都是经常的,一年大概都要受到十多条这样的消息。还有一些网站公开的表态认为同性恋的网站就是属于色情的网站。这样的话,自然的就把同性恋的东西都归到色情里面去。它不管青红皂白,比如说法轮功它是反对同性恋的事情嘛,我在十年前写过一篇评论批评那个事儿。那么放在网站上面。最近网络公司来信说:‘这篇文章是不行的因为涉及到法轮功’。那么法轮功这个敏感词。但是我这篇文章还是批评法轮功的。

记者:是不是说官方对这方面的控制又比过去严了呢?

万延海先生:因为它的工作人员依照上面的命令关键是找到了这些东西。它现在公安部门给网络服务商的命令就是说,查出一个网站有问题,罚款十万。而且它查是什么查呢?它公安部门它到一个机房里面,把你的机器全部都扛到公安部门里去,然后一台机器,一台机器地去查。查出一个问题就罚款十万块钱。这样就导致了网络服务商人人自危嘛。影响互联网上做一些教育交流的活动也很难开展。你本来是通过某一个网站去开展某种活动。突然一下子网站被关闭掉了。本来是可以通过网络去做一些沟通、做一些交流。但是网络的扫荡,人们处于一种危险的状态,人人自危。所以,你在网络层面上很难建立一种信任的关系。社会健康的工作就很难通过网络去开展。

记者:那么最后你有什么呼吁和建议?

万延海先生:这个网络作为人们生活的一个现实。政府应该去面对这个现实。去找到在网络时代怎么更好的管理人们在互联网上的生活。怎么来提醒人们保护好自己在网络上的生活。怎么来保护好自己的健康。这是政府应该做的。而不是说采取一种严厉的扫荡的政策。

以上是本台记者安培与中国民间艾滋病防治教育专家万延海先生进行的对谈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