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五百人入村责令强拆 村民泼粪抵抗八人被殴伤(图,视频)

安徽肥东县两百多村民被指没有房产证,没有任何补偿,星期四为阻止当局在村内张贴“拆迁通知”,以粪便抵抗官方人员,发生流血事件。村民表示,八人被打伤,正在医院治疗,而当地镇政府官员则指村民殴打执法人员,双方各执一词。
2011-05-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村民说,多次因阻止张贴限令搬迁通知书被打伤。(村民上传合肥红网及论坛/记者乔龙)
图片:村民说,多次因阻止张贴限令搬迁通知书被打伤。(村民上传合肥红网及论坛/记者乔龙)
Photo: RFA



视频:唐山开平区六强拆户本周在马路中央搭起帐篷,声称要集体自杀。(村民上传/记者乔龙)


距离合肥16公里的店埠镇黄岗自然村星期四发生流血事件。村民李先生当晚告诉本台,上午九点多,约五百名由当地公安、镇政府等组成的队伍,挨家挨户张贴限期拆房通知,村民上前阻止,遭到殴打:“村民八个人受伤,骨折,头部流血,送到我们本地方的第一人民医院。来了派出所里面的全体人员和公安局人员,一些不明身份的社会成员,加上执法大队的,加在一起500人。他们来到的主要目的,是贴强拆通知书,贴在你家门上,然后用照片把它照下来。谁不让贴打谁。”
 
李先生说,被打伤的大部分是老人:“重伤有3个人,年龄70岁左右。还有一个老大爷被社会青年用刀把手砍伤了,但是我们没证据,找不到他的刀,但是伤口的切口看得出来是刀伤,现在(人)在医院里面。”
 
王先生说,村民用装有粪便的瓶子投向来人,结果被打:“有四、五百人来下发强拆通知书,还带了社会不明身份的,就是光着膀子过来的。过来也不问,也不谈,光进来黑社会的。打的时候,我们屋里的老百姓(用屎)壶(用大便做武器),就打起来了。”
 
记者致电店埠镇政府办公室,一位官员告诉本台的却是另一个版本:“执法人员被打伤了,被泼粪了。我跟你讲他是聚众闹事。我们的执法人员进去贴《限令拆迁通知书》,村民用矿泉水瓶装大粪什么的泼了,昨天搞得一塌糊涂。我们的执法人员昨天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执法人员现在还有两批住在医院里,受伤的是我们的执法人员。”

记者:村民有没有受伤的呢?
回答:村民,没有任何人去打他们。
 
肥东县官方网站发通告称,工作人员耐心说服被拆对象,主动搬家进行自拆,但少数违法建设户煽动周围群众约200多人,用大粪、砖块围攻执法人员,11人被砸伤,致使工作不得不停止。
 
对此,王先生提出反驳:“我们这里有证据的,你报纸立即来查原因也可以,现场昨天也是120(救护车)过来的,也不是我们自己送去的。”
 
一位七十多岁伤者的儿子魏先生说,他父亲正在肥东县人民医院治疗,因为没有交钱,已被停止治疗,而前一天,镇政府交了一千多元:“他专门打的都是年纪大的,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我们(住院的)有七至八个人,就给了一点钱,一千多块。治疗现在不给费用了,现在没钱了,药就停掉了。我父亲的手到现在还停药的。他的手缝了七到八针左右。”

记者:您也是买的房子?
回答:对,房子是他们盖了,我们买来。

据了解,该村约四百户村民,半数于2002年至2008年间以每平方米数百元至上千元,购入村长建的房屋,因没有产权证,被指是违法建筑,将被强拆而没有任何补偿。刘先生说:“我们的房子是集体土地。有一个居委会,居委会的队长在村里面建造这个房子,把房子建造好了就卖给我们这些外来务工者。我们等于是移居到这里的,也不是本(村)住户。我们都是这个本县城的农民,移居到这个地方。买的居委会队长建造的房子。”
 
镇政府官员称,由于无房产证,不能给补偿,就阻止施工:“他怎可能有呢?他属于违法建筑。能发房产证吗?能有证吗?这个房管的事情已经是搞的时间太长了,就因为村民一直在阻挠,没办法动工。”
 
村民说,邻近村的情况和他们一样,但业主有房产证,怀疑有人做了手脚:“我们这边本身就限制房产证,没办法办。2006年的时候,房产证几乎就办不下来了,就本地方的明文规定。其他村子跟我们这边情况是一模一样的,但是他们办到了,我们办不到。(我们)大概在260户这个样子。”
 
而在去年9月,当地也曾因为帖拆迁通知书,发生流血事件,为的是加快商品房开发。近年合肥的房价也在猛升,附近的高档社区“瑞士花园”,村民说,已经卖到每平方米五千多元。村民在网上发帖说,今年3月拆迁办的人还纠结了一帮黑社会人员殴打村民,一位老人被打伤。村民发到合肥论坛和天涯社区的照片和文字,已经无法打开。

此外,在河北唐山开平区六户村民在马路中央搭起帐篷,抗议强拆,声称要集体自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