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嘉活佛:1995年金瓶掣签仪式有舞弊

中国佛教协会前副主席、青海塔尔寺前住持阿嘉活佛日前表示,中国当局在1995年选定西藏10世班禅喇嘛转世的金瓶掣签仪式中作弊。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2010-10-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阿嘉活佛告诉本台记者,藏传佛教第二大宗教领袖10世班禅喇嘛于1989圆寂,6年之后的1995年11月29日,选定其转世灵童的金瓶掣签和册封仪式在西藏拉萨大昭寺秘密举行。当时的国务院宗教局长叶小文和国务委员罗干代表中国中央政府参加了这一仪式。波米活佛在举行跪拜仪式后,从金瓶中抽出一支写着候选人名字的象牙签,交给罗干。并由罗干转交给时任西藏自治区的主席江村罗布,认定中签的坚赞诺布为第10世班禅的转世灵童。阿嘉活佛说,虽然当时自己也在现场,但对金瓶掣签结果的真实性产生怀疑,却是在看了电视上抽签仪式的 近镜头之后。

 “电视上看到的那个不仅是我,很多人都看到有一个签条稍微长一点。”

阿嘉活佛表示,当时自己只是怀疑,后来在返回北京的专机上,叶小文当着李铁映、嘉木样活佛还有他的面,说出了这次金瓶掣签的“玄机”,才让自己的怀疑得到了证实。

 “叶小文在飞机上说‘这次做的这个很成功,为了保险起见,我们故意将签条缠了一根棉花,做的长一点。’”

阿嘉活佛说,当时金瓶掣签的三个候选人都是中共当局选定的,为什么他们还要在抽签时作弊?这个问题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但是,这个不真实的金瓶掣签结果,却使得中国政府指定的11世班禅喇嘛坚赞诺布更加难以被广大藏人接受,也最终使他下决心在1998年逃离中国。

 “那个时候我是中国佛教协会的副会长,内定要当佛教协会会长。在这种情况下我为什么要走?他们就是要我当十一世班禅喇嘛坚赞诺布的经师,对我来说在信仰上有很多的冲突。所以我就要走嘛。”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系教授夏明表示,他对中国政府在金瓶掣签过程中的作弊行为一点都不感到惊讶,因为中央政府在选“接班人”的时候一贯是除了观察候选人本身是否对中共忠诚,还要考虑他是否“根红苗正”,因此选择范围就会缩减到最小。但是,夏教授强调,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中国政府对宗教基本上没有一个尊重的态度。

 “它没有从西藏的藏传佛教本身去把这个过程看得非常神圣。相反它是用一种无神论的眼光、用政权者的一个居高临下的角度看待西藏的宗教选举的这些程序。本身它内心深处就有一种蔑视,就是一种走过场,欺骗西藏这些百姓,尤其是西藏的信众。”

11世班禅喇嘛坚赞诺布在今年2月当选为中国最年轻的90后政协委员,之前他还被任命为中国佛教协会的副会长。而达赖喇嘛认定的转世灵童根敦曲吉尼玛则一直处于失踪状态。达赖喇嘛在今年2月表示,为不让中国政府通过寻找转世灵童来宣布新的达赖喇嘛出现,他愿意结束转世制度。阿嘉活佛最后告诉本台记者,灵童转世是一种宗教意义上的制度,如果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不能生活在一个宗教自由的国度,转世制度就毫无意义。

 “达赖喇嘛他为了选择自由就流亡了。要是灵童转世能有自己选择的话,他肯定是选择自己愿意去的地方。”

阿嘉活佛现在美国印第安纳州“蒙藏佛教文化中心”担任住持,并在今年3月版了英文自传Surviving the Dragon(中文版书名拟定为《顺水逆风》),他表示,有关1995年选择班禅转世灵童时中国政府的舞弊行为,书中会有更详细的描述。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