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三君子”之余志坚和喻东岳首次到访华盛顿并接受RFA专访(视频)

6月1日,被外界誉为“天安门三君子”中的两位余志坚和喻东岳在得到美国政治庇护后,首次到访首都华盛顿,并接受了本台的专访。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采访报道
2009-06-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6月1日,被外界誉为“天安门三君子”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聚首,左起:喻东岳、余志坚、鲁德成。(照片由劳改基金会执行主任吴弘达提供)
图片:6月1日,被外界誉为“天安门三君子”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聚首,左起:喻东岳、余志坚、鲁德成。(照片由劳改基金会执行主任吴弘达提供)
照片由劳改基金会执行主任吴弘达提供




视频:蛋击毛像三君子之余志坚和喻东岳首次到访华盛顿并接受RFA专访(RFA记者何平拍摄)





视频:蛋击毛像三君子将出席劳改基金会的六四纪念会,劳改基金会执行主任吴弘达接受本台专访(RFA记者何平拍摄)


应 “劳改基金会”邀请,在 1989年六四事件中被誉为“天安门三君子”的余志坚、喻东岳和鲁德成到访首都华盛顿,余志坚和喻东岳是在今年5月获得美国政府的政治庇护后,首次接受媒体的采访。6月1日,余志坚在“劳改基金会”总部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在经历了一年多的逃亡生涯后能够平安来到美国,他首先希望感谢给予他们帮助的机构和人士:

“很高兴能够接受自由亚洲的采访。我要感谢很多的人和很多的机构。特别要感谢的就是吴宏达先生的劳改基金会,以及要感谢美国人民。”

余志坚强调,回首二十年前,六四事件是一场由全国普通民众和大学生共同参与的政治民主运动:

“二十年前的那一场六四是一个大屠杀的日子。六四运动当中提出了反官倒、反腐败,在政治上面也提出了要求修改宪法、要求政治民主。确实是一场民主运动。参与的人也不仅仅是中国当时的大学生几千万、上亿的民众都参与到了六四运动当中。”

1989年 5月23日,余志坚、喻东岳和鲁德成在天安门广场用颜料涂污了悬挂在城楼上的毛泽东画像,随即被当时的学生纠察队交予公安部门处理。余志坚叙述了他们采取这一行动的原因:

“5月20号,中共宣布戒严,接下来这一场运动应该怎么样进行?不管是运动的参与者, 还是运动的起一些领导作用的人应该思考这个问题。在没有戒严之前,我们是可以用我们的民主热情、爱国热情坚持下去。我们的意见就是我们作为民主运动的参加者,我们这个时候应该有对应的策略。”

余志坚表示,在5月23日的行动之前,他们曾向广场的高自联提出了对于运动发展的三点意见:

“第一,应该宣布当时对人民可能马上要进行镇压戒严的这个中共政府。他们是非法政府,不代表人民;第二,学生、市民应该组织起来能够占领人民大会堂、电视台、广播;第三点,宣布全国罢课、罢市、罢工。”

余志坚、喻东岳和鲁德成还在5月23日的行动中,同时打出两个横幅,上书“五千年专制到此可告一段落”、“个人崇拜从今可以休矣”。余志坚表示:

“在我们看来,中共的统治从49年到89年它都是毛泽东式的专制统治,我们把毛泽东像也就是看作是中共专制统治的一个象征。我们希望能够以此呼唤这个运动的所有参与者,能够扭转这场运动可能失败的那种趋势。”

六四之后,喻东岳在湖南省监狱服刑长达17年,直至精神失常。采访过程中,喻东岳的精神状况还不能正常回答记者的提问:

“我觉得是89年……”

余志坚介绍了喻东岳在2005年获得假释后的健康状况:

“喻东岳在湖南省第一监(十三监狱)服刑将近于17年。出来的时候,他的样子让人看到很心酸, 就是他现在的状况,例如你刚才看到的很糟糕、很糟糕。”

“劳改基金会”的执行主任吴弘达表示,“天安门三君子”在六四中的行为,实际上提出了结束中国专制政治统治的方向:

“天安门事件是一个广泛的民主运动。他们到北京以后,很快地找学生,而且是写了信给他们,结果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最后,他们做了这个事情以后,学生纠察队把他们抓起来,把他们送到北京的安全部去了。这是一个非常可悲的事情。今年又碰到六四,他愿意说出自己的想法,大家应该看清楚这一条。这其实是代表着一个方向的问题,不是一个个人的问题”

余志坚还向本台表示,他和喻东岳目前定居在印第安纳州,在接下来的几天将会同鲁德成一道,参加在首都华盛顿举行的纪念六四20周年系列活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