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艾滋病日前夕高耀洁家人受打压,李喜阁持续受监控

被外界誉为「中国民间抗艾滋病第一人」的高耀洁医生在世界艾滋病日前夕向本台透露近日她的家人受当局打压。河南艾滋病维权人士李喜阁也表示近日持续受到当局监控。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2008-11-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今年12月1日是第21个世界艾滋病日,据海外博讯网星期天的报导,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组织日前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呼吁中国继续消除与艾滋病相关的歧视。 该报告称,6个城市中超过6000名受访者中,三分之二以上的人士不愿意与感染者共处一室,而一半以上的受访者不愿意与感染者共同进食。长期关注艾滋病的北京爱知行研究所负责人万延海对此表示:“艾滋病防治条例在保护病人利益的时候,很多提供给病人的东西都是很虚的,对于歧视现象,对于权利的侵害缺乏具体操作的条款。另外一方面就是对艾滋病病人提出很多额外的要求。例如艾滋病病人到医院看病要告诉医院他有艾滋病,那他可能就会被拒绝医疗。艾滋病的宣传教育基本上都是一些官方的机构在控制这些资源。”

一直帮助河南艾滋病人的医生高耀洁表示,在中国大陆艾滋病人被歧视的现象仍然普遍存在,为艾滋病患者维权或提供服务的人士及机构也不断遭受打压。高耀洁告诉本台记者,近日当局对她的家人施加压力:“我最伤心的是,他们不只对我(施压),我今年都已经82岁了,我现在对这些东西我都无所谓了,就算是让我活,我还能活多久?我认为不应该对我的家属施加压力。我儿子最近一段时间都不敢来我这儿,有时候到楼底下,我要孩子把东西送上来他不上楼,这现象已经有四个星期了。他们恐吓我家人的原因应该是我揭当局的黑。”除了家人之外,高耀洁表示当局暗地里不断监控她的行踪:“他们表面上没有理我,实际上还是不断地在监控我,我的网站我的电话都被他们监控。”

至于在网上发出一封遗书,文中透露因为无自由,无自尊的生活,想了结此生的河南艾滋病维权人士李喜阁则表示近日持续受到当局监控:“我现在出去都不方便,妳想想六个人跟着我,我出去都不方便。唉,我还是一个病人,不是一个健康人,而且如果只有我一个病人也都无所谓了,我还有一个孩子,现在都不知道怎办?” 李喜阁的大女儿在2004年被验出母体感染艾滋病死亡,不久又验出她今年七岁的小女儿也是母婴传染艾滋病患者以后,李喜阁一直上诉到法院要求立案,但法院迟迟不立案,又经常对她24小时监控。今年9月份她接到中国全球基金非政府组织的要求到沈阳参加讨论会,却受到公安阻止。

事实上,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方面向外界强调打击艾滋病的力度及决心,一方面却又不断限制艾滋病维权人士参与国际会议的机会。例如北京爱知行研究所负责人万延海便于上个月在北京召开的第七届亚欧首脑会议期间受到警察监控。

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