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纪念日前夜,维权律师浦志强被国保强行送回家

在“六四”十九周年纪念日来到之前,中国政府加强了对一些与“六四”相关人士的监控;北京的维权律师浦志强被国保强行送回家,不许他去天安门广场。自由亚洲电台申铧的采访报道
2008-06-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维权律师蒲志强(RFA)
图片:维权律师蒲志强(RFA)
Photo: RFA

北京维权律师浦志强每年到6月3号晚上都会到天安门广场去纪念1989年那次难忘的民主运动和血腥的“六四”事件。去年他是在警察的陪同下实现了这个心愿;而今年,浦志强告诉本台记者何平说,警察百般阻挠他去广场:

“昨天晚上的时候,北京市公安局国保的一个叫张扬(音)的警察给我打过电话,希望能跟我谈一谈。我说不必了,因为我们也不是朋友。6月3号早上的时候,我下了楼,发现他们在,我们这个院子附近派出所的一个片警,由他陪着我去上班。然后晚上的时候,因为国保也在,就一直在交涉,希望能够去天安门广场,最终的结果是没有能够去。后来,八点半的时候,我离开办公室回家,到我办公地下车库的时候,发现国保的人在。他们用他们的汽车挡住我的车,几个人把我拥着、按到他们自己的车上,然后送我回家。”

最终浦志强没能去成天安门广场。在押解他回家的路上,浦志强说,警察说他是个聪明人,要多为家人着想,不要步高志晟、胡佳等人的后尘。在千里之外的四川,唐德英也受到警方的严密监控。唐德英的儿子周国聪在1989年6月6号游行示威时被当地警方拘押,后来被警察殴打致死。2006年经过多年的努力后,唐德英获得了政府对“六四”死难者的首例经济补偿。设在成都的“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的黄琦6月3号去看望了唐德英:

“他现在面临的处境还是很严峻,虽然政府对他做出了中国大陆的第一个六四死难者的赔偿。但是,政府还是对他实行严密的监控,目的就是阻止他进一步申请按照国家法律法规规定的国家赔偿。”

黄琦说,他们去看望唐德英时,她家门外停有三辆警车进行监控。

在四川地震后,中国政府作出了一系列非常举动进行救援和哀悼死难者,赢得了很多民众的支持,中国政府的形象也因此得到改观。但是“六四”纪念日前政府的压制举动令浦志强感到很失望:

“我原本以为,通过四川的地震和救灾行为,加上奥运,政府比往年似乎更应该有自信。我没有想到对六四这样一个问题,我们这个社会还是很脆弱。”

不过在北京的“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一些人士今年并没有受到警方的软禁。尹敏的儿子叶伟航在“六四”事件中遇难。她说前几天国保找她谈过话,得知她今年因为家中特殊情况不会参加纪念“六四”的活动,所以并没有到她家门口上岗。

在6月3号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回答外国记者提问时再次重申了中国政府的立场,就是说,对1989年那场政治风波政府已经作出明确结论,不会更改这个结论。

尹敏对政府的这个立场感到很不满:

“因为我们抗争了这么多年,我们目的就是要政府给个说法。他这样说完全是违背了我们整个的意愿。尤其这次大地震联想到我们自己受难的儿子,天灾造成这么多人的死亡,政府付了这么大的力气。天灾是不可避免的,人祸造成的六四是可以避免的。天灾能做出这样的事情,那对我们人祸造成这样大的死亡只字不提,同样是生命,那为什么对我们的这个生命就这么不尊重?”

尹敏说,在6月4号这天,“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群体“天安门母亲”的一些成员将到北京市万安公墓纪念他们死去的亲人。她说,往年这一活动都会受到警方的严密监视,今年也不会例外。

自由亚洲电台申铧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